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Admin_1

Website:
Admin_1 has written 28 articles so far, you can find them below.

San Marcos华人积极参政,成功保留学区中文课程

3月14日,San Marcos华人组织各族裔,包括家长和孩子,共约50人,一起出席San Marcos学区会议,并在会议上针对学区取消现有中文课程的提案发表有理有据的讲话,成功说服SMUSD学区委员会放弃该提案,成功保住了学区已经开设的中文课程。 3月8日左右,San Marcos学区突然给所有正在上中文课的孩子发了一个通知,告知他们中文课即将逐渐停开。家长们对这个突然的决定表示非常不解,在社交媒体上相互联系的同时,有家长联系到三年前学区计划停开法语课时的老师,了解到当时通过发起请愿签名petition,配合学区会议讲话,最后保留了法语课程。 家长们很快行动了起来,积极征集请愿签名,并且了解到学区委员会议将在3月14日的会议上最后决议中文课是否取消,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面,家长们征集到了四百多份签名,在会前提交给了学区委员,表达了民意。在学区会议上,四十多名各族裔家长和学生参加了会议,并有如于先生,田博士,和吴女士等的近二十名家长和学生发表了讲话, 。大家的讲话有理有利有节,在理解学区财政困难的同时,历数中文在当今世界贸易中的重要性、对孩子思维能力的提高、目前中文课老师的努力付出、保留中文课所体现的对当地不断成长的华人社区的重视等等,使得学区委员在最后投票阶段,无一就此提案发起动议,最终该提案得以被废弃,学区的中文课成功地被保留了下来。 于先生发言说,他和太太有三个小孩,都在SM学区上学。他们一家搬到SHE已经13年,为的就是孩子有更好的学习环境。于先生肯定了学区各学校,学科成绩的巨大进步,并且指出开设中文课的学区的一个高光亮点。他们家为了文化传承,一直想让孩子学习中文和中国文化。正是學區提供的中文學分選修課,兩個在高中的孩子可不再被動,不再抵觸地學中文。而是和其他族裔的學生一同選中文,从中获得了自信,鼓勵和友情。但是,当孩子收到通知,说引以为豪的中文学分课要被取消时,大家都很震惊。于是為了還在上小學的小兒子,為了未來期待在我們學區選中文的孩子,他们一家决定挺身而出,堅決反對取消中文課,取消#35-16/17提案. 帕洛马学院基金会的执行委员会成员田博士也是两个SMHS学生的家长。她的发言首先肯定了理事会工作的成绩和背后不为人知的辛苦。她说,在SM学区提供中文和许多其他世界语言,使我们与大多数其他学校不同,让我们在学区以外的朋友,包括圣地亚哥首屈一指的Torrey Pine高中,都羡慕我们。 我们本地华人愿意都在这里继续支持学区的工作,扩大圣马可斯的吸引力。希望我们可以籍此继续吸引年轻高素质的家庭进入学区,推动本地区的经济发展。 吴女士是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她从自身角度出发,阐述了作为15年的SEH居民,亲身体会华人群体在北郡特别是san Marcos学区覆盖下的地区以几何数字增长。华人的高素质教育带动了学区的教育质量提升和学区排名提高,并影响了其他族裔。不应该以上课人数不足为理由,而是放远目光预见到今后甚至长远需求趋势。 于先生,吴女士,和田博士等的发言都从不同角度诠释了中文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满堂喝采。 这是一次巨大的成功,显示了华人参政的动员能力、执行能力以及政治智慧。这次行动主要还是华人以主人翁精神积极参与社区活动,力争捍卫自己的福利和利益,并成功的让学区看到确实日益强大的华人群体力量。在美国社会,当有不平的事情发生时,仅仅在社交媒体上讨论、抱怨是没有用的。走出来,通过各种行之有效的方法直接与可以做决定的民选官员沟通,发出我们的声音,并且让他们理解我们的声音,这才是真正的参政议政。    

