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文章观点

细数加州民主党绝对多数的危害

加州民主党把持两院议会超过绝对多数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极左的Newsom州长上任也已经近一年了,加州民主党绝对多数、无人挑战的危害已经逐渐显现出来。  罔顾民意 对于占据绝对多数的加州民主党来说,民意不再是一个需要被尊重的事情,他们不再是民意代表,他们自己这群人所关注的所谓“重点事务”才是。比如租控的例子就很典型。 2018年大选中,亲民主党的租客组织把租控的提案Prop. 10提交全民公决,最后以40.57%赞同、59.43%反对的投票比例被否决了,可以说这已经是最直接的民意了,即使在民主党选民多数的加州,绝大部分选民也清醒地了解租控并不是解决目前房价高企、房屋短缺的办法。 然而,在2019年的立法过程中,在全州范围内对Duplex及以上的房子进行租控的法律AB 1482(每年租金涨幅不能超过5%+通货膨胀)却仍然快速地在加州两院通过了,并且已于10月8日由Newsom州长签字成为法律。更加过分的是,这个罔顾民意的法律居然还往回追溯到2019年3月15日,也就是说3月15日到现在这段时间如果房租涨幅超过5%+通货膨胀率,也是违法行为。这已经不仅仅是罔顾民意了,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劫富济贫了。 按照美国的立法原则,议会两院是代表人民的,他们本没有权力去改写全民公决的结果,但是因为他们现在是绝对多数,他们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做了。   不遵守对选民的承诺 既然全民公决反对的结果对于加州民主党都没有任何约束力,可以通过议会立法的形式随意地进行更改。那么他们自己通过的议案,就更可以任意篡改了。 2018年选举前,加州民主党议会通过了增加汽油税的法案SB 1,这个法案有一个特别正义的名字,叫做Road Repair and Accountability Act,言下之意就是,这个汽油税收上来,是用于加州道路改造的。 Carl DeMaio在2018年选举时试图推翻这个法案的公投Prop. 6,那段时间,加州政府在全加州的高速路两边都树了大牌子,告诉选民your tax dollars at work,意思就是你看高速路这么通畅,你得感谢我们用你们的汽油税钱把路修好了吧。现在在52东即将转805的位置还可以看到这些广告牌。最后选民以56.8%反对的结果继续支持加州政府给自己加税,当然是报着美好的盼望,就是这钱会按照承诺用在修路上。 然而,十个月不到,Newsom州长就签署了一个Executive Order,指导交通厅把汽油税的钱拿出来用于建设城市轨道交通,而不是用于向选民承诺的修缮道路。这里的重点并不是轨道交通是否应该建设,而是政府对选民的承诺是否应该兑现。如果加州政府要建设轨道交通,完全可以用同样的立法形式再走一遍加税的过程,然而他们做的却是直接破坏他们对选民的承诺,这正是他们傲慢的地方,因为他们这样做不会受到挑战。 相对比之下,2019年圣地亚哥郡同时也出现了类似的争议,2004年的时候圣地亚哥通过了一项加税案,销售税增加五毛钱之后得到的税款用于拓宽高速公路。今年圣地亚哥民主党占优势的SANDAG (San Diego Association of Government) 开始要破坏承诺,要把这笔钱拿去建轨道交通,受到郡长Kristin Gaspar和Poway市长Steve Vaus(两位都是共和党人)的强烈反对。他们并不反对轨道交通,但是反对破坏对选民的承诺,由于圣地亚哥民主党在郡里还不是绝对多数,最终SANDAG妥协了,这笔税款仍将专款专用,用于52、56、67、78和805的拓宽工程。 加州和圣地亚哥郡2019年发生的这两起针对税款如何使用,是否应该尊重对选民的承诺的事件,以及最终的结果,清晰地向我们展示了民主党占据绝对多数之后的危害。   “合法”打击异己政党 民主党掌握加州议会绝对多数之后,2019年通过SB 27法案,要求总统候选人必须要公开自己的税表之后,名字才能上初选的选票。类似的法案在民主党多数的时候曾经两次通过议会,抵达到前州长Jerry Brown那里等待签字,最后都被Brown州长否决了。然而今年Newsom州长却签字生效了。这是一个非常明显违反宪法的决定,然而由于议会是民主党绝对多数,在立法层面无法对这个法案发起挑战。还好美国还有三权分立的另一极——法院,目前联邦法院已发布法庭令叫停了这个SB27法案的生效,但是加州政府目前宣称将上诉到更高级法院,继续谋求在2020初选中不让川普的名字上选票。 更加离谱的是,为了保证所谓的选民投票权力,他们还火速通过了另外一个法案SB 696,要求加州政党的名字当中不可以出现independent,而加州除了民主党、共和党之外的稍微大一点的政党正是American Independent Party,如果这个提案通过,这个几十年的政党将被迫在2020年大选之前改名。同样地,这个提案在控制了绝对多数的民主党两院获得了快速通过。还好在最后关头,Newsom州长算是知道这个做法是违宪的,因此否决了这个法案。   我们怎么办? 作为加州选民,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接下来几年的选举中,尽量把共和党候选人送到议会中去,尽快结束民主党绝对多数控制两院的不平衡状况。 2020年,圣地亚哥华人聚居的众议院选区第77区选举,共和党众议员候选人June Cutter就是一个值得您支持的候选人,只有得到您的支持,她才可能战胜现任的民主党候选人。要结束民主党对加州一会的绝对多数控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我们可以从我们身边的小事做起,一点一点增加共和党议员在州议会中的比例。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将于10月26日下午4:30到6:30为她举办一次筹款见面会,期待您的光临。 如果您实在不能亲自出席,捐款链接请见:https://www.efundraisingconnections.com/c/JuneCutter/SDAAFE 另,以上论述对于任何党派均适用,但是为了便于在微信中传播,根据加州目前的实际情况,加上了民主党作为定语。
0

