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市长奖评选启动通知

尊敬的圣地亚哥各华人社团、教会、慈济及各种组织,   2016年市长奖评选今日正式启动,因为市长奖评选旨在鼓励华人青少年参与社会活动,因此本次评选的形式为,请各个组织、社团、教会、慈济各自推荐两名候选人,平权会理事会收集到候选人之后邀请评委评选确定最后的获奖人。 请您的团队在百忙之中,推荐您认为符合该奖的人选。请务必在10月3日之前提交你的推荐人的名单。我们会在10月4日进行选出最后得奖名单。10月12日将去市政府领奖。 被提名者必须是在校华裔高中生。平均成绩在3.0以上。被提名或推荐的必须是展示领导组织能力,积极参与社区和华人社区以外的活动,积极向上。您可最多提名2人。 但是我们华人社区只有4个名额。 您提交的文件里需要有: 报名表(见附件Application Form)(PDF) 最近的照片(jpeg 格式) 成绩单。(PDF或JPEG) 学生的简历和主要成就。(PDF 或 WORD) 50字的简短简历(PDF 或 WORD) 所有的文件必须是一起提交。 您如果有任何问题,请来信询问info@sdaafe.org。

2016大选,平权会请求您的帮助

今年反对AB1726法案的成功再次向我们证明了,与民选官员最好的建立联络的方式是助选。只有积极地助选能代表我们利益的候选人,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才能有民选官员站出来为我们说话。比如SVCA之于加州众议员Catherine Baker,TOC之于加州参议员Bob Huff。 2016年,对于圣地亚哥华人来说,我们有能力决定一个选举,同时又代表我们利益候选人的选战只有一个,那就是52区国会议员席位的争夺。然而,只凭借平权会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大家一起出来参与,才能形成合力。如果我们凭借着后面两个月的努力帮助Denise Gitsham(吉晓玉)取得胜利,我们的力量将得到重视,我们的声音将很容易被政界听到。 如果您有心参与,并且在这两个月中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做义工,请与我们联系,可以微信加frankjihexu,也可以发email给info@sdaafe.org,也可以打电话给858-215-1162,或者在下面的链接http://goo.gl/6m1IKr中登记。 那么参与进来做什么?简单说来,就是两条:在您所居住的zip code范围内,找一二好友同行,在您有空的时候找一个小区挨家挨户发放传单,边锻炼身体边助选;或者,领取一些选民电话信息,给这些选民打电话拜票,请他们在大选时给Denise Gitsham投票,足不出户,边练英文边助选。当然,在您报名之后,我们会给您做必要的培训。如果您是高中生,还可以计算入社区服务的义工时间。 因此,请允许我们再次呼吁大家,花费两个月的时间,贡献自己的智慧和时间,我们人多力量大,用扫街、电话的方式确认选票,一起来形成不可阻挡的地面攻势,把能够代表我们利益的Denise Gitsham(吉晓玉)送到国会山去。   联系方式: 微信加frankjihexu,或者 发email给info@sdaafe.org,或者 打电话给858-215-1162,或者 在下面的链接http://goo.gl/6m1IKr中登记。