各个subcommittee征求志愿者的通知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在2017年2月21日的理事会中,决定成立一些做实事的subcommittee(下称委员会),主要目标仍然是用实际行动鼓励华人从小事、实事做起,用实际行动参政议政,希望能够在做实事的过程中,逐步打破目前华人社区中常见的,以意识形态对人群进行划分的思维方式。 所有成立的委员会都由平权会理事志愿作为主席来领导,每个委员会开放给亚裔社区所有人参加,欢迎各位有志为亚裔社区服务者一起加入,在委员会的工作时间将计入平权会的义工时间。按照平权会的章程要求,每年交齐会员费并有四小时以上义工时间的朋友即自动成为平权会投票会员,并将有即将到来的理事选举会议中理事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目前已经成立的几个委员会包括: Bylaws修改 Sunny Rickard 本委员会仅对理事开放 加州提案跟踪 Xiu Yu xiuyu@sdaafe.org 2018州长背书评估 Xiaodong Zhang nelsonzhang@sdaafe.org 讲座组织 Wei Xiao xiaoweiniu@sdaafe.org 平权会年度活动 Frank Xu frankxu@sdaafe.org APAC Gala Frank Xu frankxu@sdaafe.org 华人社区活动 Steve Hsieh stevehsieh@sdaafe.org 青少年俱乐部 Yonghuang Zeng yongzeng@sdaafe.org AA观点文章 Tracy Wu xtwu@sdaafe.org   如何成立新的委员会 如果您对其他的事务有负担,比如移民、华人间谍案、华人事故、华人形象宣传、大麻等,请联系您熟悉的任何一位平权会理事, 请他/她领导这个委员会,您就可以使用平权会的资源一起来为亚裔权益事务来做贡献了。 目前各委员会是各项实际事务的操作、提案和执行实体,平权会理事会对各委员会提出的提案做投票决定是否同意。 目前成立的各委员会简介 bylaws修改委员会:每年对运作过程中,发现不适应情况需要修改的章程(bylaws) 进行相应修改。因章程涉及到整个平权会理事会的法律责任问题,本委员会仅对理事开放。 加州提案跟踪委员会:对加州的各项新提案进行例行跟踪、分析,定期给亚裔社区提供报告。如需行动,也可以第一时间反应,避免被动。 2018州长背书评估委员会:因这个职位有华裔江俊辉参选,本委员会对2018州长候选人加以评估,决定是否背书某位候选人。 讲座组织委员会:组织各类讲座。 年度活动委员会:组织年度平权会活动,邀请民选官员、本地政治活跃人物参加。 APAC Gala委员会:组织参加APAC年度Gala,建立亚裔其他族裔联络。 华人社区活动委员会:组织参加华人社区的各项活动,建立华人社区联络。 […]