家长并不反对性教育,但反对过度洗脑

警告:本文可能有不适合未成年人的内容,若您未满18岁,请自觉关闭本文。 先来看两张图片,对照美国电影分级制度中的描述,“More than brief nudity will require at least a PG-13 rating, but such nudity in a PG-13 rated motion picture generally will not be sexually oriented.”也就是说,只要裸体镜头比较多,至少需要PG-13分级。但是,PG-13一般不应该有跟性交有关的裸体镜头。按照这个定义,上面的两张图片基本应该是PG-13的下一个级别R级了,就是我们俗称的限制级。 但是,这两张本应归类到限制级里面的图片,居然是现在加州教育大纲所批准的性教育补充教材It’s Perfectly Normal里面的内容,受众是六年级的孩子,一般在11到12岁之间,尚未满13岁,而他们将会或者已经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触这些限制级的内容了。 这正是家长们反对目前这个所谓全面性教育的最重要原因。反对这个性教材的老师Ashley Bever在接受电视台采访展示这些资料的时候,电视台给予这套教材的是打马赛克的待遇。对的,你没看错!加州给中学生的性教材在电视上会被打马赛克!迫于家长的反对,加州教育部在2019年5月8日通过性教育大纲的时候同意砍掉四本“很黄很暴力”的辅助材料。所以家长的反对是会有实际效果的。然而,这被“砍掉”的四本书,仍然可以自由被学区选用,所以各位家长还是需要睁大眼睛,盯紧自己学区的实际操作。 家长们支持的性教育内容,包括从事实角度讲解青春期少男少女的正常生长发育过程,青春期由于身体激素水平变化有可能遇到的烦恼,对自身身体变化(包括性器官和第二性征)的科学认识,甚至也可以包括一些避孕的常识、防止性病传播的常识。再加一些内容,比如在绝大多数人的男女性交之外,也存在其他性向的可能性,这也是客观存在的,同学们要包容这种情况。如果可能的话,再加一些告诫,在性交这个问题上要谨慎,并不能跟对待吃饭喝水一样去对待性交。 但是,你作为家长会愿意学校给你孩子讲肛交、口交的各种细节吗?如果讲得太多,甚至正常化一些性交方式,事实上是对小孩子的洗脑。比如PPP教材里面的这张图片。 作为一个成年人,你可能觉得上面这张图片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介绍了几种不同的性交方式吗?笔者第一次看到这张图也有这样的错觉。但是那是因为成年人已经有了比较丰富的性经验和识别能力,知道绝大多数的性交应该是阴道性交(Penis – Vagina),至于其他方式,最多只是辅助而已,而且成年人都知道肛交(Anus – Penis)会有更大的感染性传播疾病的可能,这不仅是常识,也是CDC统计证实的结论。 但是,对于毫无性经验的小朋友来说,他们在没有背景知识的情况下看到这样一张图,很自然的想法就是阴道性交与其他口交、肛交是处于同等地位的。等他们长大了之后,自然而然会有更大的概率去尝试这种高风险的性交方式,而这也正解释了为什么圣地亚哥乃至加州的性病从2015年起每年都在上升,而不是下降。 更不用说在教材当中,正常化毫无科学依据的Gender Spectrum,处处诱导孩子去思考自己到底是男是女这个本来不需要去思考的问题,造成毫无识别能力的孩子在性方面反而有更多的困扰。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加州性教育教材的详细内容,请您参加6月4号平权会举办的关于这个问题的讲座,我们还特地邀请了一对母女,她们会用她们的亲身经历来介绍那位孩子所接受的性教育,以及她接受了这个性教育之后的感受。 请大家通过下面的链接报名。我们好根据人数准备pizza. http://www.sdaafe.org/cse (有的朋友反映说上面的链接无法在微信中打开。如果是这样的话,麻烦这些朋友将上面的链接拷贝到手机浏览器的地址栏中,然后再打开就可以了。谢谢!)

Gender Spectrum 只是一个没有充分科学依据的“信仰”

加州于2015年通过AB-329性教育法案(2015/10/1州长签署生效),并于2019年5月8日在该法案的指导下通过了性教育大纲(Health and Sex Education Curriculum),目前州教育厅接受的教材中以RRR(Rights, Respect and Responsibility)和PPP(Positive Prevention PLUS)最为常见,也是各学区被迫使用的教材。 所有被加州教育厅批准的教材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把Gender Spectrum当作一个真理给孩子们灌输,比如在教材Be real,Be Ready,Lesson 4: Sexuality: Sex, Gender, & Orientation里教授孩子们,性别并不只有男女,而且它跟生殖器官没有任何关系,只跟个人的感觉有关系。如性别‘光谱’所示,从‘男’端到‘女’端,中间一个人的性别有无数种可能。比如,30%男70%女,不男不女,又男又女,等等。‘Students will understand gender as a spectrum, not as a binary.’ 简而言之,这节课的内容就是教授孩子们:你的性别全凭你的感觉而定。‘Gender Identity: How a person, in their head, thinks about themselves.’ 并且告诉孩子们有权利决定自己的‘真正’性别。 可是,这样被当作真理在公立学校给孩子们灌输的“Gender Spectrum”真的有科学依据吗? 乍看上去,好像很吓人,在反对联邦医疗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计划用男女来区分人类的时候,大名鼎鼎的Nature杂志编辑部(Editorial)发表了题为“联邦定义性别的方式毫无科学依据(US proposal for defining gender has […]

