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安有方,重视华人社区,请支持Bonnie Dumanis

根据UT最新报道,圣地亚哥犯罪率持续降低,成为全美大城市中犯罪率最低的一个。我们作为圣地亚哥人,在享受良好的治安环境的同时,也应感谢长期担任郡检察长的Bonnie Dumanis。目前她正在参选圣地亚哥郡郡长,平权会将于10月8日晚6:00在福临门为她举办筹款会,敬请参加。 现任郡长Ron Roberts将亲临筹款会现场,为Bonnie助阵。Ron Roberts是本地华人社区的老朋友,在郡长任上,推动与中国多个城市成为姐妹城市,积极鼓励中美贸易,并且在本地用资金支持华人学校等推广华人文化的项目。Bonnie在上次Ron Roberts的退休晚宴上也申明,当选后将继续Ron Roberts与华人社区之间良好互动的传统。本地华人政坛元老Tom Hom在Ron Roberts的退休晚宴上,也明确表达了对Bonnie的支持,并且痛斥另外一名候选人换党派多次,不值得信任。 请您考虑亲自参加Bonnie的筹款会,并为她捐款。筹款会详情请参见flyer,捐款链接请见:https://www.efundraisingconnections.com/c/BonnieDumanis/sdaafe2

San Dieguito Union High School District (SDUHSD) 2018 第五区候选人见面会

诚邀住在92130地区的居民们来参加下周六在Pacific Highland Ranch会所举办的San Dieguito High School Union高中学区第五区的学区委员候选人见面会。在美国,学区委员会(School Board)是直接监督学区的,学监(superintendent)和学校校长(principals)都要对他们负责。所以学校许多重大决定都可以请民选的学区委员来帮我们干预。今年年初,经过大家的努力,我们华人居民成功地集中在第五区。这次学区的5位学委有三位面临改选,包括我们第五区。(这个选区的地图:https://www.sduhsd.net/documents/Superintendent/CVRA/SDUHSD%20-%20Cranberry%201%20Map.PDF) 这次我们邀请了本区的三位学委候选人来介绍她们自己和竞选纲要,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次活动能让她们看到本地华人的参政力量,希望她们以后更加愿意倾听我们华人选民的诉求。大家可能记得本地Canyon Crest Academy高中虽然有将近1/3的亚裔,却一直没有开设中文课。去年Carmel Valley的华人成功组织一千多人签名活动,大家也热情地去学区委员会呈情。当时我们获得了几位学区委员的支持,今年终于在CCA开上了中文课。最近在Torrey Pine High School和Canyon Crest Academy连接出了几起枪击威胁和学生去世的事情,学校如何保护孩子们的安全和身心灵健康呢?学区最近几年走了不少校长和学监,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如何能留住优秀的教育领导呢?如果您搬到Carmel Valley就是希望孩子们受到最好的教育,请千万不要错过这次学区委员候选人的问答会。 时间:10/2/2018, 周二, 7-8pm 地点:PHR Club house, 5950 Blazing Star Lane, San Diego, CA 92130. 预约:请电邮info@sdaafe.org 或 短信 858-472-5558 参与才能改变!希望能在下周二见到您! 平权会理事会

20日检察官办公室参观具体安排

这次确认可以参加的孩子有41名,因为场地有限(可容纳44人),除了几位带队的平权会理事,其他大人就不能参加了,非常抱歉! 所有报名的孩子应该已经收到具体安排或者无法前往的邮件,如果没有收到,请与我们联络,858-215-1162或者info@sdaafe.org。 下面是有关这次活动的详细信息。 Please arrive at the parking structure by 1:20pm so we can check in, put on name tags and walk together as a team to the conference room. Event: DA Ride-A-Long Program: Youth Job Shadow Location:             San Diego County District Attorney’s Office Hall of Justice – 330 W. Broadway (13th Floor – Conference Room) San Diego, […]

