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关于加州推行的性教育”的讲座的报告

参加“关于加州推行的性教育”的讲座的报告

2019 年4 月28 号,星期日,Encinitas 的St. Mark Lutheran 教堂,举办了一场关于加州正在推行的极端性教育的讲座。一位代课老师和一位律师作为特邀嘉宾向听众进行了讲解。平权会青少年委员会主席韩爱杰与理事徐佶翮到场参加。

两位主讲之一Ashley Bever 是一位代课老师,她在各个学区流动授课,得以接触到第一手的教学资料。作为一名母亲,当她看到学区大力推动的所谓性教育,她站了起来,发出声音说出事实。

“大家好,我叫Ashley, 我是一个有外阴的人”,Ashley 说,当她向学区董事会做报告时这样开场,所有的学区董事会成员都拉下脸来。可是这就是学区让孩子从6 年级开始学习使用,并一直延续到12 年级的课程里的对女孩或女人的称呼。

“你可能会注意到一种似乎不那么熟悉的语言 – 使用代词“他们”而不是“她”或“他”,在场景和⻆色扮演中使用性别中⽴的称谓,用“有外阴的人”代替女孩或女人的称呼。这是为了使课程更加包容。” (来自:圣地亚哥学区,6 年级教学大纲,第1 页。这段话在6 年级的大纲里被强调了7 次,8 年级的强调了7 次,高中生的强调了9 次。3Rs 教材是一套覆盖幼儿园到高中的教材。)

You may notice language throughout the curriculum that seems less familiar—using the pronoun “they” instead of “her” or “him,” using gender neutral names in scenarios and role-plays and referring to “someone with a vulva” vs. a girl or woman. This is intended to make the curriculum inclusive of all genders and gender identities. (From: Grade 6, Page 1, San Diego Unified School District Sexual Health Education Program (SDUSD SHEP) curriculum. A Lesson Plan from Rights, Respect, Responsibility (3Rs): A K-12 curriculum)

2015 年,来自圣地亚哥79 区的参议员Shirley Weber 提出并推动通过了由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CLU)和计划生育组织(Planned Parenthood)赞助的AB329 法案。在2011 年SB48 法案强制要求州内公立学校从K(学前班)开始教授有关LGBT(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等)的信息的基础上,增加了更多更详细的关于性别认同,同性或异性关系,如何怀孕,避孕,堕胎,以及预防艾滋病等性传播疾病的教育,称为全面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 CSE)。之后又改为更好听的名字,加州健康青年法案(California Healthy Youth Act, CHYA)。

2018 年,加州教育部又出台了加州健康教育课程框架(The State’s Curriculum Frameworks for Health Education),简称Framework。它不是教材,但规定了教学标准 和内容,还提供了很多辅助教材,教学工具,讨论主题,课堂设计和情景模拟。

同年,即2018 年,由参议员Weber 和另一位来自圣地亚哥80 区的参议员Lorena Gonzales-Flethcher 共同提出的AB 2601 法案把这个CHYA 法案从普通公立学校扩展到了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s)。

这套正在加州推行,比如圣地亚哥学区,就在使用的3Rs 教材,是由Advocate for Youth(AFY)编写的。AFY 并不是正规的教程编写机构。这套免费的教程,带来的是低价值甚至有害的内容。Ashley 在2018 年接受NBC 7 的记者采访时,把圣地亚哥学区在课堂上给孩子们用的书,“It’s perfectly normal”, 给记者看,记者说这在新闻报道时需要打码。这条新闻在播出时的确是打码的,因为书里有太多裸露的色情的图片。可是这就是圣地亚哥学区教学大纲的推荐用书,并且在课堂上使用的书。

教材上还推荐给学生们许多网站,比如sexetc.org, amaze.org,就充斥着很多成人色情图片和视频,而这些是在学校课堂上展示给学生看的内容。teensource.org 更是使用hookup,让学生使用网络或手机轻易地开始约会和发生性关系。随意的性心态,可以勾结(hookup)性健康吗?这只会造成更多的性骚扰和强奸。

圣地亚哥学区6 年级的课程,第1 节课,Gender Roles, Gender Expectations,使用的就是推荐用书“你是谁” (Who are you?)里的概念,来对儿童性别认同进行指导。从开始讲婴儿生下来,我们通过婴儿的生殖器官来判断婴儿的性别。接下来讲各种对男性和女性固定的认知,并指出这是刻板的不全面的。(老师)你帮助他们(学生)挑战从小教给他们的性别规范 “you help them to challenge the gender norms that have been taught to them from their earliest ages.”

