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彼此不是仇敌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虽然大选胜负已分。但是这个胜负是候选人的胜负,不是你我之间的胜负。你选对了,并不意味着你胜了;你选错了,也从不意味着你败了。因为民主的真谛是在思想的碰撞之后,大家还能一起携手前行。我们共同的目标是这个国家的稳定和繁荣。有些朋友可能心有不甘,参加合法的游行表明自己的心声,这是宪法赋予你们的权利。我们彼此不是仇敌,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暴力和社会失序,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管施暴者是哪个种族,不管受害者是哪个种族,不管你我政治理念是哪个阵营,我们基本的人身安全将不能得到保证,理念也将无从谈起。我们共同的敌人更是可能藏在我们内心里的魔鬼,“我倒要看看他会把这个国家搞得多烂”(不!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团结应对那些可能的坏结果,一起建设这个美好的国家)或者是“他做的一切都是好的,建制派是当被清算的”(不!如果失去异见者,社会将会快速走向独裁)。这些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旅美华人当中,在主流社会也同样存在。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虽然我们观点不同。在民主的社会里面,我们本当彼此包容、彼此相爱,接受这个世界思想的多元化。我们所爱、所包容的不仅仅是我们平常接触不多的弱势群体,也应包括我们身边与我们意见不那么一致的朋友。当看到一些认为自己选对总统的朋友对另外一些正常发言的朋友,只因政见不一,就直接口吐“滚”字的时候,我无法不表示愤怒。当我看到一些朋友闭目塞听,不愿意倾听其他人的意见,而直接给对方下“极左”、“极右”、“川粉”、“希粉”标签的时候,我无法不表示担忧。我们彼此不是仇敌,我们共同的敌人是彼此的隔离,即使知道对方意见与我们不一样,也不愿意了解、不愿意倾听,直到不愿意沟通。一个思想彼此隔离、相互打标签的社会,就算现在隐忍,也将是一个随时会爆发冲突的假平衡。我们共同的目标是,彼此倾听,即使观点不同也能彼此尊重,一起打破隔在我们心中的政见之墙。这些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旅美华人当中,在主流社会也同样存在。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虽然我们认定的事实甚至都有所不同。我们当谦卑自己,承认自己并不掌握完全的信息,我们都无法保证自己所相信的就一定是真的事实。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嘲笑对方对事实缺乏了解,然后直接把对方归类成“信谣传谣者”、“阴谋论者”、“占据道德高地的伪君子”。媒体已经在反思,当他们出于一些自己的观点,不去报道一些事实的时候,民众在失去对他们的信任之后,会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去获取事实,而这些获取事实的方式往往泥沙俱下,常常又会失去对方的尊重。我们彼此不是仇敌,我们共同的敌人是信息的被加工、不透明以及我们自己对事实的选择性获取和轻信。我们共同的目标是,通过自己的参与,能够获取自己体验的第一手资料,还能够跳出自己生活体验的束缚,尽可能客观地做出对事实的判断。比如,做过投票站义工的朋友,对于一些投票作假的谣言抵抗力相对就比较强,因为有自己亲身体验的事实作为判断真假的根据。比如,搜集过twitter大数据的朋友,对于选前媒体的民调数据就有很强的免疫力,因为他知道他所收集的数据是未经他人过滤过的。这些对事实的选取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旅美华人当中,在主流社会也同样存在。 我们彼此不是仇敌,不仅仅因为我们源自同样的祖先,更因为我们现在生活在同一片土地,我们都相信三权分立制度适合这个国家,我们也愿意一起在这里维护这个制度,警惕危害这个制度的任何可能,为这个国家的人民带来持续的自由、稳定和繁荣。 除了日常的工作和学习之外,我们都还愿意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参与这个国家的一些建设,不管是学校里的义工、HOA的board、与政界人物的联络、公益事业的参与,我们都愿意做我们力所能及的部分,我们都有心让我们所在的社区因为我们变得更好。只要大家这样坚持下去,华人社区形象的提升、这个国家的稳定和繁荣就是水到渠成的了。