成功反对AB1726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8月21日,亚裔细分法案AB1726的作者Bonta在AB1726法案中删除了与教育相关的部分;8月23日,修改后的AB1726在加州参议院全票通过,即将提交州长签字。应该说,这是继SCA5之后,加州华裔又一次胜利在参众两院表现自己的力量,同时还表现出了新的政治智慧。 在总结这次事件给我们的启示之前,请允许我先回顾一下这个事件的全过程。这个提案是由Bonta(D)作为作者,其它七名共同作者中引人注目的有三位亚裔议员,分别是David Chiu(D)、Evan Low(D)、Philip Ting(D)。SVCA于2014年全力支持的众议员Catherine Baker(R)在该法案第一次(3月15日)提交健康委员会时,就第一时间通知SVCA注意这个法案。SVCA随后于3月17日组织讨论,由祝凯律师牵头分析,发现虽然在加州参众两院仍然是民主党多数,这个法案通过两院势成必然;但是之前同样民主党出身的Brown州长曾经否决过类似的AB176法案。因此,推动对这个法案的反对,并且将其公开化,最终在州长签字时对该法案加以阻击的行动方案就确定下来了。SVCA随后联合TOC、HQH、平权会等组织一起通报了该计划,并且得到了大家的支持。TOC迅速联络加州参议员Bob Huff(R),Bob Huff参议员在其后的行动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经过所有组织的动员及努力,这个法案每一次在各个委员会投票都毫无意外地通过了,但是都遭遇了巨大的阻力,收到了来自本区选民的大量反对电话和邮件,并且有大量组织发传真给议会列名反对该法案。8月1日,各地组织还组织了两三百人在州府进行集会反对AB1726,获得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同时,Bob Huff也在议员层面加以游说。这些都导致Bonta到后来每次投票都要做一些小动作来推进法案,最终不得不把教育有关条款删除,于8月23日才在加州参议院全票通过。 作为全程配合这次阻击的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我们要为这次胜利而欢呼。这不仅是因为我们的成功,更因为这个成功在各方面对我们理念的确认和启示。谨以此文作一小结。 首先,我们再次确认了一个本地组织长期存在的意义。在这次行动中,很多参与的组织都已经至少两岁了,所以民选官员有事了知道到哪里找我们,媒体也知道该联系哪里去采访反对意见,本地的华人也对这些组织知根知底,愿意信任这些组织,按照他们发出的倡议去签名、去打电话、发邮件,甚至不辞辛劳驱车去州府参加集会。有了这些本地做事的组织,我们华人就不再是无处表达意见的一盘散沙。 其次,我们再次确认了,只有通过每年竞选对本地候选人的助选活动,我们才能加深与民选官员之间的感情和联系。在这次反对AB1726的运动中,如果没有众议员Catherine Baker第一时间的消息通报,没有参议员Bob Huff一家在议会的全力游说,很难想象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作为一个无党派的政治行动组织,我们应该坚持开放我们的沟通渠道,与两党的候选人都紧密沟通,最终为那个能代表我们利益的候选人全力助选,这样在他们当选之后,我们的诉求才能够得到保障。2016年十一月份大选在即,虽然今年的总统竞选很吸引眼球,我们还是再次呼吁大家把眼光多放一些在本地候选人的助选上。对于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来说,我们仍然是把对Denise Gitsham(吉晓玉)的助选作为今年选举的重中之重。 再次,我们再次确认了,美国的民主体系是开放的,是能够听取不同意见的。虽然,最近也许有很多事情,让您对某一位候选人或者某个党派,甚至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充满失望,但是从这次对AB1726的抗争过程,我们应该看到,这些候选人不管党派,还是会聆听民意的,不管是曾经veto AB176的布朗州长,还是最终不得不修改AB1726提案以求通过的Bonta,他们都会考虑支持和反对的民意。如果他们真的是党内独裁,他们在参众两院多数,又是自己人作州长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无视我们,强推AB1726合法通过。美国的这套民主制度,是我们所有组织、公民进行利益博弈的一个平台。只有在这个平台仍然有效的基础上,本地的政治组织才有存在的意义。本地的政治组织因此也要尽量保持自己的开放性,与两党都能做到紧密的沟通,把自己的诉求与两党进行有效沟通。 最后,我们再次确认了,我们华人可以依靠我们的政治智慧,可以在尽量少街头运动的情况下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街头运动需要很多的激情和精力,也是一个很好的表达民意的方法,但是这也是在利益受到损害之后无可奈何的一个选择。如果我们的组织具备了与民选官员、候选人打交道的能力,我们应该尽量减少这样的行动。在这次运动中,SVCA共组织了两次小规模(十几人以内),一次中等规模(两百人)的集会活动,都是在议会即将投票的关键时刻组织的,可谓是好钢都用在了刀刃上。这次反对AB1726运动,证明了华人只要开始走上政治舞台,了解游戏规则,凭着我们的聪明才智,一定是可以有效维护我们的权益的。 最后的最后,所有的这一切都需要落实到选票上来,如果华人不入籍、不注册选民、不投票,任何组织都会落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我们就难逃silent minority的处境。再次借此文呼吁大家注册选民、参与2016年大选的投票。