在加州的教学大纲里就明确指出,使用和教授LGBTQ+来表示包容性和不断变化的范围以及对身份性别的定义。在教材Be real,Be Ready,Lesson 4: Sexuality: Sex, Gender, & Orientation 里更是教授孩子们,性别并不只有男女,而且它是跟你的生殖器官没有任何关系的,它只跟你的感觉有关系。如性别“光谱”所示,从“男”端到“女”端,中间你的性别有无数种可能。比如,30%男70%女,不男不女,又男又女,等等。“Students will understand gender as a spectrum, not as a binary.” 简而言之,这节课的内容就是教授孩子们:你的性别全凭你的感觉而定。“Gender Identity: How a person, in their head, thinks about themselves.”并且告诉孩子们有权利决定自己的“真正”性别。

课程用面包人(Gingerbread man, 哦不,是Gingerbread person)来解释性别定义(Gender Identity), 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 和生物学性别(Biological Sex)的区别。性别定义来自头脑,自己认为自己是什么性别就是什么性别。性取向来自于心,喜欢什么性别的人都可以。生物学性别来自于生殖器官。而且要求孩子们做课堂练习和作业来巩固认知。

CSE 还招募和培养学生成为这个计划的积极推动者。如果谁不赞同你的决定,那就是对你的歧视。在学校如果不去赞同他们,也成了对他们的歧视。

Ashley 讲述了一个发生在Palm Springs 的真实事件。一群高中女子训练完水球后去换衣间,却看到一个裸体男性正在淋浴,女孩们慌忙跑出去。工作人员来询问那名占用女淋浴间的男性,得到的回答是“我认为我现在是女性”。结果就是工作人员只好任由其使用女性淋浴间。

在圣地亚哥学区给老师准备的教授初中学生用的避孕盒子里有各种物品,比如避孕套,避孕药,润滑剂,和在教学中展示的一个木制的男性生殖器,即勃起的阴茎模型,学生们称它为“woody”。Ashley 说,当“woody”在办公室出现时,所有的老师都觉得不适,可这就是课堂上给初中孩子用的教具。

很多加州的老师可能会被迫在课堂上教授这些有争议的关于性教育的课程,即使这种教学与他们自己的宗教信仰和良心有冲突,但他们也很难拒绝教授这些教材,因为他们无法从加州最大的工会-教师工会(California Teachers’ Association , CTA)获得任何支持。

很多听众分享了他们的孩子告诉他们的情况,孩子在课堂上感到非常窘迫和尴尬,甚至对内容和情景练习感觉受到了性骚扰。Ashley 说,其实老师已经越过了重要的边界(师生权力失衡), 因为设定了基准,“如果我的老师在谈论”这个,“那么大多数孩子必须这样做”。

教材中有很多内容用的是医学上不准确的表达。比如圣地亚哥学区给8 年级学生上的第5课有这样的问题。

WHICH ONE IS RISKIEST (IF DONE WITH A PARTNER WHO HAS AN STI)?
Performing oral sex on another person
receiving oral sex from another person
having penis-vagina sex with a condom

ANSWER: Performing oral sex on another person (meaning mouth to genitals or anus) Condoms offer extremely effective protection against most STIs. Having unprotected sex of any kind carries high risk for STIs. With oral sex, the person performing oral sex is at higher risk because their mouth is coming into contact with the other person’s genitals. People can reduce their STI risk further by using flavored condoms or other barriers like dental dams.

