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文章观点

什么是“华人利益”

“华人利益”的迷思 自2013年底以来,受各种歧视、不公立法事件的影响,第一代华人在美国不断掀起参政议政的热潮,基本上新成立的各个华人组织,不分左右都以华人利益为旗帜。然而,随着2016年美国政治的两极化浮出水面,华人的政治行动也常常跟随两党的主张而相互指责。在这种相互指责中,分裂也愈演愈烈。 这几年以来,也许被用得最滥,也最容易引起另外一方反感的名词就是“华人利益”了。对于总人数本就不多的华人来说,这样的分裂却又实在是有损于我们族群全体的利益,也即“华人利益”的,这应该是显而易见的。那么现在还可以提“华人利益”吗?“华人利益”究竟是什么? 什么是华人利益? 经过几年本地参政议政的工作和思考,我们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觉得还是有可以融合最大多数华人共识的“华人利益”存在的:一个是平等生存权、一个是平等教育权。 “华人利益”的首要利益是平等生存权。回想百年前排华法案的时候,在美华人人口迅速下降,导致华人长时间在美国没有足够的发言权,这是前车之鉴。在眼下,有FBI把华人当作间谍案的主要目标,所以华人间谍案被误抓的比例很高,这是有FBI的数据为证的,这对我们在美华人的日常工作生活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甚至在一个主流社会的党派聚会中我们曾听到过其讲员提出“十三亿中国人都是敌人”的提法。 “华人利益”当然也必须包括平等教育权。由于华人家庭普遍重视教育,所以华人孩子在学校里面的成就普遍较高,在这种情况下,基于种族的Affirmative Action明显对华人子弟的平等教育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由于SFFA针对哈佛的诉讼以及各华人团体的发声,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在全美舆论界引发关注,特别是川普政府计划取消奥巴马时代的一些入学AA指导以及哈佛诉讼有可能送达相对保守的最高法院判决的大背景下,基于种族的AA似乎有很快在法律层面得到确认违宪的可能。但是我们相信,华人的平等教育权仍将是一个值得我们长期关注的基本“华人利益”。 主流社会对华人仍然存在偏见 针对这两个根本的华人利益问题,其实也暗含了美国主流社会对华人社区普遍存在的偏见。这里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稍微罗列几个, 不是为了给那些伤害华人利益的政策辩护,而是希望读者对这些偏见有所认识,知己知彼,我们作为一个族群才能更好地了解我们的处境,更好地应对。 首先是不忠诚。华人对美国的忠诚度一直是被主流社会所质疑的,这是排华法案和现在华人间谍帽子摘不掉的最根本原因。这个偏见很大程度上跟我们自身学业的优秀、“叶落归根”的文化、多年“忠君爱国”的教育、以及实际职业选择时常常面临中美两地两难抉择都有关系。比如虽然在美国因为自身的努力发展很好,甚至到首席科学家、终身教授的地位,但是家中老父老母身体需要照顾又无法来美的时候,常常不得不选择回国发展。而这些工作以外的因素主流社会是无法理解的,常常会报以怀疑的眼光。对于我们来说,这也是无法改变的客观现实,所以在可预见的将来,这个偏见将会长期存在。 其次是不参与社区建设。第一代华人在国内所处的社会环境,与在美国的社会环境在这方面有很大的不同。美国是一个公民自治社会,小到学校经费使用PTA、HOA管理,大到本地市政规划Planning Board、政府建议Advisory Board,都需要大量的公民贡献自己的时间、精力甚至金钱才能维持社会的运转,而且这些义工精力投入进去之后自己的意见确实能够得到尊重。而中国社会相对来说是领导说了算的社会,普通民众在这些事情上没有发言权,政府也不允许参与。第一代华人在这方面所遇到的思维转变的挑战往往很大,第一道坎是不知道可以参与;第二道坎是不知道如何参与;第三道坎是语言障碍,第四道坎是不知道凭什么自己要参与。能连续跨过四道坎在社区中义工的华人相当少,在最近几十年华人移民大幅增加的背景下,我们整体不参与社区建设的形象就自然形成了。 第三是有专业特长,但是没有领导力。由于华人家庭普遍重视教育,所以孩子们的专业水平都是比较高的,但是由于前述缺乏社区服务,也就缺乏锻炼领导力的机会,因此在大学招生时,招生官常常对华人子弟有这个刻板的偏见。(我们将另文介绍对领导力的理解) 第四是自私。也是与第二条相同的原因,华人没有养成在社区内的事务,比如公园建设、弱势群体、所支持的候选人等进行捐款的习惯。另外华人初来美国时常常一无所有,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满足自己的需要,包括身份问题,生活需要等等;而在解决这些问题之后,常常选择的做慈善的方式是对国内的困难学生加以捐助。这些本都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由于对自己所居住的社区捐款比例总体较低,就容易被不了解情况的主流社会误解为自私。再加上我们传统文化中的“财不露白”和主流社会中的“Generosity is expected of those blessed with good fortune”相抵触,也常常使得华人社区的捐款比例普遍偏少。 如何维护“华人利益”,打破主流社会的偏见? 如果您认同上面的“华人利益”以及主流社会对我们存在的偏见,相信您一定已经意识到,维护“华人利益”这条道路必然是一个长期的充满曲折的道路,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可以说只要我们第一代华人面临的一些客观问题仍然存在,主流对我们的偏见就很难消除,平等生存与平等教育这两项基本权利就很难真正达成。即使在基于种族的AA有望在近几年被最高法院确认违宪,我们也不能期待短时间内这两项基本权利的迅速达成,否则我们可能面临失望。 平权会认为,维护“华人利益”不能依靠党派,不能按党派选边站,还是要依靠我们华人自己不断加深对自己所处社区的了解,不断参与到本地社区的建设中,在这个过程中给自己的下一代做榜样,也打开他们的眼界、为他们准备进入社区的资源和平台。这虽然是一个长期的、不能很长时间见效的过程,但如果有大量华人一起做同路人,我们将会成长为一颗深深扎根于主流社区的参天大树,为我们的后代遮风挡雨。 平权会在几年的实践中,一直在致力于往这个方向前行,除了在根本利益问题上配合各全美组织发声以外,更注重于为本地华人提供进入主流社会服务的知识和平台。在最近市长Kevin Faulconer签发的任命中,有三位平权会会员被任命为警察行为公民检视委员会(Citizen Review Board of Police Practice)的成员,这是一个没有报酬的义工岗位,但是将负责对本地的警察枪击案录像进行查看,向市议会建议该警察的行为是否涉及过度执法(获得这个任命的难度,可以参考隔壁的National City市,在类似委员会有大量空缺且有三人申请的情况下,该市市长只任命了一位)。另有三位平权会会员在积极参与本地对无家可归人士的帮助,探索“授人以渔”的新途径。这两项议题都是一段时间圣地亚哥地区长期关注的问题,相信我们华人在这方面的贡献也会被看到。还有其他平权会会员参与本地的其他一些组织、学校的义工职位、HOA,等等。 如果您在圣地亚哥,对于理性维护华人利益有负担,愿意参与本地的社区服务从小事做起,请考虑联系我们加入平权会,从小事做起,我们一起夯实华人参政议政的基础,从长远来看更好地维护我们的两大根本权益。我们的email是info@sdaafe.org。