谢谢全美华人对吉晓玉选战的支持

2016年选举结束,吉晓玉(Denise Gitsham)在最后的计票中她不敌其对手Scott Peters,落后两万三千多张选票(76943 v 100296)败选。 虽然这次选战她失败了,但是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非常感谢全美华人对她的支持,包括经济上的捐款和各种本地拉票的活动。华人参政不以成败论英雄,最重要的是我们参与到美国的民主政治当中,在我们所居住的地方真正有主人翁精神,为我们所坚持的理念而奋斗。在此也特别感谢本地从开始一直坚持到最后为她助选的人们,你们能够一直在一线,不仅仅是捐款,而且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打,一家一家地敲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你们是最棒的!我们虽败犹荣! 今年是总统大选年,由于今年总统选举的特殊性,导致本选区共和党选民投票率不高,所以看上去票数落后比往年要多。但是仔细分析得票数据,我们可以看到,Scott Peters在大选中得到的选票比初选得票(108020票)还要少将近8000票,而吉晓玉在大选中不仅整合了初选中所有共和党选民的选票(75482票),还额外增加了一千多票,合计比初选得票29658票增加了四万七千多票。这些都是我们在短短三个月以内所取得的成绩。 对比2014年的投票情况,当时Scott Peters也仅仅是以98826 vs 92746的微弱优势击败Carl DeMaio。在他连任两届之后,他2016年的选票仅仅只比2014年多出了区区一千多票。而由于总统大选、Ellis退选等客观原因所造成的共和党人投票率低的问题,导致了吉晓玉两三万张选票的流失,这是我们助选之初无法预测、助选之后也很难克服的困难。我们已尽了全力。 2018年如果再来,从上面的统计数据分析,如果选民投票率恢复正常,我们可以看到机会仍然很大。吉晓玉在昨晚的最后发言中也已经表达了2018年会再次参选的意愿。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对吉晓玉的支持,期待2018能够继续得到您的支持。

2016大选投票指南

本投票指南经过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理事会讨论,12位现任理事中8位理事出席会议,另有2名投票会员出席,所有有建议的均是至少7人(参加会议的10人中绝对多数2/3)持相同观点才有建议,如果未达到绝对多数则没有建议。每个提案及候选人后的数字,按照顺序分别为赞成、弃权和反对最终选择的与会人员数量。 对于平权会没有建议的投票项目,您可以自己做研究选择符合自己心意的候选人或提案,也可以不做任何选择,只选你确定的选项,您的选票仍然是有效的。   州级提案指南: Prop 51: 州政府发行90亿美元债券用于校舍修缮。 建议:No。 理由:全州90亿美元杯水车薪,无法有效分配,应该由各个学区自行发行债券解决校舍修缮问题。(9/1/0)   Prop 52: 目前加州已经把一些医疗费用转移到general fund里面去挪用。本提案要求,医院的funds改变使用用途需要选民投票通过。 建议:Yes。医疗费用既然是专项费用,就应该专款专用。要提高政府随意支配资金的门槛。(10/0/0)   Prop 53:超过20亿美元的revenue generated债券需要选民同意 建议:Yes。增加政府借贷的门槛,增加政府财务压力,有助于政府减少财务赤字。(10/0/0)   Prop 54:要求州议会在就一个提案投票前,先公示三天 建议:Yes。回想SCA5、AB1726,都是无良议员搞突然袭击,如果有公示的时间,对我们选民提前反应会有帮助,而且目前圣地亚哥市议会就是这么操作的。(10/0/0)   Prop 55:延长2012年通过的Prop. 30的针对年收入超过25万美元(个人)/50万美元(家庭)的加税提案 建议:Yes。高收入家庭应多承担一些税务义务。(8/1/1)   Prop 56:增加香烟税用于学校建设。 建议:Yes。增加香烟税,有益于整个社会民众的健康。(9/0/1)   Prop 57:允许对非暴力犯罪用保释后社区服务来服刑。 建议:No。应增加犯罪成本,而不是变相鼓励犯罪。(8/1/1)   Prop 58:允许在公立学校采用非英语教学。 建议:No。学校的教育必须要用同一种语言,这样才能保证教育的包容性,且保证毕业的孩子有相同的起跑线。如果教育语言不同,会导致孩子们之间从小存在隔阂。(10/0/0)   Prop 59:允许加州议会拒绝接受最高法院关于公司参与选举花钱无上限的判决。 建议:Yes。公司参与选举应该有上限,这样可以有效避免大金主控制候选人的情况发生。(10/0/0)   Prop 60:要求色情片拍摄时必须带避孕套。 建议:No。 不需要用法律让政府来管制属于私人生活的部分。(10/0/0)   Prop 61:规范药品价格,要求加州政府机构采购药品价格不得高于USDVA的价格 建议:Yes。既已有USDVA谈好的协议价,应该可以作为政府采购的标准。(10/0/0)   […]