检察官办公室参观交流通知

经申请本郡检察官办公室(San Diego County District Attorney Office)同意,平权会将于2018年8月20日(周一)下午2:00组织青少年参观他们位于Downtown的办公室,届时检察长及办公室负责教育的官员会给孩子们介绍检察官们的日常工作,介绍他们是如何给犯罪嫌疑人控罪的,这将是增加孩子们社区认识、阅历的宝贵机会,特别是对于有志从事律师行业的高中生将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报名截止日期8月15日。考虑到场地有限,我们会在15日给可以去现场参观的孩子发送email通知,也会给因名额限制不能去的孩子发送email通知,因此请报名时务必留下可靠的联系方式,以便我们联系您。 限于经费有限及潜在的责任因素,平权会无法为本次参观活动提供交通工具。请大家自行开车前往,于当日1:40在DA’s Office楼下集合后,过安检上楼。San Diego DA’s Office is located at  Hall of Justice building (330 West Broadway, San Diego, Ca 92101). 我们将于活动前向所有受邀参加活动者发送全体参加活动者的名单,以便大家相互联系,组织carpooling。 报名链接请见: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eo6FO4zsmdtOQSJOXJgrj2Iin5buSWmolKX8nFxxiHmyHIhw/viewform?c=0&w=1

什么是美国社会认可的“领导力”

“领导力”缺失是对我们华人学生的一大偏见 在华人孩子大学入学所遭遇的偏见中,我们最经常听到的一个指责就是我们的孩子没有“领导力”,或者说只会学习。 那么究竟什么是美国社会所认可的领导力呢?是不是在学校里面组织一个俱乐部或者成为某个项目校队的队长就是有领导力呢?本文并不计划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把圣地亚哥的两件事情介绍给大家,请大家一起来思考什么是美国社会认可的“领导力”,也希望我们能够带领孩子一起培养这样的“领导力”。  Big Bay Boom是如何开始的 每年独立日在San Diego Bay的烟花表演Big Bay Boom现在是一个常被旅游者提起的观景点,环绕San Diego Bay同时有四个烟花燃放点同时燃放烟花,在海面和圣地亚哥城市夜景的衬托下,非常华美壮观。但是让你出乎意料的可能是,这个烟花表演仅仅开始于2001年,而且并不是政府行为,而是一个“领袖”推动的。   这个“领袖”叫做Sandy Purdon。他是一名退役的海军陆战队员,2000年在Point Loma购买了自己的房子以后,就在想如果在独立日的时候如果在San Diego Bay可以看到烟花就好了。看到这里我们可以停下来思考一下,如果我们是Sandy Purdon,我们会怎么做? 首先他有了想法之后,决定要通过行动把他的想法变成现实。其次,他调动、“领导”各种社会资源来帮助他实现这个想法。最后,他连续成功地协调组织了十多年的烟花燃放,使得这个想法得以成为圣地亚哥旅游业的一个品牌。 他有了想法之后,先去找了Sheraton酒店的负责人,用烟花燃放会带来酒店客流的理念拿到了第一笔$5000美元的捐款,然后就用这第一笔募捐作为证据到Port Of San Diego,证明这个想法是得到社区认可,并会带来旅游收入的,成功从该港口获得燃放烟花所需的场地。然后再拿着这个场地的使用权去San Diego Bay附近的其他酒店、餐馆继续推销他的理念,成功地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没有花自己一分钱,用四万美元的开销办成了2001年的第一届Big Bay Boom烟花秀。由于这个烟花秀确实带来了旅游业上收入的增加,赞助商越来越多,到2018年,已经成为花费六十万美元的一个大型活动,而且筹款远远超出燃放烟花所需,他因此还可以把多余的款项捐出来资助Armed Services YMCA,十几年下来已经为这个组织筹款超过九十万美元。 更重要的是,由于他成功地把圣地亚哥旅游业、酒店业、餐馆业还有Armed Services YMCA绑定在一起,在目前环保主义盛行的年代(燃放烟花会产生PM2.5污染空气),环保主义者不敢直接触动这个利益共同体,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起诉这个Big Bay Boom。作为对照,1985年就开始在La Jolla Cove进行的烟花秀,规模一直不大(四万美元到六万五千美元之间),2016年还差点失误造成人员伤亡,就成为了环保组织Coastal Environment Rights Foundation诉讼的目标,今年的烟花燃放不得不取消。 http://www.sandiegouniontribune.com/entertainment/sd-me-fireworks-purdon-20180703-story.html https://www.nbcsandiego.com/news/local/No-La-Jolla-Fireworks-This-Year-San-Diego-487261411.html   Escondido的Robert Barrientos Day 在最近的Escondido市议会上,6月23日被宣布成为Robert Barrientos Day。这个Robert Barrientos目前仍然健在,而且还在从事他被嘉奖的事业——Property Manager。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被这么隆重地纪念?事情是这样的。 在Escondido有一条小街,叫做Lansing Circle,在2006年以前,这里不光光是脏乱差,还是帮派集会交易毒品的地方,罪犯横行到一种程度,警察都不敢只派一个单位进来,接到报案至少要派两个单位过来彼此保护。在Robert的管理下,现在这个社区成为当地的治安标兵,小孩子晚上都可以自由安全地在街上玩耍。每年Escondido市还专门在当地举办一次聚会来庆祝这个社区的新生。 Robert从1995年开始就租住在这个地方,忍受了十一年之后,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来改变这个社区,而不是一走了之。他的做法是首先联合这条街上的业主,把这个改变社区的诉求告诉大家,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因为如果治安得到改进,房租及房价都会得到提升,对于业主来说利益自然受到了保护。 […]