学校性教育过度,家长知情权沦陷,请写信支持SB673保护我们的孩子

大家好! 相信大家最近没少听说有关加州新版性教育的名词, 比如 AB329, 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CSE, 全面性教育), California Healthy Youth Act(CHYA, 加州健康青年法案), The State’s Curriculum Frameworks for Heath Education(加州健康教育课程框架),San Diego Unified School District Sexual Health Curriculum (SDUSD圣地亚哥性健康课程框架), Rights, Respect, Responsibilty(3Rs性教材)。 平权会经过收集阅读整理第一手资料,与法律人士和学区会谈等方式,对上述大家关心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决定立刻采取行动来反对加州的错乱性教育。 我们现在可以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支持提案SB673,比较好的避开AB329对K-6的把控。 发动加州居民写信给议员支持SB673法案,让议员听到民众声音,投票支持SB673 就可以比较有效的避开AB329,尤其帮助K-6低年级老师有更适合的方案!非常重要!SB673的内容: http://leginfo.legislature.ca.gov/faces/billCompareClient.xhtml?bill_id=201920200SB673&sfns=mo&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支持信的模版在 http://www.sdaafe.org/wp-content/uploads/2019/04/Support-SB673-Letter.pdf 请打印,签名,并寄给相应的议员。 让我们一起为孩子有个健康的学习环境而努力。 谢谢! San Diego Asian Americans For Equality

在美国“当官”,你也可以的

平权会又一名理事被任命 2019年3月5日,平权会理事徐佶翮被任命为San Diego County Health Services Advisory Board的Alternate board member,该顾问委员会对郡里的医疗服务相关的立法、预算(每年21亿美元左右)有建议权,直接对五位郡长负责。 这是自2018年平权会会长谢家树、副会长胡自立被任命为圣地亚哥市警察行为公民检视委员会委员以来,第一代华人再次在本地公共服务上取得进展。 目前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除了三位理事参加郡、市一级的委员会之外,理事韩爱杰是本地防止自杀委员会的会员,其他理事和投票会员还积极参与其他社区义工,在各种501(c)(3)组织中担任理事等重要义工职务。平权会作为一个组织,还积极参与本地无家可归人士的救助活动,目前是Regional Task Force on the Homeless San Diego的组织会员(另有三名投票会员是个人身份会员),也是Solutions for Change的合作组织(另有两名投票会员是捐款人)。 平权会从创立之初就坚持要维护华裔的平等权益,需要更多的华人从本地的小事做起,逐步进入本地各种委员会任职,这样就能够在一些伤害华裔利益的事情发生时,提前了解情况、及时找到帮助、使用正确的方法,及早将一些不利的事情遏制住。  为什么要关注本地的事务? 华人长期以来在政治上关注更多的是联邦一级的政治事务,比如谁当选总统之类的。在2016年大选之后,这样的问题更加突出,几乎所有的参政议政讨论群里面,每天都是关于总统的各样消息及评论。 诚然,联邦一级的事务关系到国家的大政方针,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们也得认识,由于绝大部分华人并不能接触到联邦层面第一手的数据、运作规则,也不在联邦层面任职或者义工,因此除了一票投票权之外,在联邦政策方面目前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 而本地层面侧重于执行和各级法律的落地,又需要照顾到本地的客观现实情况,如何执行就有很大的弹性空间,甚至可以为州一级乃至联邦一级的立法提供参考依据。同时,我们每个人都在本地有自己的切身体会和观察,在参与本地的这些委员会的时候,所提出的建议和制定的政策就更能够脚踏实地,是一个将自己的政治理念用于解决实际社会问题的一个好机会。 在美国“当官”,你也可以的 平权会经过四年的实践,找到了在本地参政议政的一条道路,如果你愿意在公共事务上面发表自己的观点,并且愿意实践自己的理念,考虑在本地“当官”吧,这并不是很难的一件事。当然,在美国“当官”,更多的是付出和服务,而不是权力。这里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当官”的路线图。 第一步是建立一定的知名度。一般来说,本地有大量的社会活动,各种委员会也会积极组织各种社会活动,如果你有意参加某个委员会的运作,那么自掏腰包去参加这个委员会组织的各项活动,借着这些活动的机会了解这个委员会的运作,跟相关的委员通过聊天建立初步的信任关系和知名度。平权会每年也会参加不少社会活动,如果你在圣地亚哥又愿意参与本地的社区建设,平权会愿意成为你的平台,大家一起交流义工的心得体会与经验。 第二步是通过实践了解理事会的运作模式。由于第一代华人所接受的教育背景与美国的很多运作有相当大的不同,所以首先参加一些小型组织的理事会,了解在章程bylaws框架下讨论一个组织的事务的基本规则,比如罗伯特议事规则,比如Brown Act,这些都是需要实际操作锻炼才可以慢慢熟悉起来的,这样在进入第三步之后就不至于太生疏。平权会理事会的议事规则就是完全借鉴这些议事规则,所以如果你愿意借助平权会理事会这个平台来锻炼你的议事方式,平权会欢迎你的加入,不论你的党派。 第三步是与你目标的委员会的任命人之间建立信任关系。比如圣地亚哥郡的各级委员会任命人是郡长,圣地亚哥市的各级委员会任命人是市长及市议员。你可以通过你所参与的社区组织的活动、或者助选活动,建立与这些民选官员的互信,毕竟如果你希望他们任命你到一个岗位上,他们也是希望你能够一定程度上代表他们的意见。平权会作为一个本地的政治组织,有在这方面的丰富经验,也很愿意为你提供这样的平台。 有了前面三步作为基础,当你的目标委员会出现空缺的时候,你就可以与那位任命人直接联系争取被任命了。在被任命之前,并不需要你有那个委员会的专业知识,事实上,目前在各个委员会服务的很多人都非常不专业。最重要的就是你有愿意为公众服务的心,以及在议事时虽然坚持原则但仍能够保持对不同意见的尊重的能力。 平权会可以作为你的平台 平权会在四年的本地事务实践中,已经在无家可归人士、警察执法、医疗服务、自杀预防等多个领域积累了一些义工经验,并且这些都是本地关注的一些重大问题。平权会欢迎你使用平权会这个平台,逐步为本地公共事务服务。 第一步是捐款$120成为平权会的投票会员。平权会希望未来有一天,如果有足够的捐款收入,将可以提供给下一代华人更直接的参政议政的付费职位,职业化之后能够更好地为华人社区提供服务。 (注: 平权会的捐款链接在这里) 第二步是积极参与各项本地的活动,每年累计超过十个小时的义工时间,通过与平权会一起义工建立对平权会的了解,也建立对本地义工的了解。 第三步是参选成为平权会的理事。根据平权会的章程bylaws,在捐款成为投票会员之后,如果当年累积达到十个小时的义工时间,就可以有参选平权会理事的资格。进入理事会之后,就可以实践各项议事的规则。 第四步就是借助平权会的平台,根据自己的兴趣,逐步进入本地各级委员会board and commissions服务。 如果您在圣地亚哥,对于理性维护华人利益有负担,愿意参与本地的社区服务从小事做起,请考虑联系我们加入平权会,从小事做起,我们一起夯实华人参政议政的基础,从长远来看更好地维护华人权益。我们的email是info@sdaafe.org。 会长谢家树、副会长胡自立被任命为圣地亚哥市警察行为公民检视委员会委员 会长谢家树、副会长胡自立被任命为圣地亚哥市警察行为公民检视委员会委员 平权会理事徐佶翮被任命为San Diego County Health Services Advisory Board的Alternate board member […]