拯救加州,我们支持John Chiang江俊辉

拯救加州,我们支持John Chiang江俊辉 PAID FOR BY SAN DIEGO ASIAN AMERICANS FOR EQUALITY PAC     2018大选再起,加州州长选举引人注目,最重要的话题就是到底是不是应该支持江俊辉。 微信里面流传着一份关于江俊辉(民主党籍)与共和党候选人Travis Allen的政见对比表格,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是否会支持AA这个问题上,江俊辉与平权会大部分会员的理念并不相符。平权会认为那张表格是属实的,但是综合各项因素考虑,特别是从加州的未来避免快速走向极左考虑,平权会仍然决定背书江俊辉竞选加州州长。 平权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基于以下几个判断: 副州长Newsom目前民调领先 Newsom政纲极左,江俊辉相对温和许多。 2018年在加州选出共和党州长的可能性极低。 如果通过初选,江俊辉击败Newsom成为州长有很大可能。 阻击AA,关键在州参议员、众议员席位,而非加州州长。 江俊辉当选州长对提升华人社区整体形象会有帮助。 首先,目前副州长Newsom的民调领先,但是大家如果看他在各种场合的发言,可以看到他是属于极左理念,如果他当选加州州长,对于加州将是灾难性的。所以2018年的加州选举,首要任务是阻击极左的Newsom当选。 拿Travis Allen与江俊辉相比,从理念上来说,毫无疑问是前者更加接近平权会(平权会本身就是从反对SCA5运动才成立的草根组织)的理念。但是,根据历史投票数据和目前的民调,加州州长这个席位的评级是safe democrat,也就是民主党铁拿的意思。(相关民调参见:https://ballotpedia.org/California_gubernatorial_election,_2018_(June_5_Top_2_primary))所以如果Travis Allen与Gavin Newsom同时进入大选,那么Gavin Newsom几乎是铁定获得这次州长选举的胜利。但是,如果是江俊辉John Chiang与Gavin Newsom同时进入大选,由于江俊辉政纲相对温和,可以获得两党的选票,赢得州长选举是有很大可能的。 基于以上原因,平权会决定在初选当中背书江俊辉,希望能够阻击极左的Gavin Newsom当选加州州长。 至于华人普遍关注的AA问题,平权会也是同样关注。不过阻击AA的关键在于州参议院和众议院不能让一党独大,获得绝对多数,而不在于州长这个职位。所以江俊辉在这个问题上与平权会立场的不一致并不会一票否决平权会对他的背书。假设Travis Allen打碎所有人的眼镜当选州长,那么州参议员、众议院的席位至少是两党相当接近,AA就已经自然被阻击了,我们也会非常衷心地祝贺Travis Allen当选。 有些华人说,江俊辉是Newsom的跟班,先不说这是一种情绪化的侮辱,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知道,如果真的是跟班的话有什么必要出来跟Newsom竞选同一个职位呢?竞选其他职位不是能更好的履行“跟班”的职责吗? 有些华人还说,江俊辉跟Newsom的政治理念没有差别。请大家仔细听一下二月底民主党大会四个主要州长候选人的竞选演讲,就可以分辨谁是极左,谁相对温和。http://www.latimes.com/politics/essential/la-pol-ca-essential-politics-updates-watch-democrats-running-for-california-1519347010-htmlstory.html 举两个例子:江俊辉是这四个候选人中唯一一个没有在演说中明确提出要repeal Prop 209的一位,其他三位则都明确宣称,这就是区别。江俊辉还是这四个候选人中最注重数据的一位,他的演说中提到了各种统计数据以至于听上去很乏味,一般来说,只要重视数据的人其政策总不会太偏激。 有些华人还说,江俊辉也没有能力打败Newsom。其实,江俊辉已经在二月份的民主党大会上证明了他的实力,他获得了民主党内30%的选举人票,比Newsom的39%只差9%,使得Newsom没有获得民主党全党背书所需的60%,而这个成绩是大会之前江俊辉民调只有个位数、党内只排第三的情况下做出来的。如果江俊辉继续发挥他以前在审计长、财长竞选过程中以弱胜强的特点,以第二名的身份进入大选是有可能的。进入大选之后,以他温和民主党人的形象,获取大量来自共和党选民的投票,弥补与Newsom之间9%的差距并非难事。 有些华人还说,华人投票人数比例低,对这次州长选举影响并不大。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假设华人全体投票给Travis Allen(何况并无这个可能),并不足以支持他胜选。但是可以想象江俊辉和Travis Allen或者Antonio Villaraigosa(前洛杉矶市长,民主党内民调第二,但这次只获得了9%的选举人票)在初选的选票差距会非常接近,在这种情况华人1%左右的投票人数也许就可以起到关键作用。 有些华人还说,还不如让Newsom当选,加州彻底烂掉。加州毕竟是我们现在的家园,如果真的烂掉,对我们华人的利益真的好吗? 至于台独、个人私生活这些指控,本来就与州长选举无关,就不在本文一一赘述了。 另外,不得不提的一点是,江俊辉如果最终当选州长,对于华人形象的提升也将是有很大帮助的。当华人中有更多的Jereme Lin、Vincent Zhou、Peter Wang、John Chiang,主流社会就不会再把我们当作外国人、间谍。 […]