2016亚裔优秀学生市长奖评选结果

2016年第二届圣地亚哥市长奖在短时间里展开,得到了社区各个社团的参与,在众多的社团的提名下和公开报名,今年的报名非常踊跃,收到了比去年还多的报名。平权会5位理事在10月4日晚,连夜加班经过商订评选标准和打分,最后选出今年的获胜者。他们分别是: 黄安宇Aaron Huang (Carmel Valley Middle School, 8th Grade) 张辰翾Cecilia Zhang (Canyon Crest Academy, 11th Grade) 彭德威Evan Peng (The Bishop’s School, 12th Grade) 李聶Nicholas Li (Del Norte High School, 12th Grade) 今年市长奖的评选甄选是着重于挑选出对社区作出贡献的孩子。而学习成绩和个人在才艺上的成就不是作为重要的考虑范畴。评选的三大标准是公共事务(政治上和非政治上)的参于,社区服务,和组织能力。而这次的报名的学生都是非常优秀,让我们每个评委都是难以筛选。大多数的学生都在公共事务参与度上欠缺。我们希望下届的报名的学生能在这方面加强。 这四位学生将和另外16名其他亚裔学生在10月12日在市长办公室接受奖章。 参与提名的华人社区组织有: 华夏中文学校 育才中文学校 金龙功夫学院 恩典中文学校 青少年爱心俱乐部 慈济青少年成长团 华人杂志社 圣地亚哥中国人协会 Poway学区家长协会 西区主恩堂 再次感谢所有参与该活动的华人社团。

2016年市长奖评选启动通知

尊敬的圣地亚哥各华人社团、教会、慈济及各种组织,   2016年市长奖评选今日正式启动,因为市长奖评选旨在鼓励华人青少年参与社会活动,因此本次评选的形式为,请各个组织、社团、教会、慈济各自推荐两名候选人,平权会理事会收集到候选人之后邀请评委评选确定最后的获奖人。 请您的团队在百忙之中,推荐您认为符合该奖的人选。请务必在10月3日之前提交你的推荐人的名单。我们会在10月4日进行选出最后得奖名单。10月12日将去市政府领奖。 被提名者必须是在校华裔高中生。平均成绩在3.0以上。被提名或推荐的必须是展示领导组织能力,积极参与社区和华人社区以外的活动,积极向上。您可最多提名2人。 但是我们华人社区只有4个名额。 您提交的文件里需要有: 报名表(见附件Application Form)(PDF) 最近的照片(jpeg 格式) 成绩单。(PDF或JPEG) 学生的简历和主要成就。(PDF 或 WORD) 50字的简短简历(PDF 或 WORD) 所有的文件必须是一起提交。 您如果有任何问题,请来信询问info@sdaafe.org。

2016大选,平权会请求您的帮助

今年反对AB1726法案的成功再次向我们证明了,与民选官员最好的建立联络的方式是助选。只有积极地助选能代表我们利益的候选人,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才能有民选官员站出来为我们说话。比如SVCA之于加州众议员Catherine Baker,TOC之于加州参议员Bob Huff。 2016年,对于圣地亚哥华人来说,我们有能力决定一个选举,同时又代表我们利益候选人的选战只有一个,那就是52区国会议员席位的争夺。然而,只凭借平权会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大家一起出来参与,才能形成合力。如果我们凭借着后面两个月的努力帮助Denise Gitsham(吉晓玉)取得胜利,我们的力量将得到重视,我们的声音将很容易被政界听到。 如果您有心参与,并且在这两个月中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做义工,请与我们联系,可以微信加frankjihexu,也可以发email给info@sdaafe.org,也可以打电话给858-215-1162,或者在下面的链接http://goo.gl/6m1IKr中登记。 那么参与进来做什么?简单说来,就是两条:在您所居住的zip code范围内,找一二好友同行,在您有空的时候找一个小区挨家挨户发放传单,边锻炼身体边助选;或者,领取一些选民电话信息,给这些选民打电话拜票,请他们在大选时给Denise Gitsham投票,足不出户,边练英文边助选。当然,在您报名之后,我们会给您做必要的培训。如果您是高中生,还可以计算入社区服务的义工时间。 因此,请允许我们再次呼吁大家,花费两个月的时间,贡献自己的智慧和时间,我们人多力量大,用扫街、电话的方式确认选票,一起来形成不可阻挡的地面攻势,把能够代表我们利益的Denise Gitsham(吉晓玉)送到国会山去。   联系方式: 微信加frankjihexu,或者 发email给info@sdaafe.org,或者 打电话给858-215-1162,或者 在下面的链接http://goo.gl/6m1IKr中登记。