民主的细节——金钱选举

很多人对美国的民主制度持认同或者不认同的态度,从形而上的角度讨论这个问题常常容易陷入无谓的争论。本文愿意从美国金钱选举这个颇具争议的细节加以阐述,希望能够给各位思考者提供一个观察分析的角度。 首先,公平的选举制度必然导致候选人对社会政治筹款的需要。官员民选当然是民主的一个重要标志。那么一个候选人,原本籍籍无名,要想获得选民的认可,除了亲自组织、出席各种选民见面会以外,还必须要有资金能够在报纸、电视、各种新兴媒体上面给自己做广告,可以想见,这些资金的需求是相当大的,常常是数以百万计。所以允许政治捐款,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相对穷的人如果愿意,也可以跟相对富的人一起同台竞争,并且相对公平。否则,选举必然沦落成为富人之间的游戏。 其次,为进一步保证穷人、富人获选机会的公平,会有很多细节的法律条款。以圣地亚哥为例(链接见本章最后),每个人每次选举最多只能给市议员候选人捐款$550.00;任何公司(个人独自拥有的公司视同个人以外)和组织都不得给候选人捐款,等等。这些都被选民广泛接受,并且是受独立于民选官员之外的法律体系监管,即立法议员的选举,由政府具体负责实施,法院负责接受相关诉讼独立判案,这就是“三权分立”在选举这个事务上的具体体现。 https://www.sandiego.gov/ethics/faqs/contrib#contrib4 最后,为了确保大众的有效监督,所有政治捐款必须是透明的。比如圣地亚哥历年竞选的捐款数据,都可以在这个网站上(个人筹建,数据来源是San Diego City Clerk)查到。 http://data.inewsource.org/campaign-finance/?query=&contribution_date=2016&committee=RAY+ELLIS+FOR+COUNCIL+2016&contributor=&contributor_employer=&contributor_occupation=&q=Search 所有国会议员候选人的捐款都可以通过这个链接查到。 http://www.fec.gov/finance/disclosure/disclosure_data_search.shtml   所有以上的措施都是为了避免富人通过金钱的方式轻松胜选或者操控某一位候选人。那么,以美国富人的聪明才智,会不会有人耍小聪明,试图绕过这些法律法规另辟蹊径呢?答案当然是有的。在这里稍微列举加州最近的一个例子。 加州第七选区国会议员Ami Bera(D-CA-7)的父亲Babual Bera(第一代印度移民),五月份正式在法庭认罪,承认在两次选举中,通过找不同捐款人、给他们报销捐款的方式,从自己的账户给他儿子捐款$225,326.00。也就是说,虽然他自己本人碍于法律限制,不可以捐超过$2700,但是他通过把自己的钱给路人甲乙丙丁,然后路人甲乙丙丁再捐款给他儿子的方式,给他儿子捐了$225,326.00。这样的行为也是严重违反选举法的!但是,请注意,因为这个操作都是以Bera父亲的名义操作的,所以国会议员Bera本人目前仍然是毫发无损。 http://www.latimes.com/politics/la-pol-sac-ami-bera-father-campaign-money-20160510-story.html 还有没有更聪明的,没有任何人违法还能从富人那里获得更多捐款的方式呢?也是有的,而且这个例子就与圣地亚哥本地的国会议员Scott Peters(D-CA-52)有关,也与前面提到的国会议员Bera有关。先看下面的链接,里面还有一段有趣的视频。 http://www.sandiegouniontribune.com/news/2016/jul/12/donation-swapping-peters-bera/ 这个操作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国会议员当中家族比较有钱的几个家庭互相捐赠,比如Bera的父亲给Peters的选举捐了多少钱,没多久Peters的岳父岳母就会给Bera的选举捐同样数目的钱。只要这样的“土豪1+1”结对多了,Peters的岳父岳母(超级富有家庭)就可以合法地给Peters捐款超过$2700,基于目前的公开信息,目前已经确定的这种“土豪1+1”式捐款大概有21笔。 那么在法律没有办法“惩罚”这样的明显不诚实、破坏选举基本理念的行为的情况下,这些政客是不是就可以躲过一劫呢?这个时候,选民对选举规则、政客道德的要求就会发生作用。相信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在下一次选举中,必然会用选票把这些不诚实的、肆意破坏选举公平规则的政客选下去,比如前面两个例子中的Ami Bera和Scott Peters。 正因为有不少这样的富人试图依靠金钱占据选举优势的例子,为了不让少数富人左右选举结果,对于普通选民来说,对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做必要的政治捐款,就成为必然的选择了。普通选民的政治捐款可以起到两个作用,一来是从经济上帮助候选人,二来是给候选人一个信号,那就是这个选民会投那个候选人的票,这样也可以帮助候选人根据其支持者确定竞选方案。2008年的奥巴马总统就是运用大量选民小额捐款逆袭成功的经典案例。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对2016总统大选的声明