请行动:email给州长候选人,反对以种族基础的AA

  背景: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拉丁裔和非裔州议员们正在要求2018年的州长候选人公开发表他们关于Affirmative Action(平权法案,后文称AA)的态度。 新闻链接请参见:http://www.latimes.com/politics/essential/la-pol-ca-essential-politics-updates-latino-black-state-lawmakers-press-1500939514-htmlstory.html   平权会已经做的: 作为在2014年反对SCA5风潮中建立起来的组织,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不忘初心,仍然致力于反对基于种族的AA的政策。我们认为在2018年选举中,这将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影响各个州长候选人,要求他们重新考虑关于AA的态度。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的态度是,支持基于社会经济背景的AA,以扶助弱势群体(不分种族),但是坚决反对基于种族的AA。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对州长候选人的背书也将以各位候选人对此问题的答复作为一个关键的依据。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给各个州长候选人发出的邮件请见最后。   请大家行动起来做的: 在美国的选举制度中,候选人不管来自哪个党派,都是要倾听选民的声音的,所以希望所有华人,如果您关于AA的观点跟平权会的观点一致,可以参考或者引用平权会发送的email以及平权会在年初发表的观点文章组织您自己的email发送给目前已经决定参选的各位州长候选人,让他们听到您关于AA的看法和声音。所有我们通过公开渠道能查到的候选人的姓名和email请见后面。平权会年初发布的关于AA的文章链接如下: http://www.sdaafe.org/2017/03/22/affirmative-action-support/   华人参政议政需要每一个人的参与,在微信群里面吵架百遍,不如给候选人写一封表达您观点的email。如果您在发送的时候抄送info@sdaafe.org,您创作英文email的时间将可以计入您服务平权会的义工时间,满足投票会员的义工时间条件。   州长候选人的email列表: Party Website Email Running: Gavin Newsom Democratic http://www.gavinnewsom.com/ gavin@gavinnewsom.com gnewsom67@gavinnewsom.com John Chiang Democratic https://johnchiang.com/ john@electjohnchiang.com Antonio Villaraigosa Democratic http://antonioforcalifornia.com/ voices@antonioforcalifornia.com Delaine Eastin Democratic http://www.delaineforgovernor.com/ Delaine@DelaineForGovernor.com John Cox Republican https://johncoxforgovernor.com/ info@johncoxforgovernor.com Travis Allen Republican https://jointravisallen.com/ travis.allen@asm.ca.gov Rosey Grier Republican […]