成功反对AB1726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8月21日,亚裔细分法案AB1726的作者Bonta在AB1726法案中删除了与教育相关的部分;8月23日,修改后的AB1726在加州参议院全票通过,即将提交州长签字。应该说,这是继SCA5之后,加州华裔又一次胜利在参众两院表现自己的力量,同时还表现出了新的政治智慧。 在总结这次事件给我们的启示之前,请允许我先回顾一下这个事件的全过程。这个提案是由Bonta(D)作为作者,其它七名共同作者中引人注目的有三位亚裔议员,分别是David Chiu(D)、Evan Low(D)、Philip Ting(D)。SVCA于2014年全力支持的众议员Catherine Baker(R)在该法案第一次(3月15日)提交健康委员会时,就第一时间通知SVCA注意这个法案。SVCA随后于3月17日组织讨论,由祝凯律师牵头分析,发现虽然在加州参众两院仍然是民主党多数,这个法案通过两院势成必然;但是之前同样民主党出身的Brown州长曾经否决过类似的AB176法案。因此,推动对这个法案的反对,并且将其公开化,最终在州长签字时对该法案加以阻击的行动方案就确定下来了。SVCA随后联合TOC、HQH、平权会等组织一起通报了该计划,并且得到了大家的支持。TOC迅速联络加州参议员Bob Huff(R),Bob Huff参议员在其后的行动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经过所有组织的动员及努力,这个法案每一次在各个委员会投票都毫无意外地通过了,但是都遭遇了巨大的阻力,收到了来自本区选民的大量反对电话和邮件,并且有大量组织发传真给议会列名反对该法案。8月1日,各地组织还组织了两三百人在州府进行集会反对AB1726,获得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同时,Bob Huff也在议员层面加以游说。这些都导致Bonta到后来每次投票都要做一些小动作来推进法案,最终不得不把教育有关条款删除,于8月23日才在加州参议院全票通过。 作为全程配合这次阻击的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我们要为这次胜利而欢呼。这不仅是因为我们的成功,更因为这个成功在各方面对我们理念的确认和启示。谨以此文作一小结。 首先,我们再次确认了一个本地组织长期存在的意义。在这次行动中,很多参与的组织都已经至少两岁了,所以民选官员有事了知道到哪里找我们,媒体也知道该联系哪里去采访反对意见,本地的华人也对这些组织知根知底,愿意信任这些组织,按照他们发出的倡议去签名、去打电话、发邮件,甚至不辞辛劳驱车去州府参加集会。有了这些本地做事的组织,我们华人就不再是无处表达意见的一盘散沙。 其次,我们再次确认了,只有通过每年竞选对本地候选人的助选活动,我们才能加深与民选官员之间的感情和联系。在这次反对AB1726的运动中,如果没有众议员Catherine Baker第一时间的消息通报,没有参议员Bob Huff一家在议会的全力游说,很难想象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作为一个无党派的政治行动组织,我们应该坚持开放我们的沟通渠道,与两党的候选人都紧密沟通,最终为那个能代表我们利益的候选人全力助选,这样在他们当选之后,我们的诉求才能够得到保障。2016年十一月份大选在即,虽然今年的总统竞选很吸引眼球,我们还是再次呼吁大家把眼光多放一些在本地候选人的助选上。对于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来说,我们仍然是把对Denise Gitsham(吉晓玉)的助选作为今年选举的重中之重。 再次,我们再次确认了,美国的民主体系是开放的,是能够听取不同意见的。虽然,最近也许有很多事情,让您对某一位候选人或者某个党派,甚至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充满失望,但是从这次对AB1726的抗争过程,我们应该看到,这些候选人不管党派,还是会聆听民意的,不管是曾经veto AB176的布朗州长,还是最终不得不修改AB1726提案以求通过的Bonta,他们都会考虑支持和反对的民意。如果他们真的是党内独裁,他们在参众两院多数,又是自己人作州长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无视我们,强推AB1726合法通过。美国的这套民主制度,是我们所有组织、公民进行利益博弈的一个平台。只有在这个平台仍然有效的基础上,本地的政治组织才有存在的意义。本地的政治组织因此也要尽量保持自己的开放性,与两党都能做到紧密的沟通,把自己的诉求与两党进行有效沟通。 最后,我们再次确认了,我们华人可以依靠我们的政治智慧,可以在尽量少街头运动的情况下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街头运动需要很多的激情和精力,也是一个很好的表达民意的方法,但是这也是在利益受到损害之后无可奈何的一个选择。如果我们的组织具备了与民选官员、候选人打交道的能力,我们应该尽量减少这样的行动。在这次运动中,SVCA共组织了两次小规模(十几人以内),一次中等规模(两百人)的集会活动,都是在议会即将投票的关键时刻组织的,可谓是好钢都用在了刀刃上。这次反对AB1726运动,证明了华人只要开始走上政治舞台,了解游戏规则,凭着我们的聪明才智,一定是可以有效维护我们的权益的。 最后的最后,所有的这一切都需要落实到选票上来,如果华人不入籍、不注册选民、不投票,任何组织都会落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我们就难逃silent minority的处境。再次借此文呼吁大家注册选民、参与2016年大选的投票。