哪一种性行为更危险的答案是,对另一个人进行口交,并解释口交(意思是嘴巴到生殖器或肛门)。同时解释用有口味的避孕套,或者其他像牙医用防护套(Dental dam)等阻隔物可以降低得性病的风险。避孕套有没有口味对它能否阻止性病传播有影响吗?

牙医用防护套(Dental dam)是1864 年由美国医生Sanford Christie Barnum 设计发明的,用于牙科治疗中把一颗或多颗牙齿与口腔的其他部位隔离开来。后来在1980 年左右,牙医用防护套被一些更安全的性行为运动推广作为预防口交期间性传播感染的障碍。在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建议女性囚犯可以使用的情况下,1990 年左右,它们作为性行为屏障保护的一种形式, 被引入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一些女子监狱。然而,实际上它们很少被用于性行为中,因为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它们的使用降低了性传播感染的风险,包括降低感染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的
风险。

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的网站上介绍牙医用防护套(Dental dam)的使用时,首先在页首强调:

This document contains sexually graphic images and may not be suitable for some audiences.

本文档包含有性图片的图像,可能不适合某些受众。

可是,学区给孩子们的教学辅助材料(比如,“性:你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所需要知道的所
有关于性的指导”, S.E.X.: The All-You-Need-to-Know Sexuality Guide to Get You Through Your Teens and Twenties)里用的图片比CDC 的还直白。

圣地亚哥学区,高中教学大纲,第98 页, 还有演示和教授如何用牙医用防护套的内容。

“握住你的一只手形成一个“O”行,并将牙医用防护套(dental dam)放在这只手上,向学生们解释这个动作是表示将牙医用防护套置于外阴或肛门上。告诉学生牙医用防护套有味道是因为它们是专为更安全的口交而设计的。”

Hold one of your hands to form an “O” and place the dental dam over this hand, and explain to students that this represents placing the dental dam being placed over a vulva or rectum. Tell students that dental dams are flavored because they are designed specifically for safer oral sex. (From: High School, Page 98, SDUSD SHEP curriculum. A Lesson Plan from Rights, Respect, Responsibility (3Rs): A K-12 curriculum)

教学大纲还有指导学生在哪里,如何取得免费避孕套,如果怀孕了,不想养这个孩子,可以堕胎或者交给别人抚养,计划生育组织会帮你免费堕胎。可是丝毫不提堕胎这个手术对女孩子身体造成的伤害,而让你感到堕胎很简单,只需要上课时请个假就完成了。

在校期间去做这些事情,学生不需要告诉父母,学校也不会告诉父母,甚至会做假的上课记录来掩盖。总之:告诉孩子们,你的父母不值得信任,他们可能会不理解你不支持你,只有我们才是信任你理解你支持你的。。

这些信息,完全是针对未成年的在校学生。

而学校拿出的是加州未成年人同意和保护法(California Minor Consent & Confidentiality Laws, CMCCL)。学校要求把这个写有不需要告知父母的各项活动的小卡片,发给 6 年级及 6 年级以上的所有学生。

“Explain that you are going to distribute a “California Minor Consent Laws” card to each student and that the card contains information on the legal rights of minors to access sexual health services. As students examine the card, say “Any student of any age may legally and confidentially obtain condoms to protect themselves from STIs and HIV, and minors 12 years and older may confidentially get tested and treated for STIs and HIV. Students in California may also leave school during school hours to attend a sexual health care appointment. If a student wishes to pursue this option, please talk with your School Nurse to arrange this appointment. And remember, our school district’s middle and high school students can also get free condoms from our School Nurse simply by asking for them, and your conversation will remain private and confidential.”