华人参政议政的出路何在

华人参政议政的出路何在 2016年大选以来,美国社会为之分裂,华人社区也随之分裂,各种“粉、棍”甚至更加不堪的词在各个微信群中不绝于耳。很多人热衷于以支持或者反对某一位总统来划分自己的朋友和敌人。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在这个过程中,也经受了很大的冲击。在彼此攻击、嘈杂纷乱的声音之下,第一代华人移民参政议政的出路在哪里? 第一代华人移民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本科以上毕业的高级知识份子,有相当强的阅读能力,有一定的专业特长及经济实力。同时,第一代华人移民来自几乎完全不同的社会背景,对于美国的政务具体运作都有一个从无到有、逐渐了解的过程;另外第一代华人移民的英文口语常常不强,对主流社会的社交方式有一定的疏离感。第一代华人移民在参政议政上的强项和弱项大致如此,当然具体到每个人特点又各有不同。 结合第一代华人移民的这些特点,以及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这三年多来的运作实践,我们认为第一代华人的参政议政大致可以有如下分工。 “参谋部” 一部分人作为“参谋部”,对本地的预算、选民情况、各种提案的利弊进行客观的梳理、分析和解释。美国的政治说到底,一是财政、二是选票、三是各种政策。而各种政策除了一些客观的部分(例如公共安全)以外,很多又是为了财政和选票服务的。所以抓住这三大块加以客观分析,基本上就是抓住了参政议政的核心。“参谋部”的知识库积累不仅有利于自己更加了解本地的政情,也能帮助后面的“先锋队”、“冲锋队”在跟政界人物打交道时,有足够丰富的内容可以谈。 还记得平权会在第一次举办与政界人物的沟通会议时就陷入这样一个困境,不知道该问一个候选人、民选官员什么样的问题合适,就是因为缺乏“参谋部”的知识积累。 “参谋部”还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输出相对更真实可靠的信息,这样的优质信息越多,对于目前微信群上鱼龙混杂的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的识别能力就越强,也越能提高华人参政议政的实际水平。 在“参谋部”的朋友义工时间相对比较灵活,有空就多研究几个policy或者深入研究一个policy,没空就少研究几个policy;研究的过程也是自己开阔视野、学习提升批判性思维的过程,对于增进家长与孩子的沟通也是很有好处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慢慢也许就会克服自身语言方面的障碍,逐渐向“先锋队”、“冲锋队”的方向发展。 “先锋队” 一部分人作为“先锋队”,去参加本地的town council、planning board,学区里的advisory committee,市里、县里的各种顾问委员会。华人对美国社会的参与度不够,所以导致我们的一些利益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出卖。对这些各种半官方、近官方的义工组织的参与不足,是我们最大的一个软肋。可以说,很多立法都是出自于这些机构的义工,在这些机构当中没有华人的身影的情况下,他们在设计各种提案时一不小心没有考虑到华人的利益,是非常正常的。 平权会最近有义工参加了San Diego County的Aging and Independent Service Committee(老年人及残疾人服务委员会)的会议,了解到圣地亚哥县60岁以上的人口中,亚裔达到10%以上,但是在这个委员会里面,一个亚裔都没有。 “先锋队”的人既要有一定的语言沟通能力,又要有时间能够参与所服务机构的会议,而且常常在社区中并不显眼,这就需要一颗愿意服务社区、克服自己生活中一些障碍、愿意走出自己舒服区的心。这样的心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这里特别要提到一个阻碍华人成为“先锋队”的思维方式,就是对自己要求过高:这个东西我不熟,不知道能不能做好。其实只要你有心,进入到各个机构里面去,边干边学,很快就可以做好,更何况做得好做不好只是个人感受而已,重要的是你人在里面,参与其中。 越来越多的“先锋队”也是我们能够走出“总是在维权”的怪圈的唯一出路。在这里,衷心希望有更多的华人能够走出来,进入到这些机构中去服务,成为维护华人利益的“先锋队”。“先锋队”人数多了,随着熟悉的政界人物增多,信息来源也会增多,反过来也可以为“参谋部”提供更多的研究渠道。 “冲锋队” 一部分人作为“冲锋队”,在遇到涉及华人重大利益问题的时候,根据“参谋部”积累的知识库、“先锋队”积累的人脉资源,与正确的人打交道,把想要完成的目标达成。 “冲锋队”,就是lobbyist或者advocator,能够在一些政策问题上把问题说清楚,能够找到正确的人,组织合适的力量去达成一个目标,包括支持或阻止一个提案,支持或阻止一个候选人,等等。 “冲锋队”与“先锋队”的人员常常是重叠的。“先锋队”在各个机构服务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现一些政策上的偏差,自然而然就会成为新一轮“冲锋队”的发起者。 回想自SCA5以来的这些年,华人在“冲锋队”的事情上做了不少,但是由于与“先锋队”脱节,缺少“参谋部”的知识积累和“先锋队”的人脉积累,常常在一些政策问题上词不达意,不能很好地把自己的观点用双方可以接受的方式表达出来。 另外,“冲锋队”特别要注意的一个问题就是,在美国的政治斗争都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方式,大家只是观点不同,一定要注意冲锋的方式方法,对事不对人,只对政策好坏加以评说,意图甚至是说服政策提交人本身放弃这个政策。因为我们不能打一轮冲锋,就给自己制造一堆敌人,这样以后再做其他事情的冲锋,难度就更大了。如何在冲锋的过程中,保留一线余地,为今后在其他议题上的合作保留空间,这是“冲锋队”需要有的智慧。 “登山队” 一部分人作为“登山队”,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出来竞选公职,比如学区委员、市议员、县议员、州议员、国会议员,等等。 这部分登山队员,如果有足够的“参谋部”、“先锋队”、“冲锋队”、“后勤队”的支撑,他们很自然地就会在他们的岗位上为华裔社区的利益而斗争。但是华人社区前面很多年的经历就是,华人社区的选票、捐款、献计献策都相当少,难得的几位登山队员都是因为其他族裔的支持而得以登顶,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有时候支持一些很多华人社区并不支持的提案,也是可以理解的。要解决“登山队”不为华人社区谋福利的问题,必须要有大规模的“参谋部”、“先锋队”、“冲锋队”、“后勤队”作为参政基础。有了这个参政基础,有华人愿意做登山队员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后勤队” 一部分人作为“后勤队”。华人的经济实力并不差,在大选的时候,如果都能够有意识地贡献$50、$100给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做几个小时的助选义工,只要这样做的人数多了,这个“后勤队”的力量就是非常强大的。 “宣传队” 一部分人作为“宣传队”。请注意,这里的“宣传队”,并不是在微信里面,用中文彼此攻击、意图在传播自己思想的那种宣传队。我们华人参政议政需要的“宣传队”,是那些能够与主流媒体建立联系,把华人社区发生的一些事情、做的公益活动,用英文写成文章,发表到主流媒体上的那种“宣传队”。对于第一代华人移民来说,由于语言和文化的障碍,要形成这样的“宣传队”,有一定的难度,但是却对于华人社区在主流媒体的形象提升是非常重要的。  “通讯员” 类似于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这样的组织,起到的就是“通讯员”的作用,把各位有志于服务华人社区的人员联络在一起,彼此交流经验、互通有无。 一个地区,出于各种原因,也许往往有多个组织同时存在,这些“通讯员”之间的彼此联络、信息的互通有无也就相当重要。这种内部随时沟通连接越好,整个网络将更加发达,否则就会陷入各自为战的局面。 如果所有的华人能够在各个岗位上无私地为华人社区服务,在服务的同时提升自己,那么华人参政议政的局面将很快打开。从上面的描述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只有“冲锋队”和“登山队”才需要在特定的议题上面坚持自己的观点,并且勇于为自己所坚持的观点组织资源去奋斗,而其他所有类型的岗位都是与议题、与党派无关的,而对全体华人的参政议政有全面的提升。所以,任何议题,不管是AA,还是总统,都不应该成为我们华人内部彼此否定、相互指责的原因,如果我们都有这个肚量,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在华人社区形成一股愿意奉献时间做义工、奉献金钱做政治捐款的风潮,最终结果任他人评说,那么我们华人社区参政议政的质量也将迅速提高。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虽然大选胜负已分。但是这个胜负是候选人的胜负,不是你我之间的胜负。你选对了,并不意味着你胜了;你选错了,也从不意味着你败了。因为民主的真谛是在思想的碰撞之后,大家还能一起携手前行。我们共同的目标是这个国家的稳定和繁荣。有些朋友可能心有不甘,参加合法的游行表明自己的心声,这是宪法赋予你们的权利。我们彼此不是仇敌,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暴力和社会失序,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管施暴者是哪个种族,不管受害者是哪个种族,不管你我政治理念是哪个阵营,我们基本的人身安全将不能得到保证,理念也将无从谈起。我们共同的敌人更是可能藏在我们内心里的魔鬼,“我倒要看看他会把这个国家搞得多烂”(不!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团结应对那些可能的坏结果,一起建设这个美好的国家)或者是“他做的一切都是好的,建制派是当被清算的”(不!如果失去异见者,社会将会快速走向独裁)。这些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旅美华人当中,在主流社会也同样存在。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虽然我们观点不同。在民主的社会里面,我们本当彼此包容、彼此相爱,接受这个世界思想的多元化。我们所爱、所包容的不仅仅是我们平常接触不多的弱势群体,也应包括我们身边与我们意见不那么一致的朋友。当看到一些认为自己选对总统的朋友对另外一些正常发言的朋友,只因政见不一,就直接口吐“滚”字的时候,我无法不表示愤怒。当我看到一些朋友闭目塞听,不愿意倾听其他人的意见,而直接给对方下“极左”、“极右”、“川粉”、“希粉”标签的时候,我无法不表示担忧。我们彼此不是仇敌,我们共同的敌人是彼此的隔离,即使知道对方意见与我们不一样,也不愿意了解、不愿意倾听,直到不愿意沟通。一个思想彼此隔离、相互打标签的社会,就算现在隐忍,也将是一个随时会爆发冲突的假平衡。我们共同的目标是,彼此倾听,即使观点不同也能彼此尊重,一起打破隔在我们心中的政见之墙。这些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旅美华人当中,在主流社会也同样存在。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虽然我们认定的事实甚至都有所不同。我们当谦卑自己,承认自己并不掌握完全的信息,我们都无法保证自己所相信的就一定是真的事实。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嘲笑对方对事实缺乏了解,然后直接把对方归类成“信谣传谣者”、“阴谋论者”、“占据道德高地的伪君子”。媒体已经在反思,当他们出于一些自己的观点,不去报道一些事实的时候,民众在失去对他们的信任之后,会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去获取事实,而这些获取事实的方式往往泥沙俱下,常常又会失去对方的尊重。我们彼此不是仇敌,我们共同的敌人是信息的被加工、不透明以及我们自己对事实的选择性获取和轻信。我们共同的目标是,通过自己的参与,能够获取自己体验的第一手资料,还能够跳出自己生活体验的束缚,尽可能客观地做出对事实的判断。比如,做过投票站义工的朋友,对于一些投票作假的谣言抵抗力相对就比较强,因为有自己亲身体验的事实作为判断真假的根据。比如,搜集过twitter大数据的朋友,对于选前媒体的民调数据就有很强的免疫力,因为他知道他所收集的数据是未经他人过滤过的。这些对事实的选取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旅美华人当中,在主流社会也同样存在。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不仅仅因为我们源自同样的祖先,更因为我们现在生活在同一片土地,我们都相信三权分立制度适合这个国家,我们也愿意一起在这里维护这个制度,警惕危害这个制度的任何可能,为这个国家的人民带来持续的自由、稳定和繁荣。 除了日常的工作和学习之外,我们都还愿意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参与这个国家的一些建设,不管是学校里的义工、HOA的board、与政界人物的联络、公益事业的参与,我们都愿意做我们力所能及的部分,我们都有心让我们所在的社区因为我们变得更好。只要大家这样坚持下去,华人社区形象的提升、这个国家的稳定和繁荣就是水到渠成的了。