关于加州学区“亚裔细分”表格的说明

经过2016年AB1726提案的拉锯战之后,最近很多朋友发现学区新生注册的表格中赫然出现对亚裔要求更加细分的选项。这是怎么回事呢?AB1726关于教育的部分不是已经去掉了吗?学区表格里面还这样要求是否有法律依据?   如何快速判断某个表格是否有法律依据? 先说一个快速判断的结论,如果您所在学区的表格里面,亚裔细分到Chinese、Japanese、 Filipino、Korean、Vietnamese、Asian Indian、Laotian和Cambodian,那么这个表格就是确实有法律依据的。法律依据是California Government Code 8310.5。原文链接请参见:https://leginfo.legislature.ca.gov/faces/codes_displaySection.xhtml?lawCode=GOV&sectionNum=8310.5。 如果有更多的细分选项(比如Bangladeshi、Hmong、Indonesian、Malaysian、Pakistani、Sri Lankan、Taiwanese、Thai等),那么按照现在的法规,虽然存疑,但也可能是有法律依据的。因为8310.5上有一个条文是”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一般的学区不会随意扩展这个定义,但是如果真有学区扩展了,那么也不能说一定违法,对这些细分选项有异议的朋友可以考虑联系当地学区委员进行交涉,或者诉诸法律渠道加以确认。 根据以上的标准,San Diego学区2016-2017学年的注册表格多了Hmong选项,其他族裔选项都是出现在8310.5规定上的。   Poway学区的表格也是多了一个Hmong,其他族裔选项也都是出现在8310.5规定上的。   https://www.powayusd.com/PUSD/media/Enrollment/2016-17/en/Required/REQUIRED-1-EnrollmentForms_Binder.pdf San Marcos学区的表格也是类似,多了一个Hmong,其他族裔选项也都是出现在8310.5规定上的。   San Dieguito学区的表格也是类似,不过多出来的那个Hmong被误写作Homng。     这个8310.5和AB1726之间是什么关系? AB1726的目的是修改8310.7,与8310.5无关。而现有的8310.5规定的是加州政府agency、board、commission有权搜集亚裔细分信息。8310.7则是要在某些机构对亚裔进行更进一步的族裔细化。AB1726本来是想在8310.7法案中增加大学入学方面统计更进一步细化的,但在2016年的阻击中已经把教育部分拿掉了。   8310.5和8310.7的历史。 8310.5具体何时生效目前尚未考证到,但是目前查到最早的一次对8310.5的修改是在2007年的AB 295,链接请参见 ftp://192.234.213.100/pub/07-08/bill/asm/ab_0251-0300/ab_295_bill_20070711_amended_sen_v96.pdf 。   8310.7这个试图更加细分亚裔的法案,最初也是2007年的这个AB295上提出的,由时任众议员伍国庆、参议员余胤良等会同其他议员一起提出但未获得通过。其后,在2011年,由时任众议员伍国庆、参议员刘云平再次提出AB1088获得成功,8310.7得以成为正式法律,于2012年开始生效。相关链接请见下: http://www.leginfo.ca.gov/pub/11-12/bill/asm/ab_1051-1100/ab_1088_bill_20110830_amended_sen_v94.html     这个信息搜集是何时生效的? 8310.5最早生效日期可以查考到2007年以前,各个学区执行的时间不一,比如Poway学区至少在2015-2016学年就已经采用类似表格了。   这个信息搜集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根据加州法规的要求,这些族裔信息只做统计用,对于一些学校了解各族裔的分布情况确实有帮助。同时,搜集到的这个统计数据确实也有可能作为其他政策的依据,比如目前加州各个学校录取学生的族裔分布数据、高中生的族裔分布数据就是从这个渠道来的,政策制定者可能会根据这些数据作出他们自己的解读。   这个族裔信息可以不填吗? 答:根据联邦规定,填表人必须要填这个信息,如果不填,学区可以根据自己的观察自己来填,所以不填是没有用的。当然,填表人可以自行决定自己的种族“They allow a respondent to self-identify his […]

2016大选,平权会请求您的帮助

今年反对AB1726法案的成功再次向我们证明了,与民选官员最好的建立联络的方式是助选。只有积极地助选能代表我们利益的候选人,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才能有民选官员站出来为我们说话。比如SVCA之于加州众议员Catherine Baker,TOC之于加州参议员Bob Huff。 2016年,对于圣地亚哥华人来说,我们有能力决定一个选举,同时又代表我们利益候选人的选战只有一个,那就是52区国会议员席位的争夺。然而,只凭借平权会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大家一起出来参与,才能形成合力。如果我们凭借着后面两个月的努力帮助Denise Gitsham(吉晓玉)取得胜利,我们的力量将得到重视,我们的声音将很容易被政界听到。 如果您有心参与,并且在这两个月中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做义工,请与我们联系,可以微信加frankjihexu,也可以发email给info@sdaafe.org,也可以打电话给858-215-1162,或者在下面的链接http://goo.gl/6m1IKr中登记。 那么参与进来做什么?简单说来,就是两条:在您所居住的zip code范围内,找一二好友同行,在您有空的时候找一个小区挨家挨户发放传单,边锻炼身体边助选;或者,领取一些选民电话信息,给这些选民打电话拜票,请他们在大选时给Denise Gitsham投票,足不出户,边练英文边助选。当然,在您报名之后,我们会给您做必要的培训。如果您是高中生,还可以计算入社区服务的义工时间。 因此,请允许我们再次呼吁大家,花费两个月的时间,贡献自己的智慧和时间,我们人多力量大,用扫街、电话的方式确认选票,一起来形成不可阻挡的地面攻势,把能够代表我们利益的Denise Gitsham(吉晓玉)送到国会山去。   联系方式: 微信加frankjihexu,或者 发email给info@sdaafe.org,或者 打电话给858-215-1162,或者 在下面的链接http://goo.gl/6m1IKr中登记。