什么是“华人利益”

“华人利益”的迷思 自2013年底以来,受各种歧视、不公立法事件的影响,第一代华人在美国不断掀起参政议政的热潮,基本上新成立的各个华人组织,不分左右都以华人利益为旗帜。然而,随着2016年美国政治的两极化浮出水面,华人的政治行动也常常跟随两党的主张而相互指责。在这种相互指责中,分裂也愈演愈烈。 这几年以来,也许被用得最滥,也最容易引起另外一方反感的名词就是“华人利益”了。对于总人数本就不多的华人来说,这样的分裂却又实在是有损于我们族群全体的利益,也即“华人利益”的,这应该是显而易见的。那么现在还可以提“华人利益”吗?“华人利益”究竟是什么? 什么是华人利益? 经过几年本地参政议政的工作和思考,我们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觉得还是有可以融合最大多数华人共识的“华人利益”存在的:一个是平等生存权、一个是平等教育权。 “华人利益”的首要利益是平等生存权。回想百年前排华法案的时候,在美华人人口迅速下降,导致华人长时间在美国没有足够的发言权,这是前车之鉴。在眼下,有FBI把华人当作间谍案的主要目标,所以华人间谍案被误抓的比例很高,这是有FBI的数据为证的,这对我们在美华人的日常工作生活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甚至在一个主流社会的党派聚会中我们曾听到过其讲员提出“十三亿中国人都是敌人”的提法。 “华人利益”当然也必须包括平等教育权。由于华人家庭普遍重视教育,所以华人孩子在学校里面的成就普遍较高,在这种情况下,基于种族的Affirmative Action明显对华人子弟的平等教育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由于SFFA针对哈佛的诉讼以及各华人团体的发声,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在全美舆论界引发关注,特别是川普政府计划取消奥巴马时代的一些入学AA指导以及哈佛诉讼有可能送达相对保守的最高法院判决的大背景下,基于种族的AA似乎有很快在法律层面得到确认违宪的可能。但是我们相信,华人的平等教育权仍将是一个值得我们长期关注的基本“华人利益”。 主流社会对华人仍然存在偏见 针对这两个根本的华人利益问题,其实也暗含了美国主流社会对华人社区普遍存在的偏见。这里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稍微罗列几个, 不是为了给那些伤害华人利益的政策辩护,而是希望读者对这些偏见有所认识,知己知彼,我们作为一个族群才能更好地了解我们的处境,更好地应对。 首先是不忠诚。华人对美国的忠诚度一直是被主流社会所质疑的,这是排华法案和现在华人间谍帽子摘不掉的最根本原因。这个偏见很大程度上跟我们自身学业的优秀、“叶落归根”的文化、多年“忠君爱国”的教育、以及实际职业选择时常常面临中美两地两难抉择都有关系。比如虽然在美国因为自身的努力发展很好,甚至到首席科学家、终身教授的地位,但是家中老父老母身体需要照顾又无法来美的时候,常常不得不选择回国发展。而这些工作以外的因素主流社会是无法理解的,常常会报以怀疑的眼光。对于我们来说,这也是无法改变的客观现实,所以在可预见的将来,这个偏见将会长期存在。 其次是不参与社区建设。第一代华人在国内所处的社会环境,与在美国的社会环境在这方面有很大的不同。美国是一个公民自治社会,小到学校经费使用PTA、HOA管理,大到本地市政规划Planning Board、政府建议Advisory Board,都需要大量的公民贡献自己的时间、精力甚至金钱才能维持社会的运转,而且这些义工精力投入进去之后自己的意见确实能够得到尊重。而中国社会相对来说是领导说了算的社会,普通民众在这些事情上没有发言权,政府也不允许参与。