2016大选,平权会请求您的帮助

今年反对AB1726法案的成功再次向我们证明了,与民选官员最好的建立联络的方式是助选。只有积极地助选能代表我们利益的候选人,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才能有民选官员站出来为我们说话。比如SVCA之于加州众议员Catherine Baker,TOC之于加州参议员Bob Huff。 2016年,对于圣地亚哥华人来说,我们有能力决定一个选举,同时又代表我们利益候选人的选战只有一个,那就是52区国会议员席位的争夺。然而,只凭借平权会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大家一起出来参与,才能形成合力。如果我们凭借着后面两个月的努力帮助Denise Gitsham(吉晓玉)取得胜利,我们的力量将得到重视,我们的声音将很容易被政界听到。 如果您有心参与,并且在这两个月中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做义工,请与我们联系,可以微信加frankjihexu,也可以发email给info@sdaafe.org,也可以打电话给858-215-1162,或者在下面的链接http://goo.gl/6m1IKr中登记。 那么参与进来做什么?简单说来,就是两条:在您所居住的zip code范围内,找一二好友同行,在您有空的时候找一个小区挨家挨户发放传单,边锻炼身体边助选;或者,领取一些选民电话信息,给这些选民打电话拜票,请他们在大选时给Denise Gitsham投票,足不出户,边练英文边助选。当然,在您报名之后,我们会给您做必要的培训。如果您是高中生,还可以计算入社区服务的义工时间。 因此,请允许我们再次呼吁大家,花费两个月的时间,贡献自己的智慧和时间,我们人多力量大,用扫街、电话的方式确认选票,一起来形成不可阻挡的地面攻势,把能够代表我们利益的Denise Gitsham(吉晓玉)送到国会山去。   联系方式: 微信加frankjihexu,或者 发email给info@sdaafe.org,或者 打电话给858-215-1162,或者 在下面的链接http://goo.gl/6m1IKr中登记。