民主的细节——金钱选举

很多人对美国的民主制度持认同或者不认同的态度,从形而上的角度讨论这个问题常常容易陷入无谓的争论。本文愿意从美国金钱选举这个颇具争议的细节加以阐述,希望能够给各位思考者提供一个观察分析的角度。 首先,公平的选举制度必然导致候选人对社会政治筹款的需要。官员民选当然是民主的一个重要标志。那么一个候选人,原本籍籍无名,要想获得选民的认可,除了亲自组织、出席各种选民见面会以外,还必须要有资金能够在报纸、电视、各种新兴媒体上面给自己做广告,可以想见,这些资金的需求是相当大的,常常是数以百万计。所以允许政治捐款,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相对穷的人如果愿意,也可以跟相对富的人一起同台竞争,并且相对公平。否则,选举必然沦落成为富人之间的游戏。 其次,为进一步保证穷人、富人获选机会的公平,会有很多细节的法律条款。以圣地亚哥为例(链接见本章最后),每个人每次选举最多只能给市议员候选人捐款$550.00;任何公司(个人独自拥有的公司视同个人以外)和组织都不得给候选人捐款,等等。这些都被选民广泛接受,并且是受独立于民选官员之外的法律体系监管,即立法议员的选举,由政府具体负责实施,法院负责接受相关诉讼独立判案,这就是“三权分立”在选举这个事务上的具体体现。 https://www.sandiego.gov/ethics/faqs/contrib#contrib4 最后,为了确保大众的有效监督,所有政治捐款必须是透明的。比如圣地亚哥历年竞选的捐款数据,都可以在这个网站上(个人筹建,数据来源是San Diego City Clerk)查到。 http://data.inewsource.org/campaign-finance/?query=&contribution_date=2016&committee=RAY+ELLIS+FOR+COUNCIL+2016&contributor=&contributor_employer=&contributor_occupation=&q=Search 所有国会议员候选人的捐款都可以通过这个链接查到。 http://www.fec.gov/finance/disclosure/disclosure_data_search.shtml   所有以上的措施都是为了避免富人通过金钱的方式轻松胜选或者操控某一位候选人。那么,以美国富人的聪明才智,会不会有人耍小聪明,试图绕过这些法律法规另辟蹊径呢?答案当然是有的。在这里稍微列举加州最近的一个例子。 加州第七选区国会议员Ami Bera(D-CA-7)的父亲Babual Bera(第一代印度移民),五月份正式在法庭认罪,承认在两次选举中,通过找不同捐款人、给他们报销捐款的方式,从自己的账户给他儿子捐款$225,326.00。也就是说,虽然他自己本人碍于法律限制,不可以捐超过$2700,但是他通过把自己的钱给路人甲乙丙丁,然后路人甲乙丙丁再捐款给他儿子的方式,给他儿子捐了$225,326.00。这样的行为也是严重违反选举法的!但是,请注意,因为这个操作都是以Bera父亲的名义操作的,所以国会议员Bera本人目前仍然是毫发无损。 http://www.latimes.com/politics/la-pol-sac-ami-bera-father-campaign-money-20160510-story.html 还有没有更聪明的,没有任何人违法还能从富人那里获得更多捐款的方式呢?也是有的,而且这个例子就与圣地亚哥本地的国会议员Scott Peters(D-CA-52)有关,也与前面提到的国会议员Bera有关。先看下面的链接,里面还有一段有趣的视频。 http://www.sandiegouniontribune.com/news/2016/jul/12/donation-swapping-peters-bera/ 这个操作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国会议员当中家族比较有钱的几个家庭互相捐赠,比如Bera的父亲给Peters的选举捐了多少钱,没多久Peters的岳父岳母就会给Bera的选举捐同样数目的钱。只要这样的“土豪1+1”结对多了,Peters的岳父岳母(超级富有家庭)就可以合法地给Peters捐款超过$2700,基于目前的公开信息,目前已经确定的这种“土豪1+1”式捐款大概有21笔。 那么在法律没有办法“惩罚”这样的明显不诚实、破坏选举基本理念的行为的情况下,这些政客是不是就可以躲过一劫呢?这个时候,选民对选举规则、政客道德的要求就会发生作用。相信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在下一次选举中,必然会用选票把这些不诚实的、肆意破坏选举公平规则的政客选下去,比如前面两个例子中的Ami Bera和Scott Peters。 正因为有不少这样的富人试图依靠金钱占据选举优势的例子,为了不让少数富人左右选举结果,对于普通选民来说,对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做必要的政治捐款,就成为必然的选择了。普通选民的政治捐款可以起到两个作用,一来是从经济上帮助候选人,二来是给候选人一个信号,那就是这个选民会投那个候选人的票,这样也可以帮助候选人根据其支持者确定竞选方案。2008年的奥巴马总统就是运用大量选民小额捐款逆袭成功的经典案例。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对2016总统大选的声明