民主的细节——金钱选举

很多人对美国的民主制度持认同或者不认同的态度,从形而上的角度讨论这个问题常常容易陷入无谓的争论。本文愿意从美国金钱选举这个颇具争议的细节加以阐述,希望能够给各位思考者提供一个观察分析的角度。 首先,公平的选举制度必然导致候选人对社会政治筹款的需要。官员民选当然是民主的一个重要标志。那么一个候选人,原本籍籍无名,要想获得选民的认可,除了亲自组织、出席各种选民见面会以外,还必须要有资金能够在报纸、电视、各种新兴媒体上面给自己做广告,可以想见,这些资金的需求是相当大的,常常是数以百万计。所以允许政治捐款,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相对穷的人如果愿意,也可以跟相对富的人一起同台竞争,并且相对公平。否则,选举必然沦落成为富人之间的游戏。 其次,为进一步保证穷人、富人获选机会的公平,会有很多细节的法律条款。以圣地亚哥为例(链接见本章最后),每个人每次选举最多只能给市议员候选人捐款$550.00;任何公司(个人独自拥有的公司视同个人以外)和组织都不得给候选人捐款,等等。这些都被选民广泛接受,并且是受独立于民选官员之外的法律体系监管,即立法议员的选举,由政府具体负责实施,法院负责接受相关诉讼独立判案,这就是“三权分立”在选举这个事务上的具体体现。 https://www.sandiego.gov/ethics/faqs/contrib#contrib4 最后,为了确保大众的有效监督,所有政治捐款必须是透明的。比如圣地亚哥历年竞选的捐款数据,都可以在这个网站上(个人筹建,数据来源是San Diego City Clerk)查到。 http://data.inewsource.org/campaign-finance/?query=&contribution_date=2016&committee=RAY+ELLIS+FOR+COUNCIL+2016&contributor=&contributor_employer=&contributor_occupation=&q=Search 所有国会议员候选人的捐款都可以通过这个链接查到。 http://www.fec.gov/finance/disclosure/disclosure_data_search.shtml   所有以上的措施都是为了避免富人通过金钱的方式轻松胜选或者操控某一位候选人。那么,以美国富人的聪明才智,会不会有人耍小聪明,试图绕过这些法律法规另辟蹊径呢?答案当然是有的。在这里稍微列举加州最近的一个例子。 加州第七选区国会议员Ami Bera(D-CA-7)的父亲Babual Bera(第一代印度移民),五月份正式在法庭认罪,承认在两次选举中,通过找不同捐款人、给他们报销捐款的方式,从自己的账户给他儿子捐款$225,326.00。也就是说,虽然他自己本人碍于法律限制,不可以捐超过$2700,但是他通过把自己的钱给路人甲乙丙丁,然后路人甲乙丙丁再捐款给他儿子的方式,给他儿子捐了$225,326.00。这样的行为也是严重违反选举法的!但是,请注意,因为这个操作都是以Bera父亲的名义操作的,所以国会议员Bera本人目前仍然是毫发无损。 http://www.latimes.com/politics/la-pol-sac-ami-bera-father-campaign-money-20160510-story.html 还有没有更聪明的,没有任何人违法还能从富人那里获得更多捐款的方式呢?也是有的,而且这个例子就与圣地亚哥本地的国会议员Scott Peters(D-CA-52)有关,也与前面提到的国会议员Bera有关。先看下面的链接,里面还有一段有趣的视频。 http://www.sandiegouniontribune.com/news/2016/jul/12/donation-swapping-peters-bera/ 这个操作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国会议员当中家族比较有钱的几个家庭互相捐赠,比如Bera的父亲给Peters的选举捐了多少钱,没多久Peters的岳父岳母就会给Bera的选举捐同样数目的钱。只要这样的“土豪1+1”结对多了,Peters的岳父岳母(超级富有家庭)就可以合法地给Peters捐款超过$2700,基于目前的公开信息,目前已经确定的这种“土豪1+1”式捐款大概有21笔。 那么在法律没有办法“惩罚”这样的明显不诚实、破坏选举基本理念的行为的情况下,这些政客是不是就可以躲过一劫呢?这个时候,选民对选举规则、政客道德的要求就会发生作用。相信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在下一次选举中,必然会用选票把这些不诚实的、肆意破坏选举公平规则的政客选下去,比如前面两个例子中的Ami Bera和Scott Peters。 正因为有不少这样的富人试图依靠金钱占据选举优势的例子,为了不让少数富人左右选举结果,对于普通选民来说,对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做必要的政治捐款,就成为必然的选择了。普通选民的政治捐款可以起到两个作用,一来是从经济上帮助候选人,二来是给候选人一个信号,那就是这个选民会投那个候选人的票,这样也可以帮助候选人根据其支持者确定竞选方案。2008年的奥巴马总统就是运用大量选民小额捐款逆袭成功的经典案例。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对2016总统大选的声明

