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 5已上公投选票,华人如何亮剑

众所周知,ACA 5已通过参众两院的投票,将出现在今年十一月的大选选票上。这个提案如果获得投票通过,将允许在加州政府工作、政府合同以及公立大学入学方面进行按照肤色种族或性别的区别对待。

仅仅是从字面上来看,把一个平等保护条款Prop 209从宪法中去除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平等,所以我们反对ACA 5的一方是站在真正平等权利保护的一方,真正正义的一方。真正帮助弱势群体的Affirmative Action,现有宪法Prop 209并不禁止,Prop 209禁止的只是基于种族的优待和歧视。支持方的论述常常错误地把“弱势群体”这个概念偷换成“弱势种族”这个概念,在现在的政治环境下具有相当的迷惑性。但是我们相信加州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在最近两篇一反对支持的新闻报道中,如果大家看里面的comments,就可以欣慰地看到,很多选民对于这个提案的种族歧视本质看得很清楚,我们相信在公投中依靠选民的慧眼,我们可以击败ACA 5这个提案。

ACA 5是一个不公平的法案,直接的受害者就是亚裔,虽然提案提出者一再强调不会有不合宪法的配额,也有一些亚裔学者建模推导出所谓的亚裔入学比例减少很少,但是看这个提案的作者众议员Weber在接受采访时,明确提到根据族裔“fair share“来分配,共同作者参议员Bradford在接受一个电视采访的时候也明确表示了对他们族裔入学比例的简单追求。那么目前入学比例相对高的亚裔,特别是华裔,必然是受害对象,否则众议员Evan Low也不需要给我们亚裔的孩子指出这条“明路”:”去上社区大学之后转学UC系统“。客观地说,在目前的情况下,大学入学已经给我们亚裔的孩子设置了不少障碍,ACA 5如果通过,玻璃天花板将变成更难推开的水泥天花板。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由Prop 209当初的推动者、前国会议员、各个草根组织共同背书的新组织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已经成立,目前该组织派出的律师团队正在与州总检察官办公室就选票语言进行法律讨论,虽然表面上看,我们华人现在直接做不了太多,但是等这一步骤结束以后,正式进入选战阶段(预计七月十日到十五日之间)后,会有大量的助选、扫街、拉票等工作要做。

除此之外,我们通过这次大量华人的积极参与,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民选官员对于选民的邮件、电话都不是很重视,真正能影响他们的只有钞票(政治捐款)和选票。我们不少华人有相当的经济实力,我们需要在政治捐款上做一些必要的投资,给这些投ACA 5赞成票的政客们亮剑。6月30日是一个选举报告截止日,我们需要给自己选区的候选人中反对ACA 5的一方做一笔$201的政治捐款,把我们的中文姓氏刻在他们的捐款报告(加州选举法规定,超过$200必须单笔上报)上。等报告上网之后,我们会下载这些捐款报告,做一个新闻发布,让政客们看到华人的力量。当然,如果没有足够的华人参与(每个众议院选区200位华人参与就足够看到力量了),那我们也就不会做新闻了。

对于居住在圣地亚哥的朋友,不管您居住在哪个选区,请您考虑为参选77选区众议员的候选人June Cutter捐款。请注意,政治捐款必须是美国公民或者绿卡持有人。June Cutter不仅组织过关于反对ACA 5的town hall meeting,而且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敢于在twitter上公开反对ACA 5,并且接受本地ABC news采访时公开表示反对,她值得我们的支持。反观竞选连任的现任77区众议员,于2018年初从共和党转投民主党之后,在所有的议题上与民主党的Lorena Gonzalez保持高度一致,就是一个职业政客,并且在2014年明确反对SCA 5(当时是共和党籍)的情况下,可是今年他的chief of staff都不再跟我们选区内选民见面,而是直接投赞成票。77区是华人包括Mira Mesa、UTC、Carmel Valley、Rancho Penasquitos、Park Village、Scripps Ranch、Carmel Mountain Ranch、4S Ranch、Tierra Santa、Linda Vista等众多亚裔聚居的区域,如果我们还不能给200*$201的颜色给他看看,那么我们也是只能做哑裔被欺负了。

按照目前的政治形势,我们已经被推上风口浪尖,容不得我们做哑裔。是不是亮剑?决定权在你我的手上。再贴一下给June Cutter的捐款链接在此,请考虑在6月30日前做$201的捐款。

参考资料:

June Cutter捐款链接:https://www.efundraisingconnections.com/c/JuneCutter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