每四年的总统选举都非常引人关注,因为这个国家的每个公民都热爱自由和平等,虽然每个人对自由和平等的解释与关注点各不相同。2016年的总统选举尤其特别,不仅仅是因为两位有争议的候选人,也因为目前美国的社会面临着恐怖袭击问题、枪击案问题、难民问题、LGBT包容度问题等诸多有争议的问题。因此平权会对华人社区对总统大选的高度关注表示理解。 但是,正是由于这些问题过于有争议,过于分裂我们的社区,并且我们认为无论哪位候选人当选总统,都对美国华人的政治地位提升没有重大的影响,因此平权会决定在2016年大选中不为任何总统候选人背书。但是,在此同时,平权会尊重每一位理事、会员、朋友在总统选举上的个人选择,以及任何人支持任何一位总统候选人的努力、付出与投票,因为这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 然而吉晓玉如果能够当选,将直接提升华人在美国政治舞台上的影响力,会改变两党对华人政治参与度的评估。因此,平权会在2016年的选举中,将继续以吉晓玉的助选为主要任务,因为我们相信她的当选将对本地华人的政治参与度起到极大的作用。这个选区又是历史上的摇摆选区,华人虽然占比不高(不超过5%),但是有足够的选票可以在这次选战中发挥作用;吉晓玉在受到本党巨大压力的情况下,仍然坚持自己的华人身份,再加上华人社区有组织的积极助选 。如果她当选,我们就可以让圣地亚哥政坛看到华人社区选票的力量、参政议政的能力,这个影响力与参与总统选举我们所能够发挥的影响力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因此平权会在2016年不背书任何总统候选人的同时,呼吁华人社区把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吉晓玉的助选上,也呼吁华人社区尽量少花费时间在总统候选人的辩论上,避免在吉晓玉助选的工作上无法形成合力。 平权会在本声明中呼吁本地所有民主党注册人无私地进行跨党派支持;也呼吁所有华裔共和党人及其支持者不把总统候选人选举与吉晓玉的选战加以绑定。在大选中,我们呼吁华人社区能整合力量、以大局为重,互相团结一致支持吉晓玉,用与其他任何候选人彻底分开宣传的策略保证了吉晓玉可以团结最大多数人。

支持平权会副会长Paul Yung竞选KPMG Board member

KPMG,即Kearny Mesa Planning Group,用于对Kearny Mesa一带,包括Convoy路上的地产做规划,给市议会提供建议。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副会长Paul Yung先生将于本周三(20日)中午参选这个组织的board member。所有来参加的人都有资格投票,敬请有时间、有兴趣的朋友来支持我们华人奉献自己的宝贵时间,从基层做起,来积极参与本地政务。我们也鼓励所有华人朋友在身边的各项事务中从我做起,积极参与。相信有着大家共同的努力,我们华人一定能够在圣地亚哥提升我们的能力、提升族群的形象、建设更加美好的圣地亚哥。 时间:4月20日中午12:00准时开始 地点:Serra Mesa Library at 9005 Aero Drive, San Diego, CA 92123