每四年的总统选举都非常引人关注,因为这个国家的每个公民都热爱自由和平等,虽然每个人对自由和平等的解释与关注点各不相同。2016年的总统选举尤其特别,不仅仅是因为两位有争议的候选人,也因为目前美国的社会面临着恐怖袭击问题、枪击案问题、难民问题、LGBT包容度问题等诸多有争议的问题。因此平权会对华人社区对总统大选的高度关注表示理解。 但是,正是由于这些问题过于有争议,过于分裂我们的社区,并且我们认为无论哪位候选人当选总统,都对美国华人的政治地位提升没有重大的影响,因此平权会决定在2016年大选中不为任何总统候选人背书。但是,在此同时,平权会尊重每一位理事、会员、朋友在总统选举上的个人选择,以及任何人支持任何一位总统候选人的努力、付出与投票,因为这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 然而吉晓玉如果能够当选,将直接提升华人在美国政治舞台上的影响力,会改变两党对华人政治参与度的评估。因此,平权会在2016年的选举中,将继续以吉晓玉的助选为主要任务,因为我们相信她的当选将对本地华人的政治参与度起到极大的作用。这个选区又是历史上的摇摆选区,华人虽然占比不高(不超过5%),但是有足够的选票可以在这次选战中发挥作用;吉晓玉在受到本党巨大压力的情况下,仍然坚持自己的华人身份,再加上华人社区有组织的积极助选 。如果她当选,我们就可以让圣地亚哥政坛看到华人社区选票的力量、参政议政的能力,这个影响力与参与总统选举我们所能够发挥的影响力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因此平权会在2016年不背书任何总统候选人的同时,呼吁华人社区把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吉晓玉的助选上,也呼吁华人社区尽量少花费时间在总统候选人的辩论上,避免在吉晓玉助选的工作上无法形成合力。 平权会在本声明中呼吁本地所有民主党注册人无私地进行跨党派支持;也呼吁所有华裔共和党人及其支持者不把总统候选人选举与吉晓玉的选战加以绑定。在大选中,我们呼吁华人社区能整合力量、以大局为重,互相团结一致支持吉晓玉,用与其他任何候选人彻底分开宣传的策略保证了吉晓玉可以团结最大多数人。

支持平权会副会长Paul Yung竞选KPMG Board member

KPMG,即Kearny Mesa Planning Group,用于对Kearny Mesa一带,包括Convoy路上的地产做规划,给市议会提供建议。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副会长Paul Yung先生将于本周三(20日)中午参选这个组织的board member。所有来参加的人都有资格投票,敬请有时间、有兴趣的朋友来支持我们华人奉献自己的宝贵时间,从基层做起,来积极参与本地政务。我们也鼓励所有华人朋友在身边的各项事务中从我做起,积极参与。相信有着大家共同的努力,我们华人一定能够在圣地亚哥提升我们的能力、提升族群的形象、建设更加美好的圣地亚哥。 时间:4月20日中午12:00准时开始 地点:Serra Mesa Library at 9005 Aero Drive, San Diego, CA 92123