Ashley 说,举着加州未成年人同意和保护法做挡箭牌,让孩子们不告诉家长发生了什么并不是对这个法律的正确解读。这个法律的原意是要保护受到伤害的孩子,如果孩子同意告诉父母,医院是可以通知父母的。而不是说孩子一定要绕开父母,去做性病检查,甚至去堕胎。

是谁提出这样的想法,说有必要向全世界的孩子讲授他们的父母从未听说过的高风险性行为?这些教材的倡导者们, 计划生育组织(Planned Parenthood)和美国性教育信息和教育委员会(Sexuality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Council of the United States, SIECUS)(不要被它的名字蒙蔽,它只是一个民间组织)假装自己居中,将自己描绘成我们孩子健康的守护者,并声称为学生提供他们在性行为方面做出明智选择所需的所有信息和技能。

整个教学关注于性行为多元化 (vaginal, oral, anal sex or genital-to-genital contact)和性别流体化(gender spectrum)理论,并教授各种性交方式,自慰手淫,性爱玩具,避孕方式及工具,而忽略了延迟性启蒙对头脑身体和灵魂的价值。因为要努力“否定传统的性别刻板印象”,教学几乎没有提及婚姻是健康性行为的最安全途径。教材使用年龄上不合适的,医学上不准确的语言,对孩子们进行的不是性教育而是性教唆。

不要被可以 opt out (退出)的说法蒙蔽。按照法案 AB329 的执行规定,即 EC 51930 –EC51939 的教育条规,家长们只可以让孩子们 opt out (退出)关于生理健康与性病的那部分,但关于性别流动那部分课是必须的。 而且很多令人混乱的性别认同(gender expression, gender identity, and sexual orientation)在其他课程和活动中也会出现,大环境是很难避免的。

“除了内容,AB329 在性教育的执行上也与以往有所不同。以往的法律规定,性教育课程属于选修叫 active consent(opt-in),就是必须父母签字同意后孩子才可以上,如果父母不做任何 事情,默认的情况是孩子不上课。但是新的 AB329 将原有的 active consent 变为 passive consent(opt-out),即如果父母不做任何事情,默认的情况是孩子要上课,父母必须主动书面通知学校退出这门课。”

51938. (a) A parent or guardian of a pupil has the right to excuse their child from all or part of comprehensive sexual health education, HIV prevention education, and assessments related to that education through a passive consent (“opt-out”) process. A school district shall not require active parental consent (“opt-in”) for comprehensive sexual health education and HIV prevention education.

但是51932 规定,如果是关于性别,性别认同,性别表达,性取向,歧视,骚扰,欺凌,恐吓,关系或家庭的教学,并且不讨论人体生殖器官及其功能,则不适用于退出。

51932. (b) This chapter does not apply to instruction, materials, presentations, or programming that discuss gender, gender identity, gender expression, sexual orientation, discrimination, harassment, bullying, intimidation, relationships, or family and do not discuss human reproductive organs and their functions.

接下来Dean Broyles 从法律的角度为听众解释了加州的新版性教育大纲和教材。

Dean 是一名专注宪法的律师。他说当他接到本地家长关于学区性教育的求助,起初还不以为意。可是等他阅读了教学大纲,他再也无法让自己就这样转身离去。

先让我们看看学校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一切的根源来自上个世纪50 年代的Dr. Alfred Kinsey, 他是一个双性恋者,他和妻子都同意各自都可以和其他任何人发生性关系。

Kinsey 收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性材料。当美国海关在1956 年查获了一些色情影像时,这才引起了他们对Kinsey 的注意。不过在用法律解决此事之前,Kinsey 去世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他通过采访恋童癖,娼妓,以及结合自己的混乱性经历,得出了“美国10%的男子都是同性恋”的骇人结论。他还根据自己的体会,认为性的需求从生到死都有,包括婴儿,人们什么时候想得到都应该去得到,因为性欲是无法控制的。他的书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 (1948) and 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Female (1953),也被称为Kinsey Reports, 成为了开始于20 世纪60 年代的现代性爱运动的理论基础。

Sexuality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Council of the United States (SIECUS), 是由计划生育组织(Planned Parenthood)的 Mary Calderone, 也是 Kinsey 的追随者于 1964 年成立的。这个组织的使命是倡导获得准确信息,全面性教育,和全面的性和生殖健康服务,所有人的权利。(We advocate for the rights of all people to accurate information, 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 and the full spectrum of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services.)