华人怎样做才可以不是一盘散沙

华人到底是不是一盘散沙? 这次220全美大游行,总计约有10万人左右走上街头,为Peter Liang发声,因此很多观察者认为华人不再是一盘散沙,已经开创了团结的新纪元。同时,又有很多观察者看到在这次事件中,有无数的不同意见,甚至是根本相反的意见,又同时在宣称华人仍然是一盘散沙,无法团结。而游行结束之后,照例又是各种谣言、攻击满天飞,并且为Peter Liang设置的捐款基金似乎还是没有找到让各方认可的方法。那么华人到底是不是一盘散沙呢?   什么是一盘散沙?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给“一盘散沙”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义。即,到底什么样的状态是“一盘散沙”? 有人认为,只要对同一件事情有不同的看法,就是“一盘散沙”。如果按照这个定义,观察其他族裔在相同事情上的看法也都有所不同,那么其他族裔也都是“一盘散沙”吗?再说,美国既然是一个民主社会,每个人都应该有表达自己自由观点的权利,不同的看法岂不应该是常态吗?所以这样的定义显然是有问题的。 经过几年的草根活动实践,以及对主流社会的近距离观察,我们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认为,所谓“一盘散沙”是一种状态,即当我们华人这个群体里面有人遭遇意外情况的时候,当事人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没有渠道找到最优资源帮助他处理这个意外;而当事人周边的人虽然有热心,却没有足够的经验帮助他处理好;再远一些的人则因为信息的不透明,常常因为害怕被骗而无法放心大胆地去帮忙。绝大部分情况下,当事人在遇到意外后,要么自己选择忍气吞声,要么即使努力抗争也无满意结果,这样的事实常常会令整个族群感到非常无助。 为什么这次在短短一周时间内,就有近10万华人走上街头?是大家集体无意识吗?我们相信不是,走上街头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有思辨能力的自然人及其家属。正是因为有排华法案的大背景;有最近纽约华人小女孩被撞死,司机却被判无罪的案例;有华人外卖郎被流氓bully却不敢报警的案例;有华人孩子要为升学付出极大心理代价还要被别人带nerd帽子;有华人科学家被诬指为间谍,虽最终无罪释放却仍然蒙受不公;最近又有奥斯卡颁奖礼上黑人对亚裔的歧视语言电视台依然正常播出;所有这些都给了我们整个族群一种无力感。Peter Liang此时的判决将这种集体无力感点燃,所以我们有了声势浩大的220大游行,并最终引起主流媒体的注意。 所以我们对“一盘散沙”的定义是,整个族群遇到意外事件时的集体无力和无助的感觉。本系列后面的解决方案就是针对这个定义来展开的,若是您不认可这个定义,本系列后面的文字对您来说就是废话,基本就可以略过不看了。   什么样的状态是理想状态? 在“一盘散沙”的定义明确为“整个族群遇到意外事件时的集体无力和无助的感觉”之后,那么什么样的状态是我们目标的理想状态呢?这将有助于我们每一个人确定我们努力的方向。请注意以下论述仅基于在美国华人的经历,并不适用于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正是由于美国的法律法规制度相对完善,使得民众有渠道表达自己的权益与关切,才有后面的一系列思考。 我们认为,当有意外事件发生时,意外事件的当事人如果能够立即找到他所信任的political organization(政治组织)寻求帮助,这个政治组织能够有经验迅速帮他找到可以求助的资源,这个政治组织并且有能力、有口碑可以在本地、本州乃至全国范围内取信本族群,在你展现所知全部真实的情况下,让大家自行判断,持相同观点的人可以放心予以各种形式的帮助;持不同观点的人可以对这件事情本身持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意见,但却不至于对组织者的意图产生不良揣测和联想。这个政治组织因而能够集中本族群的优势资源帮助当事人处理意外,并取得在法律法规允许的可能情况下的最佳结果。 简单地说,如果有这样规范运作的本地政治组织,在本地能够取得大家的信任,与全国其他各政治组织有联结,与本地政界、法界有联结,遇到意外事件的时候有意愿为当事人效力,有能力集中本族群的优势资源为意外事件当事人提供帮助,那么相信我们族群的每个人都不会再觉得我们自己是“一盘散沙”。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正在向这个目标努力,希望能够成为这样的一个能取信于华人社区的政治组织。   组织 vs 个人 在这次游行总结中,我看到不止一个城市的游行组织者自豪地声称,这次游行完全是草根义工发起的,没有任何组织介入。看上去很美,似乎高科技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是仔细想想,这真的是好事吗? 这次游行大家都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在有同样目标的情况下,效率是惊人的,咱们华人又有着做事就会做完美的优秀传统,所以在集体热情爆发的情况下,即使没有有经验的组织参与,我们也可以表现得很完美。 但是个人行为最大的问题就是机制上难以持续。客观上每个人都有家有口,有现实的生活需要,当激情退去,毕竟是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要继续,没有义工之间相互的鼓励,常常也就慢慢淡出了。当下次事件发生的时候,有些义工不一定会出现,不光是老义工的经验无法传承,而且对于外界来说,也不知道如何相信这一批新的义工。更何况这一批义工如果是第一次相互配合,光是度过相互之间的磨合期就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我们看到一些地方的游行组织者光是争论标语、无法决策就花费了大量的精力。 因此,政治组织的价值之一就在于,在日常运作过程中义工之间可以建立相互的信任、形成民主议事机制、传承经验。这样当有突发事件来临的时候,这个政治组织就可以迅速整合内部力量,发挥作用。这部分是政治组织对内的意义。 一个正规政治组织的意义还在于,其能够根据美国的法律法规,形成规范化、公开、透明的财务制度,需要募捐的时候说得清理由,募捐方式经得起时间考验,义款用途公开透明且符合捐款人意愿。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本族群有捐款意愿的同胞的热心,才能集中族群的财务资源帮助真正有需要的人。 