每人捐一顿饭钱,送吉晓玉进国会山

呼吁全美华人给Denise Gitsham做政治捐款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呼吁全美华人为Denise Gitsham(中文名:吉晓玉)做政治捐款。如果您是美国绿卡持有者或者是美国公民,您就可以通过这个链接https://spark.widgetmakr.com/render/da798e08-b1f3-4ea4-b3a6-607f93db2893 为她捐款。我们的目标是每人捐款$20,全美有一万人捐款,这样就可以为她筹集2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 中间黑西装者是吉晓玉 为什么我们选择Denise Gitsham? 她的中文名字是吉晓玉,她的母亲是华人,Denise本人也能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但是这并不是我们支持她的唯一原因。 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在我们华人最需要有人为我们发声的时候,在220游行中,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支持我们的发声行动,特地从北加临时修改机票赶回圣地亚哥参加我们的游行,即席发表演说(她演说的视频请参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59bh5vY3So ),并且在纽约义工的帮助下亲自到纽约拜访梁妈妈。正是由于她的积极参与,本地主流媒体也对我们220游行加以关注并进行了报道。这一切的行动,我们相信不是为了拉选票,而是发自内心地追求这个国家真正的公平。 中间前排穿黑色西装是Denise Gitsham 通过与她的直接接触,我们了解到她的政治理念,她是坚决反对在大学入学领域执行AA领域的,甚至她本人在当年大学入学时也曾经是AA的受害人。除此之外,我们还在很多其他事务上有共同的理念。 她用她的行动证明了,她不仅仅是理念上跟我们亚裔大体一致,而且在关键时刻敢于为我们这个群体的利益发声。 在52选区,亚裔选民达到了20%,我们有能力做这样的swing vote。如果我们通过今年的选举,用亚裔的选票把敢于为我们亚裔发声的候选人送上国会山,那么我们亚裔在全国的政治影响力将会被全美政界注意到,将有利于我们亚裔整体在美国政治版图上的利益。 我们相信,如果有您的$20的捐款,我们在本地积极帮助她竞选,我们可以达成这一激动人心的目标。   为什么要做政治捐款? 我们常常认为美国的选举就是有钱人的选举。这个概念既对也不对。对于每一个候选人来说,他们要想在短时间内让其选区内的选民了解他(她),必然要花钱在各个媒体做广告,做活动,此外,他们还需要租用竞选办公室、聘用竞选助理等,这些都是参加竞选所必需的开销。这就是钱在选举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原因。 同时,为了避免某一个有钱人轻易左右选举的方向,美国的竞选法律中也对政治捐款做了很多详细的规定。比如,每个人的政治捐款必需要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并且是出自自己的腰包(避免买票);比如每个人对每个职位的政治捐款不能超过一定的数额,国会议员这个职位单人最多捐款是$2700(避免一个人的捐款占比过大);比如只有美国绿卡或者美国公民可以做政治捐款(避免国外势力影响选举)。 然而即使有种种这些规定,法律仍然不能避免的问题就是,有钱的土豪参选对比不那么有钱的候选人有天然的财务上的优势。要避免民选官员全部是富豪这种情况,就必需要依靠所有绿卡或者公民做力所能及的政治捐款,用积少成多这种方式来对抗富豪候选人。奥巴马竞选总统成功很大程度上就是采用这种策略。 这次与Denise Gitsham竞选的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是现任国会议员Scott Peters,根据Wik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cott_Peters_(politician)#Personal_life  报道,他有$112 million的身家资产,2014年时是美国国会第六富有的国会议员。其妻子Lynn E. Gorguze是一家投资公司Cameron Holdings的President兼CEO。目前52区各个候选人的筹款情况请参见下图:(参考链接为: https://www.opensecrets.org/races/election.php?state=CA&cycle=2016 ) 因此,我们必须通过众筹的方式,争取更多的华人积极为Denise Gitsham(吉晓玉)做小额捐款,帮助她胜选。   Denise Gitsham(吉晓玉)简介 她母亲是来自台湾的华人,父亲是在美国空军服役二十年的加拿大移民。吉晓玉出生在加州,毕业于Georgetown大学法学院,之後在美国司法部工作,曾经是小布什选举团队的一员。 在2009年进入圣地阿哥本地的再生能源公司工作之前,她曾经在国际知名的K&L Gates律师事务所做律师。目前,吉晓玉拥有自己创业的公司,并且致力于呼吁圣地亚哥的经济创新,争取为圣地亚哥人创造更多高薪工作并带动本地经济发展。 吉晓玉能讲流利的中文,弹得一手很好的古典钢琴,也是一个热爱跑步和运动的三项全能选手。她热心社区公益活动,是加州十六个创新中心之一的创始人,也是圣地亚哥市区一个科技组织:创新者联盟(Innovators’ Collaborative)的创始人之一,是圣地亚哥乡村俱乐部的临时成员,同时还是Scripps Mercy医院基金委员会委员。   更多有关Denise Gitsham竞选的信息,请参阅 平全会PAC的中文助选网站:https://sites.google.com/site/campaignfordenise/ Denise Gitsham的竞选网站:http://deniseforcongress.com/  , Denise Gitsha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deniseforcongress/ , […]