什么是“华人利益”

“华人利益”的迷思 自2013年底以来,受各种歧视、不公立法事件的影响,第一代华人在美国不断掀起参政议政的热潮,基本上新成立的各个华人组织,不分左右都以华人利益为旗帜。然而,随着2016年美国政治的两极化浮出水面,华人的政治行动也常常跟随两党的主张而相互指责。在这种相互指责中,分裂也愈演愈烈。 这几年以来,也许被用得最滥,也最容易引起另外一方反感的名词就是“华人利益”了。对于总人数本就不多的华人来说,这样的分裂却又实在是有损于我们族群全体的利益,也即“华人利益”的,这应该是显而易见的。那么现在还可以提“华人利益”吗?“华人利益”究竟是什么? 什么是华人利益? 经过几年本地参政议政的工作和思考,我们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觉得还是有可以融合最大多数华人共识的“华人利益”存在的:一个是平等生存权、一个是平等教育权。 “华人利益”的首要利益是平等生存权。回想百年前排华法案的时候,在美华人人口迅速下降,导致华人长时间在美国没有足够的发言权,这是前车之鉴。在眼下,有FBI把华人当作间谍案的主要目标,所以华人间谍案被误抓的比例很高,这是有FBI的数据为证的,这对我们在美华人的日常工作生活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甚至在一个主流社会的党派聚会中我们曾听到过其讲员提出“十三亿中国人都是敌人”的提法。 “华人利益”当然也必须包括平等教育权。由于华人家庭普遍重视教育,所以华人孩子在学校里面的成就普遍较高,在这种情况下,基于种族的Affirmative Action明显对华人子弟的平等教育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由于SFFA针对哈佛的诉讼以及各华人团体的发声,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在全美舆论界引发关注,特别是川普政府计划取消奥巴马时代的一些入学AA指导以及哈佛诉讼有可能送达相对保守的最高法院判决的大背景下,基于种族的AA似乎有很快在法律层面得到确认违宪的可能。但是我们相信,华人的平等教育权仍将是一个值得我们长期关注的基本“华人利益”。 主流社会对华人仍然存在偏见 针对这两个根本的华人利益问题,其实也暗含了美国主流社会对华人社区普遍存在的偏见。这里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稍微罗列几个, 不是为了给那些伤害华人利益的政策辩护,而是希望读者对这些偏见有所认识,知己知彼,我们作为一个族群才能更好地了解我们的处境,更好地应对。 首先是不忠诚。华人对美国的忠诚度一直是被主流社会所质疑的,这是排华法案和现在华人间谍帽子摘不掉的最根本原因。这个偏见很大程度上跟我们自身学业的优秀、“叶落归根”的文化、多年“忠君爱国”的教育、以及实际职业选择时常常面临中美两地两难抉择都有关系。比如虽然在美国因为自身的努力发展很好,甚至到首席科学家、终身教授的地位,但是家中老父老母身体需要照顾又无法来美的时候,常常不得不选择回国发展。而这些工作以外的因素主流社会是无法理解的,常常会报以怀疑的眼光。对于我们来说,这也是无法改变的客观现实,所以在可预见的将来,这个偏见将会长期存在。 其次是不参与社区建设。第一代华人在国内所处的社会环境,与在美国的社会环境在这方面有很大的不同。美国是一个公民自治社会,小到学校经费使用PTA、HOA管理,大到本地市政规划Planning Board、政府建议Advisory Board,都需要大量的公民贡献自己的时间、精力甚至金钱才能维持社会的运转,而且这些义工精力投入进去之后自己的意见确实能够得到尊重。而中国社会相对来说是领导说了算的社会,普通民众在这些事情上没有发言权,政府也不允许参与。第一代华人在这方面所遇到的思维转变的挑战往往很大,第一道坎是不知道可以参与;第二道坎是不知道如何参与;第三道坎是语言障碍,第四道坎是不知道凭什么自己要参与。能连续跨过四道坎在社区中义工的华人相当少,在最近几十年华人移民大幅增加的背景下,我们整体不参与社区建设的形象就自然形成了。 第三是有专业特长,但是没有领导力。由于华人家庭普遍重视教育,所以孩子们的专业水平都是比较高的,但是由于前述缺乏社区服务,也就缺乏锻炼领导力的机会,因此在大学招生时,招生官常常对华人子弟有这个刻板的偏见。(我们将另文介绍对领导力的理解) 第四是自私。也是与第二条相同的原因,华人没有养成在社区内的事务,比如公园建设、弱势群体、所支持的候选人等进行捐款的习惯。另外华人初来美国时常常一无所有,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满足自己的需要,包括身份问题,生活需要等等;而在解决这些问题之后,常常选择的做慈善的方式是对国内的困难学生加以捐助。这些本都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由于对自己所居住的社区捐款比例总体较低,就容易被不了解情况的主流社会误解为自私。再加上我们传统文化中的“财不露白”和主流社会中的“Generosity is expected of those blessed with good fortune”相抵触,也常常使得华人社区的捐款比例普遍偏少。 如何维护“华人利益”,打破主流社会的偏见? 如果您认同上面的“华人利益”以及主流社会对我们存在的偏见,相信您一定已经意识到,维护“华人利益”这条道路必然是一个长期的充满曲折的道路,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可以说只要我们第一代华人面临的一些客观问题仍然存在,主流对我们的偏见就很难消除,平等生存与平等教育这两项基本权利就很难真正达成。即使在基于种族的AA有望在近几年被最高法院确认违宪,我们也不能期待短时间内这两项基本权利的迅速达成,否则我们可能面临失望。 平权会认为,维护“华人利益”不能依靠党派,不能按党派选边站,还是要依靠我们华人自己不断加深对自己所处社区的了解,不断参与到本地社区的建设中,在这个过程中给自己的下一代做榜样,也打开他们的眼界、为他们准备进入社区的资源和平台。这虽然是一个长期的、不能很长时间见效的过程,但如果有大量华人一起做同路人,我们将会成长为一颗深深扎根于主流社区的参天大树,为我们的后代遮风挡雨。 平权会在几年的实践中,一直在致力于往这个方向前行,除了在根本利益问题上配合各全美组织发声以外,更注重于为本地华人提供进入主流社会服务的知识和平台。在最近市长Kevin Faulconer签发的任命中,有三位平权会会员被任命为警察行为公民检视委员会(Citizen Review Board of Police Practice)的成员,这是一个没有报酬的义工岗位,但是将负责对本地的警察枪击案录像进行查看,向市议会建议该警察的行为是否涉及过度执法(获得这个任命的难度,可以参考隔壁的National City市,在类似委员会有大量空缺且有三人申请的情况下,该市市长只任命了一位)。另有三位平权会会员在积极参与本地对无家可归人士的帮助,探索“授人以渔”的新途径。这两项议题都是一段时间圣地亚哥地区长期关注的问题,相信我们华人在这方面的贡献也会被看到。还有其他平权会会员参与本地的其他一些组织、学校的义工职位、HOA,等等。 如果您在圣地亚哥,对于理性维护华人利益有负担,愿意参与本地的社区服务从小事做起,请考虑联系我们加入平权会,从小事做起,我们一起夯实华人参政议政的基础,从长远来看更好地维护我们的两大根本权益。我们的email是info@sdaafe.org。