SIECUS 的创始人Calderone 坚持认为性教育应该在幼儿园就开始(sex education should begin as early as kindergarten)。在为父母写的一本书中, Calderone 说:“儿童是性的,思考性问题,做性的事情” (Children are sexual and think sexual thoughts and do sexual things.) (来自Talking With Your Child About Sex: Questions and Answers for Children
from Birth to Puberty: Mary Calderone)

Calderone 认为,“恋童癖本身并不是件坏事,或邪恶的事。它只不过不为大众接受,不是一般生活中的一部分,所有你在街边不会看到这种事情。” “It’s not that [pedophilia] is a bad thing or a wicked thing. It just simply should not be a part of life in general, right out on the sidewalk.”来自Mary S. Calderone, quoted in Matt Kauffman, “Sex, Lies and Scripture,” Citizen Magazine: A Focus on the Family Website, (2000)。

SIECUS 的另一位创始人Wardell Pomeroy 认为,“成人与年轻小孩之间发生性关系是令人非常满足的,是一种丰富的人生经验。乱伦的关系可以发展的很好。” “[I]ncest between adults and younger children can also prove to be a satisfying and enriching experience. Incestuous relationships can—and do—work out well.”

SIECUS(1980)的宣言中说:“大多数恋童癖者……都是温和的,深情的,并且这种儿童骚扰者的被刻板理解的行为方式并不危险”。(Most pedophiles . . . are gentle, and affectionate, and are not dangerous in the way child molesters are stereotypically
considered to be.)

“要做到这一点,” 她Calderone 宣称,“必须把孩子撬开远离旧观念和价值观,尤其是圣经和其他传统形式的性道德 – 因为宗教法律或关于性的规则都是基于无知而制造的。” “To do this,” she declared, “must pry children away from old views and values, especially from biblical and other traditional forms of sexual morality—for religious laws or rules about sex were made on the basis of ignorance.”来自Mary S. Calderone, The Family Book about Sexuality, quoted in S. Michael Craven, “Modern Sex Education: Indoctrination of a Generation”

后面的一系列组织和行动,都是以此为根基进行的。他们巧妙地把这些观念编写入性教育教材,推荐读本和网页。从小孩子就开始灌输,一步步地改变人们的想法和社会风气。

这个1000 多页的只有英文版本的加州性教育大纲很糟糕,各学区用的教材更糟糕,而其中推荐的4 本教学辅助用书尤甚,包括“你是谁?” (Who are you?), “改变你!” (Changing you!), “我的身体发生了什么?” (What’s happening to My Body?), “性:你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所需要知道的所有关于性的指导” (S.E.X.: The All-You-Need-to-Know Sexuality Guide to Get You Through Your Teens and Twenties)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CLU)就在2019 年3 月用律师函来恐吓Oceanside 学区董事会(Oceanside Unified School District, OUSD),要求在K-6, 即幼儿园到6 年级(5 岁到12 岁)也要采用这个激进的性教育大纲和3Rs 性教材。

愤怒的家长质问ACLU,幼儿园(K)的孩子有必要学习各种性交口交肛交吗?Why K? ACLU 无言以对,但他们还是极力推动这个3Rs 的教材。

Dean 写了一个19 页长的律师函反驳,成功阻止了这一举动,让幼儿和低龄小学生暂时免受毒害。

Dean 指出青年倡导者(AFY)编写的 3Rs 课程的存在致命缺陷,应该永久被 OUSD(以及整个加利福尼亚州)停用。

反对的主要原因是 CHYA 之后开发的课程,包括 3Rs,是极端的,图形化的和色情的,并且是对性的积极的灌输。它不仅从根本上超过了 CHYA 的要求,而且在许多重要方面公然无视法律,其中一些如下。

(它)不是年龄适宜的,违反了 CHYA 的要求,
(它)不是医学上准确的,违反了 CHYA 的要求,
(它)颠覆节欲和婚姻的健康益处的观念,违反了 CHYA 的要求,
(它)违反受宪法保护的父母权利,
(它)违反受宪法保护的自由行使宗教的权利,
(它)违反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is not age-appropriate, in violation of CHYA,
is not medically accurate, in violation of CHYA,
subverts the health benefits of sexual abstinence and marriage, in violation of CHYA,
subverts and violates constitutionally protected parental rights,
subverts and violates the constitutional guarantee of the free exercise of religion, and
subverts and violates the constitutional guarantee of the freedom of speech.