SCA5 借屍還魂, 我們能幹啥?

SCA5 剛去, AB1726 又來, 陰魂不散,如之奈何? 在昨天(3月15日)加州議會“高等教育委員會” AB1726 的表決中, 民主黨9人全票贊成, 共和黨2人反對,1人棄權, 1人贊成。 领头投反對票, 又把事情提前通知我们的人是誰呢? 就是2014年大家為反SCA5, 为打破民主党2/3绝对多数,而竭盡全力推入加州眾議院的白人Catherine Baker。关键时刻有自己人就是不一样。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就是要積極參與民主政治,把與我們理念相近, 又願意為我們說話的人推入 “上升通道”,選入政府各部門。这样的事要从现在起一直做,长期做, 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们的“哑裔”窘境。你愿意大家一起现在就做吗? 請點入此鏈接  Ray Ellis for City Council 2016 – SDAAFE – San Diego Asian Americans For Equality 這裡推薦的 Ray Ellis 參選2016聖地亞哥(一区)市议员。此竞选普遍被主流媒体定格为两党聖地亞哥之决战。预测选票差额只有近千,亚裔挺谁谁就牛。基於候選人Ray Ellis 對我們亞裔重要事務, 理念, 權益上一貫的支持, 亞裔平權會經過認真考慮,決定力挺 Ray Ellis。在(一区)遍插Ray Ellis選牌是平權會助選的第一個實際行動,我們能得到您的大力支持嗎?(插牌無需公民,您的行動會影響許多鄰居去投Ray Ellis的票。)需要五百人支持, 你會是最早幾個嗎? 謝謝! 讓我們心连心,手牵手,为自己和孩子们打造平等公义的生存空间。(一区)選戰將左右聖地亞哥朝野平衡,是凸現亞裔力量的絕好時機,只有這樣两党才会重视亚裔利益。千萬不要因為我們的漠不關心,讓自己和孩子们都输在了起跑线上。 亞裔平權會 “你所向往的美好家园源于你自己的行动”– 圣雄甘地   […]

对AB1726提出修改意见,行动起来,打电话给你的众议员

看清AB 1726法案的真实意图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建议所有人立即采取行动,尽快给你的州众议员打电话,表明你对AB1726法案的态度。该法案将于3月15日下午1:30投票,请尽快行动。 AB 1726法案将现有加州政府条例8310.7中,对亚裔族群进行细分的法案扩展到了医疗卫生以及加州所有公立大学系统。如果说细分亚裔族群扩展到医疗卫生部门还有一定的益处的话,细分到加州所有公立大学系统是要做什么呢?美国应该是一个各民族一起共同平等机会发展的国家,把种族因素这样故意引入到公立大学中来,不能不说这是提案人整个社区的一个分裂行动。一旦这个法案通过,将来类似SCA5的法案就可以打着照顾更多“少数族裔”的幌子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州参议院和众议院当中。 为了避免将来反对类似SCA5法案时的被动,请您立刻行动起来,反对这个分裂亚裔族群的AB 1726。   电话里面说什么? 如果你反对该项提案,只需要告诉你的众议员,I oppose to AB 1726, please vote NO to this bill。 你也可以对该法案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比如只对大学里面增加亚裔族群信息提出意见,但不反对在公共医疗系统中增加亚裔信息。比如I understand why you want to record the additional information for Asian Americans for health concern. However, it’s very troublesome to introduce this into California Community College,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and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yste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