第一代华人在这方面所遇到的思维转变的挑战往往很大,第一道坎是不知道可以参与;第二道坎是不知道如何参与;第三道坎是语言障碍,第四道坎是不知道凭什么自己要参与。能连续跨过四道坎在社区中义工的华人相当少,在最近几十年华人移民大幅增加的背景下,我们整体不参与社区建设的形象就自然形成了。 第三是有专业特长,但是没有领导力。由于华人家庭普遍重视教育,所以孩子们的专业水平都是比较高的,但是由于前述缺乏社区服务,也就缺乏锻炼领导力的机会,因此在大学招生时,招生官常常对华人子弟有这个刻板的偏见。(我们将另文介绍对领导力的理解) 第四是自私。也是与第二条相同的原因,华人没有养成在社区内的事务,比如公园建设、弱势群体、所支持的候选人等进行捐款的习惯。另外华人初来美国时常常一无所有,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满足自己的需要,包括身份问题,生活需要等等;而在解决这些问题之后,常常选择的做慈善的方式是对国内的困难学生加以捐助。这些本都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由于对自己所居住的社区捐款比例总体较低,就容易被不了解情况的主流社会误解为自私。再加上我们传统文化中的“财不露白”和主流社会中的“Generosity is expected of those blessed with good fortune”相抵触,也常常使得华人社区的捐款比例普遍偏少。 如何维护“华人利益”,打破主流社会的偏见? 如果您认同上面的“华人利益”以及主流社会对我们存在的偏见,相信您一定已经意识到,维护“华人利益”这条道路必然是一个长期的充满曲折的道路,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可以说只要我们第一代华人面临的一些客观问题仍然存在,主流对我们的偏见就很难消除,平等生存与平等教育这两项基本权利就很难真正达成。即使在基于种族的AA有望在近几年被最高法院确认违宪,我们也不能期待短时间内这两项基本权利的迅速达成,否则我们可能面临失望。 平权会认为,维护“华人利益”不能依靠党派,不能按党派选边站,还是要依靠我们华人自己不断加深对自己所处社区的了解,不断参与到本地社区的建设中,在这个过程中给自己的下一代做榜样,也打开他们的眼界、为他们准备进入社区的资源和平台。这虽然是一个长期的、不能很长时间见效的过程,但如果有大量华人一起做同路人,我们将会成长为一颗深深扎根于主流社区的参天大树,为我们的后代遮风挡雨。 平权会在几年的实践中,一直在致力于往这个方向前行,除了在根本利益问题上配合各全美组织发声以外,更注重于为本地华人提供进入主流社会服务的知识和平台。在最近市长Kevin Faulconer签发的任命中,有三位平权会会员被任命为警察行为公民检视委员会(Citizen Review Board of Police Practice)的成员,这是一个没有报酬的义工岗位,但是将负责对本地的警察枪击案录像进行查看,向市议会建议该警察的行为是否涉及过度执法(获得这个任命的难度,可以参考隔壁的National City市,在类似委员会有大量空缺且有三人申请的情况下,该市市长只任命了一位)。另有三位平权会会员在积极参与本地对无家可归人士的帮助,探索“授人以渔”的新途径。这两项议题都是一段时间圣地亚哥地区长期关注的问题,相信我们华人在这方面的贡献也会被看到。还有其他平权会会员参与本地的其他一些组织、学校的义工职位、HOA,等等。 如果您在圣地亚哥,对于理性维护华人利益有负担,愿意参与本地的社区服务从小事做起,请考虑联系我们加入平权会,从小事做起,我们一起夯实华人参政议政的基础,从长远来看更好地维护我们的两大根本权益。我们的email是info@sdaafe.org。