成功反对AB1726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8月21日,亚裔细分法案AB1726的作者Bonta在AB1726法案中删除了与教育相关的部分;8月23日,修改后的AB1726在加州参议院全票通过,即将提交州长签字。应该说,这是继SCA5之后,加州华裔又一次胜利在参众两院表现自己的力量,同时还表现出了新的政治智慧。 在总结这次事件给我们的启示之前,请允许我先回顾一下这个事件的全过程。这个提案是由Bonta(D)作为作者,其它七名共同作者中引人注目的有三位亚裔议员,分别是David Chiu(D)、Evan Low(D)、Philip Ting(D)。SVCA于2014年全力支持的众议员Catherine Baker(R)在该法案第一次(3月15日)提交健康委员会时,就第一时间通知SVCA注意这个法案。SVCA随后于3月17日组织讨论,由祝凯律师牵头分析,发现虽然在加州参众两院仍然是民主党多数,这个法案通过两院势成必然;但是之前同样民主党出身的Brown州长曾经否决过类似的AB176法案。因此,推动对这个法案的反对,并且将其公开化,最终在州长签字时对该法案加以阻击的行动方案就确定下来了。SVCA随后联合TOC、HQH、平权会等组织一起通报了该计划,并且得到了大家的支持。TOC迅速联络加州参议员Bob Huff(R),Bob Huff参议员在其后的行动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经过所有组织的动员及努力,这个法案每一次在各个委员会投票都毫无意外地通过了,但是都遭遇了巨大的阻力,收到了来自本区选民的大量反对电话和邮件,并且有大量组织发传真给议会列名反对该法案。8月1日,各地组织还组织了两三百人在州府进行集会反对AB1726,获得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同时,Bob Huff也在议员层面加以游说。这些都导致Bonta到后来每次投票都要做一些小动作来推进法案,最终不得不把教育有关条款删除,于8月23日才在加州参议院全票通过。 作为全程配合这次阻击的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我们要为这次胜利而欢呼。这不仅是因为我们的成功,更因为这个成功在各方面对我们理念的确认和启示。谨以此文作一小结。 首先,我们再次确认了一个本地组织长期存在的意义。在这次行动中,很多参与的组织都已经至少两岁了,所以民选官员有事了知道到哪里找我们,媒体也知道该联系哪里去采访反对意见,本地的华人也对这些组织知根知底,愿意信任这些组织,按照他们发出的倡议去签名、去打电话、发邮件,甚至不辞辛劳驱车去州府参加集会。有了这些本地做事的组织,我们华人就不再是无处表达意见的一盘散沙。 其次,我们再次确认了,只有通过每年竞选对本地候选人的助选活动,我们才能加深与民选官员之间的感情和联系。在这次反对AB1726的运动中,如果没有众议员Catherine Baker第一时间的消息通报,没有参议员Bob Huff一家在议会的全力游说,很难想象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作为一个无党派的政治行动组织,我们应该坚持开放我们的沟通渠道,与两党的候选人都紧密沟通,最终为那个能代表我们利益的候选人全力助选,这样在他们当选之后,我们的诉求才能够得到保障。2016年十一月份大选在即,虽然今年的总统竞选很吸引眼球,我们还是再次呼吁大家把眼光多放一些在本地候选人的助选上。对于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来说,我们仍然是把对Denise Gitsham(吉晓玉)的助选作为今年选举的重中之重。 再次,我们再次确认了,美国的民主体系是开放的,是能够听取不同意见的。虽然,最近也许有很多事情,让您对某一位候选人或者某个党派,甚至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充满失望,但是从这次对AB1726的抗争过程,我们应该看到,这些候选人不管党派,还是会聆听民意的,不管是曾经veto AB176的布朗州长,还是最终不得不修改AB1726提案以求通过的Bonta,他们都会考虑支持和反对的民意。如果他们真的是党内独裁,他们在参众两院多数,又是自己人作州长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无视我们,强推AB1726合法通过。美国的这套民主制度,是我们所有组织、公民进行利益博弈的一个平台。只有在这个平台仍然有效的基础上,本地的政治组织才有存在的意义。本地的政治组织因此也要尽量保持自己的开放性,与两党都能做到紧密的沟通,把自己的诉求与两党进行有效沟通。 最后,我们再次确认了,我们华人可以依靠我们的政治智慧,可以在尽量少街头运动的情况下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街头运动需要很多的激情和精力,也是一个很好的表达民意的方法,但是这也是在利益受到损害之后无可奈何的一个选择。如果我们的组织具备了与民选官员、候选人打交道的能力,我们应该尽量减少这样的行动。在这次运动中,SVCA共组织了两次小规模(十几人以内),一次中等规模(两百人)的集会活动,都是在议会即将投票的关键时刻组织的,可谓是好钢都用在了刀刃上。这次反对AB1726运动,证明了华人只要开始走上政治舞台,了解游戏规则,凭着我们的聪明才智,一定是可以有效维护我们的权益的。 最后的最后,所有的这一切都需要落实到选票上来,如果华人不入籍、不注册选民、不投票,任何组织都会落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我们就难逃silent minority的处境。再次借此文呼吁大家注册选民、参与2016年大选的投票。