政治组织存在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就是对外的资源整合。在政治组织存在的情况下,即使在没有大事件发生时,政治组织也可以对外建立联系,包括与法律界的联系、与本地政界的联系、与全国其他华人政治组织之间的联系等等。尤其是在与政界联系的时候,当你是以一个大型政治组织中的一员与他们联络的时候,你受重视的程度明显高于你只代表你自己的时候,你也更容易把华人社区的声音传递给政界。 那么为什么华人对政治组织、团体显得这么深恶痛绝呢?后面将从我们一些常见思维误区开始,说明一些华人政治组织团体为何不能赢得大家信任的原因。正是这些思维误区,导致我们陷入了“一盘散沙”的困境而无法自拔。   政治组织的运作: 前面介绍了为什么我们华人需要有自己的政治组织。但是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人们常常对政治组织有不自觉的排斥感,所以应该怎样运作一个本地政治组织才能取得华人的信任,这就成为当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根据近两年的运作,整理几个基本要素列举如下:   1,有一个清晰可循的章程(Bylaws): 在章程中需要清晰写明本政治组织的目标以及组织形式。章程就类似于一个组织的宪法,组织中的每一个成员(包括founding members)都应在此宪法所定义的范围内加以运作。 章程以及对章程的尊重与否常常是外人了解这个组织运作的第一个窗口,如果一个组织希望有更多的理性的朋友加入,规范的章程是必不可少的。笔者所在的亚裔平权会,在试图邀请一位朋友加入时,这位朋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的章程是什么?这位朋友在了解平权会的章程、并近距离了解平权会的运作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决定按照章程申请成为平权会的理事。 在尊重章程的同时,组织所有成员也应有在绝大多数同意的情况下修改章程的灵活性。因为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运作一个非盈利组织,初期制定章程时的一些小失误在所难免,所以章程中需要有规定会员投票对章程进行修改的灵活度。 一个好的章程也能够帮助组织会员在组织内实际参与民主事务、进行民主运作、投票决策。对于组织成员来说,有了章程的帮助,民主不再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一个具体的可操作、可积累经验、与美国其他团体之间可相互借鉴的运作方式。久而久之,在一个组织运作中习惯了民主议事机制的人,就具备了去参选美国民选职位的一些基本实践。   2,透明的财务与开放的沟通: 其实这本应是涵盖在组织章程里面的话题,但是因为沟通和财务实在对一个政治组织的成败太关键,所以必须要单列出来讨论。 常常有人说,只要一涉及到钱的事情,华人就很敏感。其实这是很正常的,相信其他族裔也是一样,更何况我们看到有太多的例子,开始募捐不正规,最后款项不透明。这些都客观上伤了有热心捐款的人的心。所以作为一个政治组织,要从最开始就把透明的财务制度建立起来,不仅仅是按照非盈利组织的要求公开给IRS,还应该主动地把自己的财务状况公示给自己服务的社区,主动要求大家的监督。只要社区有任何疑问,第一时间予以解答。只有这样,在突发事件发生时,大家才能信任这个政治组织,在第一时间慷慨解囊,为需要得到帮助的人雪中送炭。 开放的沟通本来也是民主章程里面的题中应有之意,然而我们长期所受的非黑即白的教育,常常使得我们难以接受不同意见的存在,常常一有不同意见和看法,就以“破坏团结”的名义加以打压,甚至常常有人忍不住就要“清理革命队伍”。殊不知,这样的思维方式,对于一个政治组织的正常成长是非常致命的,若是一个组织不能包容不同的思维,必然在处理问题的时候不能多角度思考,容易失之偏颇。若是一个组织开始第一次清理异己,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不断地清理异己,最终不是消亡就是暴政,更遑论获得社区的认同和信任了。   3,处理一切事务遵守法律法规: 作为在美国运作的政治组织,首先要建立起尊重法律的习惯,在处理一切事务的时候,把怎样做是合法的放在第一位。这是取信于社区一个很重要的内容,而且也可以在运作过程中给所服务的社区传递“法律至高无上”的文化。正是由于美国法律制度的相对完善,所以政治组织才有生存的空间,因此对法律保持敬畏是政治组织运作成功的一大重要前提。 所谓“法律至高无上”,是指我们在做事的时候当遵从法律法规。但是并不意味着一切法庭所作的判决我们就不能通过合法渠道加以发声。比如有些裁决我们可以上诉,有些裁决我们有异议的时候可以用合法的渠道发声表达这些异议,对一些我们认为不合理的法案,可以通过合法的渠道影响政界加以修改,等等。 美国的法律是一个在不同组织的推动下,不断变化、不断更新的一个开放系统,所以我们政治组织做事首先应遵循法律,并且要学会在合法的框架之内,推动法律向有利于我们族群的方向发展。这可以说是一个政治组织的核心工作。   4,积极与本地政界、法界联络: 要达到推进美国法律系统的目标,就必须要积极与本地政界、法界进行日常的联络。因为只有政界的人物才有最大的提案及投票权来制定、修改法律,所以跟他们保持联系,了解并影响他们的想法,这是至关重要的。 法界就更不必说了,当社区成员遇到一些意外事件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寻求法律界的意见和帮助,先尽量通过法律内的渠道加以解决。由于律师的分工常常非常细致,所以日常的一些沟通、联系就很重要,可以帮助一个政治组织大致建立与律师队伍的联系,在有事件发生的时候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在该领域内最有口碑的律师。 在与政界保持日常联系的时候,组织成员一定要时刻保持“为本族群利益服务”的初心。由于传统教育的缘故,有些人在面对官员的时候常常会不自觉地把他们放在“父母官”的位置,甚至以与他们合影为荣,如果是这样的心态,在有事发生的时候他们能帮助本族群的利益做多少事就很难说了,因为他们会不自觉地把自己与“父母官”的“良好”关系摆在更重要的位置上。其实,我们应该时刻把他们真正放在一个“公仆”的位置上来进行交流,我们与他们建立互信的关系,目的是为了把我们族群的声音跟这些民选官员进行沟通,让他们在制定法律法规的时候了解到我们族群的利益需要。当“与官员的关系”与“族群的需要”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当很自然地站在“族群的需要”这边,这样既能赢得所服务社区的信任,也可以赢得民选官员的尊重。   […]