拯救加州,我们支持John Chiang江俊辉

拯救加州,我们支持John Chiang江俊辉 PAID FOR BY SAN DIEGO ASIAN AMERICANS FOR EQUALITY PAC     2018大选再起,加州州长选举引人注目,最重要的话题就是到底是不是应该支持江俊辉。 微信里面流传着一份关于江俊辉(民主党籍)与共和党候选人Travis Allen的政见对比表格,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是否会支持AA这个问题上,江俊辉与平权会大部分会员的理念并不相符。平权会认为那张表格是属实的,但是综合各项因素考虑,特别是从加州的未来避免快速走向极左考虑,平权会仍然决定背书江俊辉竞选加州州长。 平权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基于以下几个判断: 副州长Newsom目前民调领先 Newsom政纲极左,江俊辉相对温和许多。 2018年在加州选出共和党州长的可能性极低。 如果通过初选,江俊辉击败Newsom成为州长有很大可能。 阻击AA,关键在州参议员、众议员席位,而非加州州长。 江俊辉当选州长对提升华人社区整体形象会有帮助。 首先,目前副州长Newsom的民调领先,但是大家如果看他在各种场合的发言,可以看到他是属于极左理念,如果他当选加州州长,对于加州将是灾难性的。所以2018年的加州选举,首要任务是阻击极左的Newsom当选。 拿Travis Allen与江俊辉相比,从理念上来说,毫无疑问是前者更加接近平权会(平权会本身就是从反对SCA5运动才成立的草根组织)的理念。但是,根据历史投票数据和目前的民调,加州州长这个席位的评级是safe democrat,也就是民主党铁拿的意思。(相关民调参见:https://ballotpedia.org/California_gubernatorial_election,_2018_(June_5_Top_2_primary))所以如果Travis Allen与Gavin Newsom同时进入大选,那么Gavin Newsom几乎是铁定获得这次州长选举的胜利。但是,如果是江俊辉John Chiang与Gavin Newsom同时进入大选,由于江俊辉政纲相对温和,可以获得两党的选票,赢得州长选举是有很大可能的。 基于以上原因,平权会决定在初选当中背书江俊辉,希望能够阻击极左的Gavin Newsom当选加州州长。 至于华人普遍关注的AA问题,平权会也是同样关注。不过阻击AA的关键在于州参议院和众议院不能让一党独大,获得绝对多数,而不在于州长这个职位。所以江俊辉在这个问题上与平权会立场的不一致并不会一票否决平权会对他的背书。假设Travis Allen打碎所有人的眼镜当选州长,那么州参议员、众议院的席位至少是两党相当接近,AA就已经自然被阻击了,我们也会非常衷心地祝贺Travis Allen当选。 有些华人说,江俊辉是Newsom的跟班,先不说这是一种情绪化的侮辱,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知道,如果真的是跟班的话有什么必要出来跟Newsom竞选同一个职位呢?竞选其他职位不是能更好的履行“跟班”的职责吗? 有些华人还说,江俊辉跟Newsom的政治理念没有差别。请大家仔细听一下二月底民主党大会四个主要州长候选人的竞选演讲,就可以分辨谁是极左,谁相对温和。http://www.latimes.com/politics/essential/la-pol-ca-essential-politics-updates-watch-democrats-running-for-california-1519347010-htmlstory.html 举两个例子:江俊辉是这四个候选人中唯一一个没有在演说中明确提出要repeal Prop 209的一位,其他三位则都明确宣称,这就是区别。江俊辉还是这四个候选人中最注重数据的一位,他的演说中提到了各种统计数据以至于听上去很乏味,一般来说,只要重视数据的人其政策总不会太偏激。 有些华人还说,江俊辉也没有能力打败Newsom。其实,江俊辉已经在二月份的民主党大会上证明了他的实力,他获得了民主党内30%的选举人票,比Newsom的39%只差9%,使得Newsom没有获得民主党全党背书所需的60%,而这个成绩是大会之前江俊辉民调只有个位数、党内只排第三的情况下做出来的。如果江俊辉继续发挥他以前在审计长、财长竞选过程中以弱胜强的特点,以第二名的身份进入大选是有可能的。进入大选之后,以他温和民主党人的形象,获取大量来自共和党选民的投票,弥补与Newsom之间9%的差距并非难事。 有些华人还说,华人投票人数比例低,对这次州长选举影响并不大。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假设华人全体投票给Travis Allen(何况并无这个可能),并不足以支持他胜选。