1) 3Rs 教材是年龄不适宜的,违反了 CHYA 的要求

CHYA 第51931(a)节将“适合年龄”定义为“主题,信息和教学方法[必须]适合特定年龄或儿童和青少年年龄组,年龄或年龄组是基于典型的认知,情感和行为能力决定的。”

可是3Rs 教材中用图片和解释来促进口交,肛交,和阴道性交,鼓励11-12 岁(6th Grade) 的儿童的性行为,包括相互手淫。此外,3Rs 教材的编写组织青年倡导者(AFY)积极与Amaze 合作,通过3Rs 课程将儿童与卡通色情和其他不适当的网站联系起来。对于儿童(或成年人)而言,色情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它具有很强的上瘾性和高度的破坏性。

当OUSD 首次提出3Rs 课程进行家长评审时,指示幼儿园班的男孩和女孩一起坐在地毯上,老师会说出孩子们的私密部分,并让五岁的儿童讨论性器官。对于女孩来说,课程不仅仅是命名外阴。女孩们被要求指向她们的“三个洞”:尿道,阴道和肛门。

Point out and explain the following. “Most girls have a vulva, which is the name for the area between the legs. The vulva describes the whole area including the small hole where urine or pee comes out called the opening to the urethra, the hole below that, which is a little bigger and is called the vagina that is used when a female has a baby, and the hole below that where a bowel movement, or poop, comes out called the anus. So a person with a vulva has three holes between their legs and a very sensitive little area at the top called the clitoris. (From: Kindergarten, Lesson 2, page 2, Rights, Respect, Responsibility (3Rs): A K-12 curriculum)

(老师)指着图片并解释以下内容。“大多数女孩都有外阴,这是腿之间区域的名称。 外阴描述整个区域,包括尿液或小便出来的小孔,称为尿道开口。下方的孔,稍大一点,称为阴道,用于女性生育时。在排便或排便的地方下面的洞叫做肛门。 因此,一个有外阴的人在她们的腿之间有三个洞,顶部有一个非常敏感的小区域叫做阴蒂。(来自:幼儿园,第 2 课,第 2 页,3Rs 教材是一套覆盖幼儿园到高中的教材。)

2) 3Rs 教材是医学上不准确的,违反了 CHYA 的要求

CHYA 第51933(b)节要求性健康教育指导“在医学上准确和客观。”第51931(b)节将医学上的准确定义为“根据科学方法进行的研究验证或在同行中发表和支持的科学结论。在适当的情况下,由具有相关领域专业知识的专业组织和机构,如联邦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美国公共卫生协会,美国儿科学会,以及美国妇产科学院等承认的客观的研究结论。”

3Rs 教材在其中学课程中将戴避孕套作为“低风险”性行为推广肛交。然而,事实是,肛交比阴道或口交更容易传播性病和艾滋病毒,而且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并没有批准用于肛交的避孕套。此外,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确认,在与 HIV 阳性的伴侣的肛交中,即使一直并完美的使用避孕套,也只是 63-72%的可能性不被感染。

“People who report using condoms consistently reduced their risk of getting HIV through insertive anal sex with an HIV-positive partner, on average, by 63%,  and receptive anal sex with an HIV-positive partner, on average, by 72%.” 也就是说,使用安全套,还是有 28-37%的几率会被感染。这当然不是低风险活动!

