取消禁止基于种族/性别的优待会危害学生

加州民主党为主的立法机构多年来一直渴望废除209号提案。现在,正当全球疫情大流行的紧要关头,立法者却将他们这种努力置于该州其他显然更为紧迫的情况之上。他们真丢人。

209号提案由选民于1996年通过,它修改了加利福尼亚州的宪法,禁止该州实施基于种族或性别的优待。这是对州和地方政府沉醉于身份政治行为的回击。对公立大学的回击尤其明显,因为那里对种族和性别的偏执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加州选民非常清楚那些推动多样性措施的人并不希望他们明白的事情:对某些群体的优惠待遇必然意味着对其他群体的歧视。通过大幅度批准提案209,他们的目标是结束基于种族和性别的偏激制度。

反对该提案的一个论点最初由克林顿总统提出,他声称执行209号提案,一些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学生可能会只剩下“亚裔美国人”。这种夸张煽动的言论在当时就引起了批评。它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显而易见是一种企图煽动种族怨恨的尝试。

尽管有克林顿的煽动,但许多亚裔美国人在1996年仍然置身事外。然而,此后发生了两件事。首先,关于一些名校的招生政策的令人大开眼界的事实从各种渠道泄漏出来,包括从“公平招生学生”诉哈佛大学一案中。现在,亚裔美国人选民知道在不受209号提案约束的大学中,针对他们的孩子录取的情况会是什么。第二,加利福尼亚的亚裔美国人选民的数量已大大增加。

因此,亚裔美国人呆在场外的日子结束了。亚裔美国人基层组织在2014年率先遏制了加利福尼亚州立法机关第一次废除209号提案的尝试。去年,华盛顿州的类似团体带头击败了该州废除类似209号提案的努力。

毫不奇怪,这类组织中的许多组织现在都在为反对下一个废除法案ACA-5做准备。一份在线请愿书已经获取了超过26,000个签名。

在疫情期间进行组织将很困难。群众大会,在球场上收集请愿签名,以及对立法者的访问,这类通常的做法都不再可能实行。也许这就是为什么ACA-5法案的支持者目前正在竭尽全力想迅速通过该法案的原因。但是他们也不是没有难处。该措施需要两院三分之二的多数票。即使那样,这场战斗也只是转移了阵地。立法机关本身不能废除209号提案。因此此事必须在11月在纳税人买单情况下,由选民投票决定。保留第209号提案的最好原因不是因为废除它会有很多反对意见。实际上这条提案对所有种族的加利福尼亚人都是有益的,而且如果能更忠实地遵循这一计划,那就会效果更好。反对者于1996年辩称,如果要求加利福尼亚大学系统对所有学生实行相同的入学标准,而不论其种族如何,少数族裔学生将遭受痛苦。但事实恰恰相反:它提升了他们的学术成就。

数十年来善意却被误导的招生政策使平权行动的所谓受益者难以脱颖而出。他们被放置在校园里,他们的学业水平使其与其他学生相比处于竞争劣势,他们往往处于班级的下游,处境很令人沮丧。

209号提案生效后,的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少数族裔学生人数明显减少。但是这些学生并没有消失。大多数都被享有盛誉的UC系统的其他校园所接受-基于他们自己的学术记录而不是肤色。在加州大学的几个校区,他们的人数增加了。更重要的是,这些学生的学业表现大大提高了。

来自圣地亚哥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加州大学精英的校园之一)的数据可以说明发生了什么。在紧接209号提案实施的前一年,整个新生班上只有一名非洲裔美国学生是荣誉学生。实施后,有20%的非洲裔美国新生入学。这高于亚裔美国人的比率(16%),并且非常接近同年白人的比率(22%)。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学术方面表现不佳的少数族裔学生人数大大下降了。

正如理查德·桑德(Richard Sander)和小斯图尔特·泰勒(Stuart Taylor Jr.)在其2012年的著作《错配:平权行动如何伤害它想帮助的学生,而大学为什么不愿意承认》中所指出的那样,在209号提案之后的几年中,它对UC系统中少数族裔学生产生了以下三个方面影响。它增加了(1)毕业率,(2)GPA和(3)理科或工程学专业的人数。

我们可以称它为三冠王。通常,这三个目标很难同时实现,因为它们往往会相互影响。传统上,科学和工程专业的成绩曲线比其他部门要低,因此,科学与工程专业的学生越多,平均GPA通常就越低。同样,当成绩较弱的学生(GPA较低)设法做到最后时,毕业率往往会增加。令人高兴的是,将学生“配对”到正确的机构使这三个方面的改进成为可能。好像福特发明了一辆更强大的汽车,获得了更好的汽油行驶里程,并且成本更低-都是在同一时间。

加利福尼亚州的立法者无视209号提案带来的上面的那些成就,而企图抛弃所有这些,并恢复之前丑陋的偏激体系。加利福尼亚人不应该让它发生。

Gail Heriot是圣地亚哥大学的法学教授,也是美国民权委员会成员。她是1996年“Yes on Proposition 209”竞选活动的共同主席。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