但是可以想象江俊辉和Travis Allen或者Antonio Villaraigosa(前洛杉矶市长,民主党内民调第二,但这次只获得了9%的选举人票)在初选的选票差距会非常接近,在这种情况华人1%左右的投票人数也许就可以起到关键作用。 有些华人还说,还不如让Newsom当选,加州彻底烂掉。加州毕竟是我们现在的家园,如果真的烂掉,对我们华人的利益真的好吗? 至于台独、个人私生活这些指控,本来就与州长选举无关,就不在本文一一赘述了。 另外,不得不提的一点是,江俊辉如果最终当选州长,对于华人形象的提升也将是有很大帮助的。当华人中有更多的Jereme Lin、Vincent Zhou、Peter Wang、John Chiang,主流社会就不会再把我们当作外国人、间谍。 […]

请行动:email给州长候选人,反对以种族基础的AA

  背景: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拉丁裔和非裔州议员们正在要求2018年的州长候选人公开发表他们关于Affirmative Action(平权法案,后文称AA)的态度。 新闻链接请参见:http://www.latimes.com/politics/essential/la-pol-ca-essential-politics-updates-latino-black-state-lawmakers-press-1500939514-htmlstory.html   平权会已经做的: 作为在2014年反对SCA5风潮中建立起来的组织,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不忘初心,仍然致力于反对基于种族的AA的政策。我们认为在2018年选举中,这将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影响各个州长候选人,要求他们重新考虑关于AA的态度。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的态度是,支持基于社会经济背景的AA,以扶助弱势群体(不分种族),但是坚决反对基于种族的AA。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对州长候选人的背书也将以各位候选人对此问题的答复作为一个关键的依据。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给各个州长候选人发出的邮件请见最后。   请大家行动起来做的: 在美国的选举制度中,候选人不管来自哪个党派,都是要倾听选民的声音的,所以希望所有华人,如果您关于AA的观点跟平权会的观点一致,可以参考或者引用平权会发送的email以及平权会在年初发表的观点文章组织您自己的email发送给目前已经决定参选的各位州长候选人,让他们听到您关于AA的看法和声音。所有我们通过公开渠道能查到的候选人的姓名和email请见后面。平权会年初发布的关于AA的文章链接如下: http://www.sdaafe.org/2017/03/22/affirmative-action-support/   华人参政议政需要每一个人的参与,在微信群里面吵架百遍,不如给候选人写一封表达您观点的email。如果您在发送的时候抄送info@sdaafe.org,您创作英文email的时间将可以计入您服务平权会的义工时间,满足投票会员的义工时间条件。   州长候选人的email列表: Party Website Email Running: Gavin Newsom Democratic http://www.gavinnewsom.com/ gavin@gavinnewsom.com gnewsom67@gavinnewsom.com John Chiang Democratic https://johnchiang.com/ john@electjohnchiang.com Antonio Villaraigosa Democratic http://antonioforcalifornia.com/ voices@antonioforcalifornia.com Delaine Eastin Democratic http://www.delaineforgovernor.com/ Delaine@DelaineForGovernor.com John Cox Republican https://johncoxforgovernor.com/ info@johncoxforgovernor.com Travis Allen Republican https://jointravisallen.com/ travis.allen@asm.ca.gov Rosey Grier Republican […]