每四年的总统选举都非常引人关注,因为这个国家的每个公民都热爱自由和平等,虽然每个人对自由和平等的解释与关注点各不相同。2016年的总统选举尤其特别,不仅仅是因为两位有争议的候选人,也因为目前美国的社会面临着恐怖袭击问题、枪击案问题、难民问题、LGBT包容度问题等诸多有争议的问题。因此平权会对华人社区对总统大选的高度关注表示理解。 但是,正是由于这些问题过于有争议,过于分裂我们的社区,并且我们认为无论哪位候选人当选总统,都对美国华人的政治地位提升没有重大的影响,因此平权会决定在2016年大选中不为任何总统候选人背书。但是,在此同时,平权会尊重每一位理事、会员、朋友在总统选举上的个人选择,以及任何人支持任何一位总统候选人的努力、付出与投票,因为这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 然而吉晓玉如果能够当选,将直接提升华人在美国政治舞台上的影响力,会改变两党对华人政治参与度的评估。因此,平权会在2016年的选举中,将继续以吉晓玉的助选为主要任务,因为我们相信她的当选将对本地华人的政治参与度起到极大的作用。这个选区又是历史上的摇摆选区,华人虽然占比不高(不超过5%),但是有足够的选票可以在这次选战中发挥作用;吉晓玉在受到本党巨大压力的情况下,仍然坚持自己的华人身份,再加上华人社区有组织的积极助选 。如果她当选,我们就可以让圣地亚哥政坛看到华人社区选票的力量、参政议政的能力,这个影响力与参与总统选举我们所能够发挥的影响力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因此平权会在2016年不背书任何总统候选人的同时,呼吁华人社区把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吉晓玉的助选上,也呼吁华人社区尽量少花费时间在总统候选人的辩论上,避免在吉晓玉助选的工作上无法形成合力。 平权会在本声明中呼吁本地所有民主党注册人无私地进行跨党派支持;也呼吁所有华裔共和党人及其支持者不把总统候选人选举与吉晓玉的选战加以绑定。在大选中,我们呼吁华人社区能整合力量、以大局为重,互相团结一致支持吉晓玉,用与其他任何候选人彻底分开宣传的策略保证了吉晓玉可以团结最大多数人。