2018圣地亚哥初选选情综述——市议会防止一党独大

2018初选结束,圣地亚哥本地选举喜忧参半,喜的是有长期执政经历,对维持社区治安比较有利的检察长District Attorney Summer Stephan以及警长Sheriff Bill Gore都取得了胜利。前者更是成功地击退了索罗斯所支持的政治行动组织的进攻。由于这两位都在选举中得到了超过50%的选票,按照目前圣地亚哥郡的选举法律,他们无需再经过大选就直接胜选了。他们的胜选意味着圣地亚哥的治安后面四年将继续有良好的司法保障,是全体圣地亚哥人民之福。 市议会选举要防止民主党一党独大 虽然目前圣地亚哥市长是共和党籍,但是在目前9个席位中,共和党目前仅占据4席。这次选举中有四个市议会席位选举,分别是第2、4、6、8四个区。在这次初选中,民主党已经提前锁定了自己的选区,即第4区和第8区,这两个区进入大选的前两名都是民主党籍候选人。大选的争夺将在第2区和第6区展开。如果民主党在这两个区得到任何一个席位,其在市议会的席位将增至六席,达到绝对多数,意味着市议会可以否决市长的否决,即无需再征求市长的配合就可以推动符合他们理念的提案,比如最近National City正在讨论的Rent Control租控法案等等。 从初选结果来看,相对来说第6区的Chris Cate比较安全,在初选中得到了56.77%的选票。但是第2区的Lori Zapf在初选中仅获得了43.03%的选票,对于一个现任市议员来说,这样的初选得票率可以说是非常糟糕的,因此这个选区需要我们特别的关注。 市议会第2区包括Clairemont、Linda Vista、Pacific Beach、Midway、Mission Beach、Ocean Beach和Point Loma这些社区,2016年初选中有25678选民参加了这个选区的投票,因为Lori Zapf获得了超过50%的选票,按照当年的选举规定,无需大选再次投票即胜选。   市议会第6区包括Clairemont Mesa、Kearny Mesa、Mira Mesa、Park Village及Sorrento Valley这些社区,2014年大选时有32086选民参加了这个选区的投票。 圣地亚哥学区两个选区都有希望赶走现任学委 2016年圣地亚哥市选举规则做了改变,即使初选得票率超过50%的候选人也需要在大选中与第二名一起让选民再次投票。根据这个新规定,圣地亚哥学区SDUSD的B区和C区在大选中都将有两个候选人,而且这两个区挑战现任学委的都是用write-in的方式获得的初选资格。 这两个挑战者分别是B区的Tom KeliiNoi和C区的Marcia Nordstrom,其中Marcia还是韩裔。这两位候选人都反对目前圣地亚哥学区推广的激进性教材RRR。 根据圣地亚哥市目前的选举法规定,圣地亚哥学区所有选民都将有资格在大选中对这两个席位进行投票。2016年大选对圣地亚哥学区投票的选民有接近32万选民。 其他选举结果 平权会重点支持的Bonnie Dumanis也成功地通过了初选进入大选。其他地方选举结果请查看选民登记处网站http://www.sdvote.com/。   参考资料: http://www.livevoterturnout.com/SanDiego/LiveResults/en/Index_3.html http://www2.sdcounty.ca.gov/rov/Eng/Past.html