华人参政议政的出路何在

华人参政议政的出路何在 2016年大选以来,美国社会为之分裂,华人社区也随之分裂,各种“粉、棍”甚至更加不堪的词在各个微信群中不绝于耳。很多人热衷于以支持或者反对某一位总统来划分自己的朋友和敌人。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在这个过程中,也经受了很大的冲击。在彼此攻击、嘈杂纷乱的声音之下,第一代华人移民参政议政的出路在哪里? 第一代华人移民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本科以上毕业的高级知识份子,有相当强的阅读能力,有一定的专业特长及经济实力。同时,第一代华人移民来自几乎完全不同的社会背景,对于美国的政务具体运作都有一个从无到有、逐渐了解的过程;另外第一代华人移民的英文口语常常不强,对主流社会的社交方式有一定的疏离感。第一代华人移民在参政议政上的强项和弱项大致如此,当然具体到每个人特点又各有不同。 结合第一代华人移民的这些特点,以及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这三年多来的运作实践,我们认为第一代华人的参政议政大致可以有如下分工。 “参谋部” 一部分人作为“参谋部”,对本地的预算、选民情况、各种提案的利弊进行客观的梳理、分析和解释。美国的政治说到底,一是财政、二是选票、三是各种政策。而各种政策除了一些客观的部分(例如公共安全)以外,很多又是为了财政和选票服务的。所以抓住这三大块加以客观分析,基本上就是抓住了参政议政的核心。“参谋部”的知识库积累不仅有利于自己更加了解本地的政情,也能帮助后面的“先锋队”、“冲锋队”在跟政界人物打交道时,有足够丰富的内容可以谈。 还记得平权会在第一次举办与政界人物的沟通会议时就陷入这样一个困境,不知道该问一个候选人、民选官员什么样的问题合适,就是因为缺乏“参谋部”的知识积累。 “参谋部”还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输出相对更真实可靠的信息,这样的优质信息越多,对于目前微信群上鱼龙混杂的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的识别能力就越强,也越能提高华人参政议政的实际水平。 在“参谋部”的朋友义工时间相对比较灵活,有空就多研究几个policy或者深入研究一个policy,没空就少研究几个policy;研究的过程也是自己开阔视野、学习提升批判性思维的过程,对于增进家长与孩子的沟通也是很有好处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慢慢也许就会克服自身语言方面的障碍,逐渐向“先锋队”、“冲锋队”的方向发展。 “先锋队” 一部分人作为“先锋队”,去参加本地的town council、planning board,学区里的advisory committee,市里、县里的各种顾问委员会。华人对美国社会的参与度不够,所以导致我们的一些利益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出卖。对这些各种半官方、近官方的义工组织的参与不足,是我们最大的一个软肋。可以说,很多立法都是出自于这些机构的义工,在这些机构当中没有华人的身影的情况下,他们在设计各种提案时一不小心没有考虑到华人的利益,是非常正常的。 平权会最近有义工参加了San Diego County的Aging and Independent Service Committee(老年人及残疾人服务委员会)的会议,了解到圣地亚哥县60岁以上的人口中,亚裔达到10%以上,但是在这个委员会里面,一个亚裔都没有。 “先锋队”的人既要有一定的语言沟通能力,又要有时间能够参与所服务机构的会议,而且常常在社区中并不显眼,这就需要一颗愿意服务社区、克服自己生活中一些障碍、愿意走出自己舒服区的心。这样的心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这里特别要提到一个阻碍华人成为“先锋队”的思维方式,就是对自己要求过高:这个东西我不熟,不知道能不能做好。其实只要你有心,进入到各个机构里面去,边干边学,很快就可以做好,更何况做得好做不好只是个人感受而已,重要的是你人在里面,参与其中。 越来越多的“先锋队”也是我们能够走出“总是在维权”的怪圈的唯一出路。在这里,衷心希望有更多的华人能够走出来,进入到这些机构中去服务,成为维护华人利益的“先锋队”。“先锋队”人数多了,随着熟悉的政界人物增多,信息来源也会增多,反过来也可以为“参谋部”提供更多的研究渠道。 “冲锋队” 一部分人作为“冲锋队”,在遇到涉及华人重大利益问题的时候,根据“参谋部”积累的知识库、“先锋队”积累的人脉资源,与正确的人打交道,把想要完成的目标达成。 “冲锋队”,就是lobbyist或者advocator,能够在一些政策问题上把问题说清楚,能够找到正确的人,组织合适的力量去达成一个目标,包括支持或阻止一个提案,支持或阻止一个候选人,等等。 “冲锋队”与“先锋队”的人员常常是重叠的。“先锋队”在各个机构服务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现一些政策上的偏差,自然而然就会成为新一轮“冲锋队”的发起者。 回想自SCA5以来的这些年,华人在“冲锋队”的事情上做了不少,但是由于与“先锋队”脱节,缺少“参谋部”的知识积累和“先锋队”的人脉积累,常常在一些政策问题上词不达意,不能很好地把自己的观点用双方可以接受的方式表达出来。 另外,“冲锋队”特别要注意的一个问题就是,在美国的政治斗争都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方式,大家只是观点不同,一定要注意冲锋的方式方法,对事不对人,只对政策好坏加以评说,意图甚至是说服政策提交人本身放弃这个政策。因为我们不能打一轮冲锋,就给自己制造一堆敌人,这样以后再做其他事情的冲锋,难度就更大了。如何在冲锋的过程中,保留一线余地,为今后在其他议题上的合作保留空间,这是“冲锋队”需要有的智慧。 “登山队” 一部分人作为“登山队”,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出来竞选公职,比如学区委员、市议员、县议员、州议员、国会议员,等等。 这部分登山队员,如果有足够的“参谋部”、“先锋队”、“冲锋队”、“后勤队”的支撑,他们很自然地就会在他们的岗位上为华裔社区的利益而斗争。但是华人社区前面很多年的经历就是,华人社区的选票、捐款、献计献策都相当少,难得的几位登山队员都是因为其他族裔的支持而得以登顶,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有时候支持一些很多华人社区并不支持的提案,也是可以理解的。要解决“登山队”不为华人社区谋福利的问题,必须要有大规模的“参谋部”、“先锋队”、“冲锋队”、“后勤队”作为参政基础。有了这个参政基础,有华人愿意做登山队员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后勤队” 一部分人作为“后勤队”。