然而,尽管存在使用安全套也有的风险,但 AFY,SIECUS 和 ACLU 在其公开声明和联合新闻稿中肆意推广/宣传其安全性和有效性。向学生提供关于安全套使用的不准确和危险的医疗信息显然违反了 CHYA。

End the lesson by informing students about San Diego Unified School District’s Board approved Availability of Condom policy. Say, “Condoms, when used correctly and every time people engage in penis-to-vagina intercourse, are 98% effective in pre[v]enting pregnancy. And condoms are all extremely effective in preventing the transmission of HIV and most STIs when used in all types of sexual intercourse and sexual contact. In our district’s middle schools and high schools, one source of free condoms is our School Nurse. When requested, the Nurse will give any middle or high school student a plain-looking package with condoms. The conversation and request will be private and confidential.”

以上内容来自圣地亚哥学区的教学大纲。这种让学生以为只要用了避孕套就可以安全的和他人进行各种性行为(all types of sexual intercourse and sexual contact)的说法,是不负责的,只会鼓励学生和不同的性伴侣进行各种性尝试。更不用说,避孕套对阻止性病的传播并不是 100%有效,尤其是在与 HIV 阳性的伴侣的肛交中只有 63-72%的有效。这样的风险是非常高的,可是教材只字不提。

3) 3Rs 教材颠覆节欲和婚姻的健康益处的观念,违反了 CHYA 的要求

第 51930(a)(2)条规定,CHYA 的目的之一是“为学生提供他们所需的知识和技能,以培养对……关系,婚姻和家庭的健康态度。” 此外,CHYA 在第 51933(f)节中更具体地要求:“教学和材料应教导学生拥有和维持婚姻等承诺关系的价值并做好准备。”

然而 3Rs 不仅几乎没有提到婚姻,这个社会的基本组成部分,而且它也完全没有教育孩子婚姻的价值或如何拥有和保持健康的亲密关系。恰恰相反。 AFY 的 3Rs 不期望和促进健康稳定的长期关系,而是一种随意的性爱,以娱乐为中心,“勾结(hookup)”文化。

通过促进儿童早期的性兴趣和关于性别认同和性取向的极具争议性的理论,课程实际上试图破坏几乎任何和所有宗教观点的性和婚姻。它将性爱视为自恋,是一种自我愉快的运动。它塑造和鼓励性习惯和行为,破坏健康的承诺关系,包括婚姻。

总的来说,这些激进的课程假设大多数儿童和青少年应该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考虑性行为,并且很早就会开始尝试性行为,因此禁欲不是一个现实的选择。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如此强调以“快乐”为焦点,所谓 “安全性行为” 的基本信息就是,“如果有疑问,只需戴个安全套。” “when in doubt do it, just put a condom on it”.

4) 3Rs 教材违反受宪法保护的父母权利

美国最高法院一再承认父母和监护人在向其照顾的儿童教导基本价值观的作用中至关重要。然而大多数学区采用和实施新的性教育课程的过程一直非常封闭和秘密,缺乏必要的透明度和对父母,家庭以及社区的责任。

ACLU 和其他人采取的立场是,学区允许家庭选择退出关于性教育和性病部分的指导。而在法律上禁止家庭选择退出教学或讨论相关问题,包括“性别,性别认同,性别表达,性取向,歧视,骚扰,欺凌,恐吓,关系或家庭”,如果这些讨论没有涉及“人体生殖器官及其功能”。

他们认为儿童有“不可剥夺的性权利”(Inalienable Sexual Rights),完全独立于父母的权利和参与(并且信仰团体的信仰和做法是错误的,必须予以取代)。这种极端世界观 –变革性信念让他们有“法律”和“道德”义务从根本上改变儿童关于性和性行为的思维方式 – 从而改变整个文化。

事实上,父母拥有主要的和最终的权威,可以为他们的孩子 – 而不是州,学区,ACLU 或青年倡导者(AFY) – 传授有关人类性行为的价值观。

尽管 ACLU 引用了青少年性健康工作组(Adolescent Sexual Health Working Group, ASWG)的信函,其中提到了 AFY 的 3Rs 课程,但他们完全没有提到 ASHWG 的课程审查委员会并没有评估 AFY 的 K-6 课程。这就是为什么 ACLU 提到 ASWG 是如此具有欺骗性和误导性。