民主的细节——金钱选举

很多人对美国的民主制度持认同或者不认同的态度,从形而上的角度讨论这个问题常常容易陷入无谓的争论。本文愿意从美国金钱选举这个颇具争议的细节加以阐述,希望能够给各位思考者提供一个观察分析的角度。 首先,公平的选举制度必然导致候选人对社会政治筹款的需要。官员民选当然是民主的一个重要标志。那么一个候选人,原本籍籍无名,要想获得选民的认可,除了亲自组织、出席各种选民见面会以外,还必须要有资金能够在报纸、电视、各种新兴媒体上面给自己做广告,可以想见,这些资金的需求是相当大的,常常是数以百万计。所以允许政治捐款,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相对穷的人如果愿意,也可以跟相对富的人一起同台竞争,并且相对公平。否则,选举必然沦落成为富人之间的游戏。 其次,为进一步保证穷人、富人获选机会的公平,会有很多细节的法律条款。以圣地亚哥为例(链接见本章最后),每个人每次选举最多只能给市议员候选人捐款$550.00;任何公司(个人独自拥有的公司视同个人以外)和组织都不得给候选人捐款,等等。这些都被选民广泛接受,并且是受独立于民选官员之外的法律体系监管,即立法议员的选举,由政府具体负责实施,法院负责接受相关诉讼独立判案,这就是“三权分立”在选举这个事务上的具体体现。 https://www.sandiego.gov/ethics/faqs/contrib#contrib4 最后,为了确保大众的有效监督,所有政治捐款必须是透明的。比如圣地亚哥历年竞选的捐款数据,都可以在这个网站上(个人筹建,数据来源是San Diego City Clerk)查到。 http://data.inewsource.org/campaign-finance/?query=&contribution_date=2016&committee=RAY+ELLIS+FOR+COUNCIL+2016&contributor=&contributor_employer=&contributor_occupation=&q=Search 所有国会议员候选人的捐款都可以通过这个链接查到。 http://www.fec.gov/finance/disclosure/disclosure_data_search.shtml   所有以上的措施都是为了避免富人通过金钱的方式轻松胜选或者操控某一位候选人。那么,以美国富人的聪明才智,会不会有人耍小聪明,试图绕过这些法律法规另辟蹊径呢?答案当然是有的。在这里稍微列举加州最近的一个例子。 加州第七选区国会议员Ami Bera(D-CA-7)的父亲Babual Bera(第一代印度移民),五月份正式在法庭认罪,承认在两次选举中,通过找不同捐款人、给他们报销捐款的方式,从自己的账户给他儿子捐款$225,326.00。也就是说,虽然他自己本人碍于法律限制,不可以捐超过$2700,但是他通过把自己的钱给路人甲乙丙丁,然后路人甲乙丙丁再捐款给他儿子的方式,给他儿子捐了$225,326.00。这样的行为也是严重违反选举法的!但是,请注意,因为这个操作都是以Bera父亲的名义操作的,所以国会议员Bera本人目前仍然是毫发无损。 http://www.latimes.com/politics/la-pol-sac-ami-bera-father-campaign-money-20160510-story.html 还有没有更聪明的,没有任何人违法还能从富人那里获得更多捐款的方式呢?也是有的,而且这个例子就与圣地亚哥本地的国会议员Scott Peters(D-CA-52)有关,也与前面提到的国会议员Bera有关。先看下面的链接,里面还有一段有趣的视频。 http://www.sandiegouniontribune.com/news/2016/jul/12/donation-swapping-peters-bera/ 这个操作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国会议员当中家族比较有钱的几个家庭互相捐赠,比如Bera的父亲给Peters的选举捐了多少钱,没多久Peters的岳父岳母就会给Bera的选举捐同样数目的钱。只要这样的“土豪1+1”结对多了,Peters的岳父岳母(超级富有家庭)就可以合法地给Peters捐款超过$2700,基于目前的公开信息,目前已经确定的这种“土豪1+1”式捐款大概有21笔。 那么在法律没有办法“惩罚”这样的明显不诚实、破坏选举基本理念的行为的情况下,这些政客是不是就可以躲过一劫呢?这个时候,选民对选举规则、政客道德的要求就会发生作用。相信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在下一次选举中,必然会用选票把这些不诚实的、肆意破坏选举公平规则的政客选下去,比如前面两个例子中的Ami Bera和Scott Peters。 正因为有不少这样的富人试图依靠金钱占据选举优势的例子,为了不让少数富人左右选举结果,对于普通选民来说,对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做必要的政治捐款,就成为必然的选择了。普通选民的政治捐款可以起到两个作用,一来是从经济上帮助候选人,二来是给候选人一个信号,那就是这个选民会投那个候选人的票,这样也可以帮助候选人根据其支持者确定竞选方案。2008年的奥巴马总统就是运用大量选民小额捐款逆袭成功的经典案例。