华人的经济实力并不差,在大选的时候,如果都能够有意识地贡献$50、$100给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做几个小时的助选义工,只要这样做的人数多了,这个“后勤队”的力量就是非常强大的。 “宣传队” 一部分人作为“宣传队”。请注意,这里的“宣传队”,并不是在微信里面,用中文彼此攻击、意图在传播自己思想的那种宣传队。我们华人参政议政需要的“宣传队”,是那些能够与主流媒体建立联系,把华人社区发生的一些事情、做的公益活动,用英文写成文章,发表到主流媒体上的那种“宣传队”。对于第一代华人移民来说,由于语言和文化的障碍,要形成这样的“宣传队”,有一定的难度,但是却对于华人社区在主流媒体的形象提升是非常重要的。  “通讯员” 类似于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这样的组织,起到的就是“通讯员”的作用,把各位有志于服务华人社区的人员联络在一起,彼此交流经验、互通有无。 一个地区,出于各种原因,也许往往有多个组织同时存在,这些“通讯员”之间的彼此联络、信息的互通有无也就相当重要。这种内部随时沟通连接越好,整个网络将更加发达,否则就会陷入各自为战的局面。 如果所有的华人能够在各个岗位上无私地为华人社区服务,在服务的同时提升自己,那么华人参政议政的局面将很快打开。从上面的描述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只有“冲锋队”和“登山队”才需要在特定的议题上面坚持自己的观点,并且勇于为自己所坚持的观点组织资源去奋斗,而其他所有类型的岗位都是与议题、与党派无关的,而对全体华人的参政议政有全面的提升。所以,任何议题,不管是AA,还是总统,都不应该成为我们华人内部彼此否定、相互指责的原因,如果我们都有这个肚量,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在华人社区形成一股愿意奉献时间做义工、奉献金钱做政治捐款的风潮,最终结果任他人评说,那么我们华人社区参政议政的质量也将迅速提高。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虽然大选胜负已分。但是这个胜负是候选人的胜负,不是你我之间的胜负。你选对了,并不意味着你胜了;你选错了,也从不意味着你败了。因为民主的真谛是在思想的碰撞之后,大家还能一起携手前行。我们共同的目标是这个国家的稳定和繁荣。有些朋友可能心有不甘,参加合法的游行表明自己的心声,这是宪法赋予你们的权利。我们彼此不是仇敌,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暴力和社会失序,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管施暴者是哪个种族,不管受害者是哪个种族,不管你我政治理念是哪个阵营,我们基本的人身安全将不能得到保证,理念也将无从谈起。我们共同的敌人更是可能藏在我们内心里的魔鬼,“我倒要看看他会把这个国家搞得多烂”(不!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团结应对那些可能的坏结果,一起建设这个美好的国家)或者是“他做的一切都是好的,建制派是当被清算的”(不!如果失去异见者,社会将会快速走向独裁)。这些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旅美华人当中,在主流社会也同样存在。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虽然我们观点不同。在民主的社会里面,我们本当彼此包容、彼此相爱,接受这个世界思想的多元化。我们所爱、所包容的不仅仅是我们平常接触不多的弱势群体,也应包括我们身边与我们意见不那么一致的朋友。当看到一些认为自己选对总统的朋友对另外一些正常发言的朋友,只因政见不一,就直接口吐“滚”字的时候,我无法不表示愤怒。当我看到一些朋友闭目塞听,不愿意倾听其他人的意见,而直接给对方下“极左”、“极右”、“川粉”、“希粉”标签的时候,我无法不表示担忧。我们彼此不是仇敌,我们共同的敌人是彼此的隔离,即使知道对方意见与我们不一样,也不愿意了解、不愿意倾听,直到不愿意沟通。一个思想彼此隔离、相互打标签的社会,就算现在隐忍,也将是一个随时会爆发冲突的假平衡。我们共同的目标是,彼此倾听,即使观点不同也能彼此尊重,一起打破隔在我们心中的政见之墙。这些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旅美华人当中,在主流社会也同样存在。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虽然我们认定的事实甚至都有所不同。我们当谦卑自己,承认自己并不掌握完全的信息,我们都无法保证自己所相信的就一定是真的事实。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嘲笑对方对事实缺乏了解,然后直接把对方归类成“信谣传谣者”、“阴谋论者”、“占据道德高地的伪君子”。媒体已经在反思,当他们出于一些自己的观点,不去报道一些事实的时候,民众在失去对他们的信任之后,会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去获取事实,而这些获取事实的方式往往泥沙俱下,常常又会失去对方的尊重。我们彼此不是仇敌,我们共同的敌人是信息的被加工、不透明以及我们自己对事实的选择性获取和轻信。我们共同的目标是,通过自己的参与,能够获取自己体验的第一手资料,还能够跳出自己生活体验的束缚,尽可能客观地做出对事实的判断。比如,做过投票站义工的朋友,对于一些投票作假的谣言抵抗力相对就比较强,因为有自己亲身体验的事实作为判断真假的根据。比如,搜集过twitter大数据的朋友,对于选前媒体的民调数据就有很强的免疫力,因为他知道他所收集的数据是未经他人过滤过的。这些对事实的选取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旅美华人当中,在主流社会也同样存在。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不仅仅因为我们源自同样的祖先,更因为我们现在生活在同一片土地,我们都相信三权分立制度适合这个国家,我们也愿意一起在这里维护这个制度,警惕危害这个制度的任何可能,为这个国家的人民带来持续的自由、稳定和繁荣。 除了日常的工作和学习之外,我们都还愿意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参与这个国家的一些建设,不管是学校里的义工、HOA的board、与政界人物的联络、公益事业的参与,我们都愿意做我们力所能及的部分,我们都有心让我们所在的社区因为我们变得更好。只要大家这样坚持下去,华人社区形象的提升、这个国家的稳定和繁荣就是水到渠成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