2月20日全美大游行,支持Peter Liang

时间: 星期六 02/20/2016, 上午11:00 AM – 12:00 PM 地点: Water Fountain, Balboa Park San Diego Natural History Museum, 1788 El Prado, San Diego, CA 92101 报名链接(手机可以扫瞄flyer上的QR Code直接进入该链接):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Z7wKqlqe2ppfbADX8oqiMunbiRIvvrKm1xyOHvMfQ9g/viewform 联系方式: Email : info@sdaafe.org, Phone # 858-215-1162

为Peter Liang募捐通知

2016年2月11日,陪审团裁定Peter Liang二级误杀,相关新闻链接请参见:http://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16/feb/11/new-york-police-officer-peter-liang-fatal-shooting-akai-gurley-convicted-manslaughter ,纽约警察局随后根据这个判决宣布Peter Liang被开除。 在1999-2014年Peter Liang事故发生前的15年中,纽约警察局共有179起警察误杀事件,仅有3名警察被起诉,最后仅有1名警察被定罪。Peter Liang事故在明显是事故的情况下,成为15年来第二名被定罪的警察,其中的替罪羊意味非常显而易见。相关报道请参见:http://www.nydailynews.com/new-york/nyc-crime/179-nypd-involved-deaths-3-indicted-exclusive-article-1.2037357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因此认为,这样的判决是对Peter Liang的不公,Peter Liang是在警察被质疑滥用暴力的大背景下的替罪羊,我们因此支持Peter Liang积极上诉,并为Peter Liang募捐。 为保障专款专用,我们只接受支票捐款,支票抬头请支付给Peter Liang,Memo请写Legal Funds,支票可以直接寄给Peter Liang @ 49 Mott Street,New York,NY 1001。您也可以寄给SDAAFE, P.O. Box 26935, San Diego, CA 92196由平权会代为转交,但支票抬头请务必写给Peter Liang,Memo写Legal Funds。平权会在一个月后,会安排专人将所收到的支票一次送到纽约,直接递交给Peter L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