2018加州初选选情综述——仍需努力打破绝对多数

2018初选结束,州参议院29选区Ling Ling Chang成功当选,取代Josh Newman成为州参议员,这使得共和党在参议院40个席位中占据了14个席位,暂时不再是绝对少数了。这是本次加州初选中最大的亮点,不仅是有华人上位进入关键位置,更重要的是任何对Prop 209修改的尝试将会暂时受阻。可喜可贺!也向发起这次Recall选举的Carl DeMaio表示感谢! 然而,分析2018初选数据,不到五个月后的大选形势并不容乐观,仍然需要华人社区特别加以关注,稍有闪失,加州又将恢复到民主党在参众两院一党独大的局面,到时候Prop 209又将危在旦夕。  76区出现意外,州众议院打破一党独大的机会变小 目前州众议院80个席位中,共和党目前占据了25席,距离打破一党独大所需的27席本来尚缺2个席位。然而在这次初选中,目前共和党掌握的第76区因原议员Rocky Chavez任期已到不能竞选连任,有六位共和党候选人参选,相互分票,结果导致两个民主党候选人分列前两位,这个原共和党席位已经注定丢失。   所以众议院要打破民主党一党独大需要在保持现有共和党席位的基础上,再赢三个席位。按照目前各选区的初选计票结果,这个目标是相当难以达成的(在假设一党得票超过55%就是铁票的假设下,两党其他有可能易手的席位有32、44、60、65、66区蓝转红,40、74区红转蓝,76区已确定红转蓝)。因此打破一党独大局面的重点仍然在州参议院。 参议院选情简介   目前加州参议院共有40个席位,本次大选中将有20个席位(所有偶数席位)面临重新选举。在这20个席位中,现在属于民主党的席位有10个,属于共和党的席位有9个,另有一个席位空缺(32区原民主党参议员Tony Mendoza因为性丑闻被迫辞职)。也就是说共和党本就不多的14个参议员席位中,有9个席位在大选中面临重新选举,其中有三个属于摇摆区;而另外11个席位则大概率将被民主党安全拿下。在另外11个席位翻盘基本无望的情况下,这三个危险的摇摆区只要有一个被翻盘,Ling Ling Chang成功当选39区参议员、打破民主党绝对多数这个来之不易的成果就将再次被夺走。 先简单看一下目前不是共和党席位的11个选区,其中第2、6、22、24、26、30这6个选区在大选中没有共和党候选人,所以已经基本确定是民主党席位了。另外,按照初选本党得票率超过55%为铁票计算,铁票区有第10、18、20、32、40共五个选区。 共和党面临选举的9个席位中,仍然按照初选本党得票率超过55%为铁票计算,铁票区有6个,分别是第4、8、16、28、34、38选区,而摇摆区则包括第12、14、36共三个选区。   共和党参院选举摇摆区简介 第12区现任参议员Anthony Cannela,因任期满无法竞选连任。2014年选举中Anthony以60.5%的高票当选。在2018的初选中,共和党两名候选人的总得票率仅有50.46%,属于极度摇摆区。州参议院第12选区在加州中部,包括Merced、San Benito郡的全部及Fresno、Madera、Monterey、Stanislaus郡的各一部分。这个选区中拉丁裔占据大多数,有64.48%,亚裔仅占5.12%。 第36区现任参议员Patricia C. Bates,同时还是参议院少数党主席,在有现任议员及党主席这两个职位加持的情况下,得票率仅54.66%,考虑到2014年选举时她的得票率是65.7%,这个支持率的下滑幅度是非常惊人的,所以这个区在大选中属于中度摇摆区。州参议院第36选区在南加州,橙郡和圣地亚哥郡各占一部分。这个选区中白人占大多数,有63.43%,亚裔占8.33%。 第14区现任参议员Andy Vidak,在有现任议员这个职位加持的情况下,得票率仅54.55%,虽然比2014年选举时的54.1%略有提升,但是考虑大选时民主党选民投票率较高的事实,这个区在大选中仍然属于摇摆区。州参议院第14选区也在加州中部,包括Kings郡的全部及Fresno、Kern、Tulare郡的各一部分。这个选区中拉丁裔占据绝对多数,有71.16%,亚裔仅占4.74%。 支持Prop 209的华人大选建议选举重点 如果一旦民主党在两院再次获得绝对多数席位,可以想象Prop 209被repeal几乎就是势在必行。所以支持Prop 209、反对按种族实施AA的华人朋友们再次面临背水一战的局面。 考虑到在众议院各选区必须要在五个摇摆区同时进攻才能打破一党独大局面,加强在参议院三个摇摆选区的防守,保住现有席位几乎是最优的策略。建议加州支持Prop 209的华人朋友在大选时考虑在州参议院第12、36、14选区加大助选力度。   参考资料: https://ballotpedia.org/California_State_Senate_elections,_2018 https://ballotpedia.org/California_State_Assembly_elections,_2018 http://www.livevoterturnout.com/SanDiego/LiveResults/en/Index_3.html

平权会2018“育才杯”立法论文大赛

题目:加州参议院法案SB-171公共就业:资格(2017-2018)目前正在加州参议院辩论和投票。 假设你是加利福尼亚州立法委员,你会支持该法案还是反对? 为什么? 请做自己的研究,然后写一篇文章来支持你的决定。 请清楚列出您的参考目录 资源: https://leginfo.legislature.ca.gov/faces/billTextClient.xhtml?bill_id=201720180SB174 参加者:圣地亚哥本地学校K-12学生 要求: 校队 级:500 – 800字(不包括 论文题目和参考目录) 挑战 级:少于500字(不包括 论文题目和参考目录) 时间: 提交截止日期:2018年8月31日.  电邮至: Contest@sdaafe.org 裁判: 30%的写作技巧和语法 35%的论据 35%的研究和支持数据 论文将由写作专家和当地政治领导人来评分 奖励: 正反双方的最佳作者将获得圣地亚哥平权会的慷慨奖励。获奖证书将由立法委员办公室颁发: 最佳 校队级论文(正、反双方): 一等奖$300; 二等奖$200;三等奖$100 最佳 挑战 级论文(正、反双方): 奖杯 获奖论文将发布在平权会的网站上,以表彰参赛学生,尽管它们不会代表平权会的意见。 参加者所花的时间将算作平权会的志愿者工作时间.   论文风格要求: 文件类型 – 你的文章应该以.doc或.xdoc文件的形式提交 字体 – 使用流行的Times New Roman字体,易于阅读12磅字体大小 间距 – 你的文章应该是双倍间隔的 长度 – 不包括标题和参考 参考文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