每人捐一顿饭钱,送吉晓玉进国会山

呼吁全美华人给Denise Gitsham做政治捐款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呼吁全美华人为Denise Gitsham(中文名:吉晓玉)做政治捐款。如果您是美国绿卡持有者或者是美国公民,您就可以通过这个链接https://spark.widgetmakr.com/render/da798e08-b1f3-4ea4-b3a6-607f93db2893 为她捐款。我们的目标是每人捐款$20,全美有一万人捐款,这样就可以为她筹集2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 中间黑西装者是吉晓玉 为什么我们选择Denise Gitsham? 她的中文名字是吉晓玉,她的母亲是华人,Denise本人也能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但是这并不是我们支持她的唯一原因。 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在我们华人最需要有人为我们发声的时候,在220游行中,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支持我们的发声行动,特地从北加临时修改机票赶回圣地亚哥参加我们的游行,即席发表演说(她演说的视频请参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59bh5vY3So ),并且在纽约义工的帮助下亲自到纽约拜访梁妈妈。正是由于她的积极参与,本地主流媒体也对我们220游行加以关注并进行了报道。这一切的行动,我们相信不是为了拉选票,而是发自内心地追求这个国家真正的公平。 中间前排穿黑色西装是Denise Gitsham 通过与她的直接接触,我们了解到她的政治理念,她是坚决反对在大学入学领域执行AA领域的,甚至她本人在当年大学入学时也曾经是AA的受害人。除此之外,我们还在很多其他事务上有共同的理念。 她用她的行动证明了,她不仅仅是理念上跟我们亚裔大体一致,而且在关键时刻敢于为我们这个群体的利益发声。 在52选区,亚裔选民达到了20%,我们有能力做这样的swing vote。如果我们通过今年的选举,用亚裔的选票把敢于为我们亚裔发声的候选人送上国会山,那么我们亚裔在全国的政治影响力将会被全美政界注意到,将有利于我们亚裔整体在美国政治版图上的利益。 我们相信,如果有您的$20的捐款,我们在本地积极帮助她竞选,我们可以达成这一激动人心的目标。   为什么要做政治捐款? 我们常常认为美国的选举就是有钱人的选举。这个概念既对也不对。对于每一个候选人来说,他们要想在短时间内让其选区内的选民了解他(她),必然要花钱在各个媒体做广告,做活动,此外,他们还需要租用竞选办公室、聘用竞选助理等,这些都是参加竞选所必需的开销。这就是钱在选举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原因。 同时,为了避免某一个有钱人轻易左右选举的方向,美国的竞选法律中也对政治捐款做了很多详细的规定。比如,每个人的政治捐款必需要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并且是出自自己的腰包(避免买票);比如每个人对每个职位的政治捐款不能超过一定的数额,国会议员这个职位单人最多捐款是$2700(避免一个人的捐款占比过大);比如只有美国绿卡或者美国公民可以做政治捐款(避免国外势力影响选举)。 然而即使有种种这些规定,法律仍然不能避免的问题就是,有钱的土豪参选对比不那么有钱的候选人有天然的财务上的优势。要避免民选官员全部是富豪这种情况,就必需要依靠所有绿卡或者公民做力所能及的政治捐款,用积少成多这种方式来对抗富豪候选人。奥巴马竞选总统成功很大程度上就是采用这种策略。 这次与Denise Gitsham竞选的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是现任国会议员Scott Peters,根据Wik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cott_Peters_(politician)#Personal_life  报道,他有$112 million的身家资产,2014年时是美国国会第六富有的国会议员。其妻子Lynn E. Gorguze是一家投资公司Cameron Holdings的President兼CEO。目前52区各个候选人的筹款情况请参见下图:(参考链接为: https://www.opensecrets.org/races/election.php?state=CA&cycle=2016 ) 因此,我们必须通过众筹的方式,争取更多的华人积极为Denise Gitsham(吉晓玉)做小额捐款,帮助她胜选。   Denise Gitsham(吉晓玉)简介 她母亲是来自台湾的华人,父亲是在美国空军服役二十年的加拿大移民。吉晓玉出生在加州,毕业于Georgetown大学法学院,之後在美国司法部工作,曾经是小布什选举团队的一员。 在2009年进入圣地阿哥本地的再生能源公司工作之前,她曾经在国际知名的K&L Gates律师事务所做律师。目前,吉晓玉拥有自己创业的公司,并且致力于呼吁圣地亚哥的经济创新,争取为圣地亚哥人创造更多高薪工作并带动本地经济发展。 吉晓玉能讲流利的中文,弹得一手很好的古典钢琴,也是一个热爱跑步和运动的三项全能选手。她热心社区公益活动,是加州十六个创新中心之一的创始人,也是圣地亚哥市区一个科技组织:创新者联盟(Innovators’ Collaborative)的创始人之一,是圣地亚哥乡村俱乐部的临时成员,同时还是Scripps Mercy医院基金委员会委员。   更多有关Denise Gitsham竞选的信息,请参阅 平全会PAC的中文助选网站:https://sites.google.com/site/campaignfordenise/ Denise Gitsham的竞选网站:http://deniseforcongress.com/  , Denise Gitsha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deniseforcongress/ , […]

SCA5 借屍還魂, 我們能幹啥?

SCA5 剛去, AB1726 又來, 陰魂不散,如之奈何? 在昨天(3月15日)加州議會“高等教育委員會” AB1726 的表決中, 民主黨9人全票贊成, 共和黨2人反對,1人棄權, 1人贊成。 领头投反對票, 又把事情提前通知我们的人是誰呢? 就是2014年大家為反SCA5, 为打破民主党2/3绝对多数,而竭盡全力推入加州眾議院的白人Catherine Baker。关键时刻有自己人就是不一样。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就是要積極參與民主政治,把與我們理念相近, 又願意為我們說話的人推入 “上升通道”,選入政府各部門。这样的事要从现在起一直做,长期做, 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们的“哑裔”窘境。你愿意大家一起现在就做吗? 請點入此鏈接  Ray Ellis for City Council 2016 – SDAAFE – San Diego Asian Americans For Equality 這裡推薦的 Ray Ellis 參選2016聖地亞哥(一区)市议员。此竞选普遍被主流媒体定格为两党聖地亞哥之决战。预测选票差额只有近千,亚裔挺谁谁就牛。基於候選人Ray Ellis 對我們亞裔重要事務, 理念, 權益上一貫的支持, 亞裔平權會經過認真考慮,決定力挺 Ray Ellis。在(一区)遍插Ray Ellis選牌是平權會助選的第一個實際行動,我們能得到您的大力支持嗎?(插牌無需公民,您的行動會影響許多鄰居去投Ray Ellis的票。)需要五百人支持, 你會是最早幾個嗎? 謝謝! 讓我們心连心,手牵手,为自己和孩子们打造平等公义的生存空间。(一区)選戰將左右聖地亞哥朝野平衡,是凸現亞裔力量的絕好時機,只有這樣两党才会重视亚裔利益。千萬不要因為我們的漠不關心,讓自己和孩子们都输在了起跑线上。 亞裔平權會 “你所向往的美好家园源于你自己的行动”– 圣雄甘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