事实上,ASWG 仅评初估初中和高中课程,正是因为 CHYA 仅适用于那些年级。此外,ACLU 未提及它在最初的 ASWG 课程审查委员会中提供服务。他们也没有澄清 ASWG 的建议没有任何约束力或强制性,而仅仅是示范性的。

5) 3Rs 教材违反受宪法保护的自由行使宗教的权利

美国最高法院认为,第一修正案的设立条款,有些人称之为“教会与国家的分离”,要求政府实体不得建立宗教。在公立学校的背景下,这通常被解释为管理者和教师必须对宗教“保持中立”。作为一个法律问题,美国宪法“肯定地要求对所有宗教的容忍,而不仅仅是宽容,并禁止对任何宗教的敌意。” CHYA 实际上支持第一修正案对文化和宗教中立性和敏感性的要求。

然而 CSE 计划的主要目标之一,包括 AFY 的 3Rs,是促进性别频谱(LGBTQ +)作为性别二元(男性和女性)的批发世界观替代品。他们实际上想要“结束性别二元性”。性别二元论是犹太教 – 基督教传统的历史视角(许多其他宗教共有),每个人都是男性或女性 – 这一观点得到历史,生物学和遗传学的证实。AFY 的 3Rs 对所有学生强加性别频谱的激进和极端的观点,向他们传达他们的父母或宗教传统教他们关于性别二元的内容是一个谎言。这种对性别二元性的正面攻击既不具有宗教宽容性,也不具有敏感性,包容性,和中立性。

6) 3Rs 教材违反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言论自由不仅可以保护个人免受政府对其言论的控制,还可以保护他们的思想和信仰。许多家庭和学生肯定了历史的,传统的,生物学的性别二元 – 人类出生于男性或女性。他们肯定性别(性别)是客观的,遗传性的,并且出生时的生物学决定不能也不应该因为主观感受而改变 – 无论是通过激素治疗还是性别重新分配手术。然而,学区并未尊重或肯定这些真诚的信念。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以结束歧视的名义,激进的 CSE 试图欺凌这些家庭的沉默和屈服,并表达违反其信仰的肯定。类似于大多数 CSE 课程,包括 AFY 的 3Rs,学生被灌输说他们必须使用正确的代词和新名字给有性别不安(变性)的人。具体而言,学生或教师会被认为从事“基于性别的骚扰”,是因为“拒绝以名称和与其身份相符的代名词向学生发表讲话”。

加州的公立学校不能成为政治上正确的灌输中心 – 既不是极端的早期儿童色情发展地,也不是无性别的人类未来。可悲的是,加州曾经是 20 世纪 60 年代自由言论运动的发源地,现在已经成为自由最大的敌人和迫害者之一。

宪法高于州立法。所以如果本地学区接受新版极端性教材,非法强制孩子们接受“革新”的性教育的话,家长们可以提起诉讼。

一个重大的误区。

加州公立学校区域普遍存在一种传言,即国家规定的课程存在,必须采用以符合 CHYA。

事实是:没有国家强制性教育课程,各个学区有自由裁量权按照 CHYA 来采用现有课程或自己编写。

并且学区有法律自由裁量权,采取政策允许家庭退出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课程,美国宪法也允许这样做。事实上,当地学校董事会并未被授权强迫学生参与敏感和有争议的科目。

学区可以遵守包括 CHYA 在内的加州法律,并采取更广泛的退出政策,即使身体部位及其功能未被讨论,也允许学生不参与有争议和文化敏感的包括性别,性别认同,性取向的问题的课程。

讲座最后的问答环节,两位嘉宾又回答了很多听众关心的问题。2 个小时的讲座时间很快过去,可是听众都不肯离去,又在会后和两位嘉宾进行了咨询。

这个新版大纲就像一个特洛伊木马,其中暗藏玄机。而它推荐的教材,辅助教材,视频和网站,更是大大超出了 CHYA 法案的要求。定要知道,这个新版大纲以及教材都不是强制要求的各个学区,老师和家长在教材选择上有最终的决定权。性别认知混乱(Gender dysphoria)并不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不应该在加州的公立学校中被提倡。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